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一个家庭的一天(一)早晨阳光穿过窗户,一阵阵恼人的铃声吵醒了沉睡中的妈妈。妈妈睁开睡眼惺松的眼睛,看了看放在床头上的闹钟,赶紧摇醒睡在身边的丈夫。

“爸爸,该起床啦!和我一起去叫醒孩子们啦!”

“喔┅┅嗯┅┅几点啦?”

“已经七点半罗!再晚就要迟到了。”

妈妈边说边拉下爸爸的睡裤,纤嫩的玉手朝向爸爸的阳具伸过去,开始搓揉着阳具,阴茎也好像睡醒般的,渐渐的硬了起来。

“我已经把你的工具准备好了,现在带着你硬挺的工具去叫醒女儿吧!让我去叫醒儿子。”妈妈露出慈爱的眼神,也不管爸爸到底醒了没,一手拉着爸爸的胯下的工具,一面快步的走向儿子与女儿的房间,爸爸只得一脸苦笑,一步步的跟在妈妈後面走。很快的就来到了儿子与女儿的房门口,妈妈放开爸爸,指着女儿房门口说∶“赶快进去叫醒女儿吧!我进去叫儿子起床,待会再过来女儿房间。”

爸爸点了点头,很快的打开了女儿的房间,一闪身便无声无息的进去了。妈妈看着爸爸进去後才打开儿子的房门,一看,儿子正睡在舒适的床上睡的很甜,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大概是作了好梦吧!妈妈心里这样想着。再往下看,儿子下半身并没穿睡服,而露出了勃起的阳具。虽然儿子才国中生,但是看那龟头的形状及略粗的阴茎,已经不输给成年人了。妈妈心中暗暗称赞自己生了个好儿子及平日的训练得当。但是很快的想到,露出下半身睡觉很容易着凉的,还是像往常一样的快叫醒儿子吧!

这时妈妈张开未擦口红的嘴,对准了儿子的胯下,一口就将儿子半大不小的阳具含了进去,并且开始活泼的用着舌头,舔嗜着龟头及周围。肉棒被妈妈的嘴包围着逐渐的越来越硬,妈妈感觉到口中的肉棒已经不住的颤抖,似乎已经到了极点,而这些甜美的快感,也已经传到了儿子的脑中。儿子一睁开眼,立刻感觉到下体被温暖的肉所包围着,立刻想到了应该是母亲来叫他起床了,撑起了上半身,看到母亲正努力的用嘴套弄着自己的阴茎,便开口说∶“早安啊!妈妈!”

刚刚说完,快感已经到了顶点,再也忍不住了,於是就将热腾腾的精液,一股脑的射入了母亲的嘴中,妈妈知道儿子醒了,也射精了,吞下滚烫的精液後,再用舌头将儿子的阳具清乾净,才抬起头来对儿子说∶“快点去刷牙洗脸,上课要迟到了!”

说的时候,嘴角流出一些白浊的液体,儿子看了就吻了一下母亲,将残馀的精液自母亲嘴边清掉,之後立刻起身前往浴室去了。而在妈妈企图唤醒儿子的时候,爸爸也正看着躺在床上的女儿。

好快,女儿转眼间已经是高中生了,好像才在昨天生下她而已,这时不禁感叹时光的飞逝。不过现在不是伤感的时候,看着床上的女儿,心中唠叨了起来∶都这麽大了,那麽难看的睡姿要是被人看到,哪还嫁得出去啊!

女儿似乎听到父亲心中的话,有意反叛的样子,翻了一下身子,变成一个大字的仰睡了,而没穿胸罩的乳房虽然不大,却也形状漂亮,乳头竖着好像在向父亲宣告说∶我已经是个大女人了。优美的腰身底下是条纯白的内裤,不知为何在隐密之处却已湿答答的,浸湿了整个大腿内侧,爸爸心想∶这小鬼该不会是作了春梦吧?该用老方法叫醒她了,免得妈妈待会进来又罗唆一大堆。

想着想着便将头伸向了被淫水弄湿的三角地带,用平常只对妈妈用的舌技,隔着内裤舔着女儿的阴户。舌头除了在肉缝上下活动外,也不时的缠着突出的肉豆,这样的刺激也很快的便传到了女儿的大脑,只是女儿似忽正享受着这样的快感,并没有意思要睁开眼睛,爸爸心想∶好啊!你故意要整我是吧?看我的!

爸爸双手伸向女儿腰旁内裤的蝴蝶结,飞快的将它解开,粉红色的肉穴立刻呈现在眼前,阴蒂已经勃起,而两片漂亮的阴唇也向外张开着,彷佛在等待着父亲的下一个步骤。爸爸将舌头卷曲,朝着女儿的小穴开始抽送,双手也在粉白的乳房上不停的捏着,女儿也有了更强烈的性感,口中开始发出含糊不清的甜美哼声∶“唔┅┅嗯┅┅喔┅┅喔┅┅”

阴户的蜜汁不停的往外流出,爸爸的动作更加的用力。这时在隔壁的妈妈唤醒儿子後,也走进了女儿房间,看到躺在床上的女儿及埋头在女儿两腿之间的爸爸,不禁惊讶的说∶“爸爸,你还没叫醒女儿啊?怎麽动作那麽慢啊?”

“没办法,已经用了绝招她还不愿醒来,这小妮子好像是故意的。”

“那┅┅只好这样做啦!”

妈妈先要爸爸起身,接着拉开女儿的大腿,并用手指拨开女儿的小穴,对着爸爸说∶“把你的肉棒插进来吧!女儿好像也正等着你插入呢!”

“那我来啦!女儿接招吧!”

爸爸粗大的阳具在妈妈的协助下,慢慢的没入了女儿细嫩的阴户,跟着慢慢的抽送了起来,女儿这时再也忍受不住了,细长的双腿挟住父亲的臀部,白嫩的双手勾着父亲的脖子,不住的乱叫着∶“喔┅┅啊┅┅好啊!┅┅爸爸┅┅再更┅┅用力插┅┅嗯┅┅”

“女儿起床啦!上课迟到了!每天都要逼我和爸爸来这招你才肯起床啊?”

女儿挣扎着爬了起来,受性欲而红润的脸蛋露出调皮的表情,说∶“对不起啊!爸爸妈妈早!”

“爸爸,把你的工具拔出来吧!你也该去梳洗一下了!”

“不要抽出来啊!爸爸!我要爸爸插着我,抱我去浴室刷牙洗脸。”

“真是的,都这麽大了还撒骄,好吧!下不为例啊!”

“我不管你们父女俩了,我得下厨房作早餐,你们弄完就快下来吃饭啊!”

“是的,妈妈!爸爸,我们走吧!”

说完便背向着爸爸,爸爸从背後再次的插入肉洞中,双手抱着女儿的双腿,边走边抽送的走向浴室。女儿露出幸福的笑脸说∶“我最喜欢爸爸的肉棒了!”

“小声点,你妈要是听到了,会吃醋的。”

妈妈听了摇摇头,看着这对慈爱的父女进入浴室後,微笑着去作早饭去了。

在厨房中作饭的妈妈,不时的还听到楼上传来女儿的呻吟声,儿子着装完毕後,到楼下饭厅等着吃早餐,屋子内夹杂着妈妈的作饭声及女儿的娇喘声,这个家的一天便这样的展开了。

一个家庭的一天(二)做好了早餐後,妈妈催促着家人下来吃饭,爸爸和女儿也已性交完毕,各自穿好了衣物,下楼享受妈妈的爱心。一家人在饭桌上有说有笑的,这时弟弟说∶“姐姐,你今天穿哪条内裤啊?是我买给你的那条黑色蕾丝的吗?”

“不对,你们猜猜看!”

“嗯┅┅紫色丁字裤?”

“爸爸不对啦!那条昨天被弟弟的精液弄脏了,拿去洗了。”

“透明丝质的那条!”

“还是妈妈厉害。你们看!”女儿站了起来,把裙子拉到胸部。

大家一看,果然是透明的内裤,紧闭的阴唇在内裤下若隐若现,弟弟把头凑到内裤边,深吸了一口气,说∶“好香啊!姐姐的小穴真香。”

“好了啦!弟弟,不要一直用鼻子骚我的肉洞啦!等一下要是淫水流出来,我又要换内裤了。喔,对了,爸爸,今天我们学校有比赛喔!”

“是甚麽比赛啊?”

“一年一度的口交大赛。”

“女儿啊,妈妈的口交绝技都已经教过你了,你千万不能输啊!想当年我在高中也拿过两届口交赛的冠军呢!不要给我丢脸喔!”

“对啊,我就是爱上你妈这招才娶她的。”

“放心吧,爸妈,我一定拿奖杯回来给你们看的。”

“别多说了,要迟到了,爸爸,快开车送他们上学去吧!”

“是的,老婆大人。”

妈妈把爸爸及儿女赶到车上,和爸爸吻了一下,叮咛着说∶“爸爸,开车小心啊!女儿,加油喔!”

“妈妈再见。”

妈妈边挥手边望着车子渐渐远去,直到消失在视线内,才回到房子中开始一整天的工作。在往学校的途中,爸爸从後视镜看到女儿的表情有点担心的样子,就关心的问说∶“女儿,怎麽啦?是不是在担心今天的比赛啊?”

“对啊,爸爸,我还是有点不放心。”

“姐姐,这样好了,趁还有些时间,我的阳具借你练习好了。”

“弟弟,你对我真好,那麽快来吧!”

姐姐很快的解开弟弟的裤子,拉到膝盖的位置,肉棒从裤子里蹦了出来,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姐姐的樱桃小嘴立刻凑了上去,很用力的套弄着,而舌头也像是活的生物一样,缠绕着阴茎,更常常舔及龟头,白晰的双手也没闲着,一手玩弄着阴囊,一手在弟弟的屁股沟来回的挑逗。弟弟看着姐姐,那种为了夺冠而认真的表情显露在脸上,但是似忽太过急燥,整个动作显的有点凌乱。

爸爸对着女儿说∶“女儿,你太心急了,套弄阴茎的节奏完全不对,回想一下以前妈妈教你的,快不一定好,要让男人感觉到快感,才会很快射精。”

“唔┅┅嗯┅┅”

女儿用着含糊不清的声音回答着,表示她已经知道,当姐姐的节奏正常後,弟弟觉得高潮渐渐的越来越大,龟头已经溢出一些透明液体,姐姐也感觉到了,更加的刺激弟弟的性感带。

“唔┅┅啊┅┅姐姐,我忍不住了,我要射了。”

一会儿弟弟的阴茎猛烈的跳动了几下,温暖的精液全部射在姐姐的嘴里,姐姐吞下大量的精液後,舔乾净残留在弟弟肉棒上的液体,抬起头说∶”弟弟,把裤子穿上。谢谢爸爸的指导。”

“好了,服装整理一下,学校到了,放学我再来接你们。”

“爸爸再见!”

(作者注∶为了使读者阅读方便,必须设定这一家人的名字,如此也方便作者写作,但是在家中还是以儿子、女儿、爸爸妈妈称之。

儿子--彦田女儿--舞衣爸爸--早川妈妈--江美子之所以用日本名字,是怕引起误会。再强调一次,若有雷同,纯属巧合。)在学校上课的人∶舞衣一进到教室,就看到一群女生围着她最好的朋友°°良美,叽叽喳喳的不知道在谈些甚麽,舞衣愉快的和大家打了招呼後,好奇的问道∶”你们在谈甚麽啊?有甚麽好事情吗?”

“舞衣,昨天是良美生日,她正在谈昨天的生日呢!”

“喔,良美,昨天收到了甚麽特别的礼物吗?”

“嗯┅┅有啊,我爸爸送给了我一份大礼喔!”

说完良美神秘的笑了一笑,这样的举动更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心,不住的要求良美快点说。良美受不住大家的要求,露出有点害羞又高兴的表情,腼腼的说∶“昨天我爸爸┅┅帮我开苞了喔!”

说完大家一阵轰动,纷纷的恭喜良美,也有人七嘴八舌的回忆着自己父亲让自己由女孩成为女人的经过,教室的喧哗声越来越大,这时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声“老师来了”,大家就鸟兽散的,各自回到自己位子上坐好。

老师进到教室,与学生互道早安後,舞衣便举手要求发言,老师请她起来说话,她很高兴的说∶“老师,良美昨天生日,她爸爸让她成为女人罗!”

“喔,是这样啊?那恭喜你了,良美。”

“老师,我们大家要替良美庆祝一下。”

“那好,大家就按照传统惯例,庆祝良美成为女人吧!”

说完,班上一些男学生七手八脚的把桌子并排成一张塌塌米大的面积,并将桌子擦拭乾净。

“良美,你到前面来,把裙子脱掉,躺到桌上来吧!其它的女生帮班上男生的阴茎吹硬吧!”

“是的,老师。”

良美走到平坦的桌子前,脱下裙子,将裙子摺好放在一旁,接着脱下了纯白色的内裤,躺到桌子上,将细小的双腿张开到极限。班上男同学在女同学的刺激下,一根根的肉棒都朝天昂立着,煞是好看。

“男同学一个个排好,按照规矩来喔,动作快一点,我们还要上课呢!”

“老师,良美的小穴还太乾了,我来让它湿润一点。”

舞衣用手指撑开了良美紧闭的阴唇,舌头来回的舔着穴肉,还不时的将舌头插入阴道内,昨天才成为女人的良美,受了这样的刺激,很快的穴内已经湿润了起来。

舞衣离开了良美的下体,对第一位男同学说∶“好了,开始庆祝吧,你要温柔一点喔!”

男同学吐了一些口水在自己的阳具上,搓了几下,便将它插入良美的穴中,双手捏揉着良美的乳房,边摇摆着腰部边向良美说∶“恭喜你成为女人了。”

“唔┅┅谢谢。”

第一位男同学抽插了五下,便将肉棒拔了出来,下一位男同学也和第一位男同学一样,插入後也向良美说∶“恭喜你!”

“啊┅┅谢谢。”

“恭喜啊,你终於成为女人了。”

“嗯┅┅谢谢。”

“恭喜。”

“喔┅┅谢┅┅谢。”

“恭喜。”

“喔┅┅啊┅┅谢┅┅啊┅┅谢。”

由於良美才刚刚成为女人,虽然每位男同学都只抽送了五下,可是她还是不太能忍受这样的刺激,而且小穴经历了各种不同形状、大小的阴茎,所以很快的就达到了第一次高潮,等全班男同学都恭贺过她後,她已经泄了两次,且又快到达第三次高潮了,这时她只觉得高潮越来越大,性欲越来越高。

一旁老师的阳具在舞衣的套弄下,更加的硬挺,又圆又大的龟头,粗犷的阴茎,不是班上男同学所能比的。最後,老师将自己的肉棒插入良美的穴内,带着关爱的表情说∶“良美,最後由老师来为你庆祝,并将老师的精液送给你,希望你能更用功读书,考上好的学校。来吧,一起和老师达到高潮吧!”

老师为了不浪费上课时间,也不特意的去忍耐,插入阴道後就猛烈的抽送,良美当然忍受不住,身子不停的乱摆,腰部也一直向上挺,眼角流出的是愉悦的泪水,比前两次更强烈的高潮很快的就来了,这时老师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液体从良美的深处流出,所以加快了动作,一下子热热的精液便直喷向良美的子宫。

“啊┅┅啊┅┅谢┅┅谢老师┅┅的精┅┅啊┅┅液┅┅”

“好了,舞衣,你带良美去保健室休息,顺便帮她清理一下,其它的同学把课桌椅恢复原状,将英文课本拿出来,开始上课了。”

上午整个校园充满的明朗的读书声,一天很快的就过了一半了。

放学後,舞衣约了良美回家,在公车上,有一个座位,舞衣让良美,良美正要坐下,就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呻吟了一声,良美转身一看,原来舞衣一不小心踩了那个男人,良美过意不去,就向那位男子鞠了一躬,说:“实在是对不起,你先坐在这里,我帮你舔乾净。”舞衣也跪了下来说:“实在对不起。”然後,拉开男子的裤链,掏出男子的肉棒吞了下去。这时,良美也舔乾净了皮鞋,凑了过来,用嘴吸着男子的蛋蛋,舞衣用口水充满了口腔,然後用力一吸,男子只觉得肉棒像被吸到舞衣的喉咙里,良美也用舌头反复地玩弄两个蛋蛋,又用牙齿轻轻的咬着阴囊。

如此一会儿,男子就到了爆发的临界点。舞衣感觉到後,紧紧地含住男子的龟头,与此同时,白色的精液激射而出,舞衣拉着良美也含着男子的龟头,第二股精液也射了出来,良美深深地吞了下去。然後把男子的肉棒放了回去,说道:

“踩脏了你的鞋,实在不好意思,这些就当赔罪了!”

男子大度地笑了一笑说:“没关系。”

回到家一进门,就听到妈妈的声音传来∶“啊┅┅啊┅┅再用力点,深深的插吧!”

舞衣走到妈妈的房间一看,只见妈妈正弯腰趴在梳妆台上,哥哥彦田正在一边拍着妈妈的屁股,一边用力地揉搓着妈妈雪白的乳房,同时,腰部也在剧烈地抽送。而妈妈身上的短裙被翻到背上,粉红的衬衣只在胸前解开了两粒钮扣,妈妈那两个如山峰的乳房随着身体的晃动而轻轻的颤动,难得妈妈都已经有了两个孩子了,乳房还是那麽坚挺,身上也没有一丝多馀的脂肪。

舞衣拉着良美走到梳妆台旁,彦田一看,问道:“这麽晚才回来,来帮我含着妈妈的乳头。咦?良美也来了,你还是处女,就只能在一旁参观了。”

舞衣说:“哥哥你不知道,良美昨天生日,她爸爸已经让她成为女人了。”

彦田说:“那就好了。良美,你也来吧,为了庆祝你生日,我们一起去床上玩吧!”说着就把阴茎拔了出来,抱着良美走到床边。

良美坐在床上,舞衣来到她身边,帮良美把衣服轻轻的脱掉,刚脱掉校服,彦田就趴下亲吻着良美的小腹,妈妈也吸吮良美的脚趾。舞衣也不落後,封住了良美的樱桃小嘴,彦田也没有忘记抚摸乳房,良美鼻里发出妖媚的哼声,更刺激了彦田。

妈妈从脚趾亲到了大腿内侧,良美藕一般的大腿忍不住磨擦起来,舞衣跪在地上,把彦田的阴茎含入嘴里,舌头刺激着龟头冠,并前前後後地套弄阴茎,使彦田的肉棒变得坚挺极了。妈妈脱了良美的内裤,看到如丘陵隆起的阴阜,阴唇微微的张开,淫水早已流了出来,彦田把她的大腿分开,双手伏在良美的胸旁,屁股往前挺进,舞衣把头钻进良美的阴户旁,用舌头舔着良美的阴唇和彦田的阴囊。妈妈不知从哪里拿来一只浣肠器,把甘油注入良美的肛门,然後用塞子塞住肛门,良美觉得肚里一阵阵的胀大,而阴道里也是一阵阵的胀大,感觉像飞了起来,彦田又快速的抽插了百十来下,拔了出来,又插入舞衣的屁眼里,舞衣被彦田的肉棒攻了进来,感到快感飞一样的来了,妈妈的嘴唇凑到良美的阴唇上轻轻的咬着阴蒂,舌头深入阴道里。

这时,门又开了,原来爸爸早川下班了,看到这样,问到良美昨天已经过了生日,就拔了良美肛门的塞子,用他粗大的肉棒紧紧地塞了进去,把甘油封在肛门了。良美觉得异常的快感直冲脑门,彦田一看,也把肉棒塞进良美的嘴里套弄起来。妈妈也靠了过来,舔着彦田外露的肉棒,舞衣则吻着良美的阴蒂和爸爸的肉棒,良美的淫水流了舞衣满嘴都是。

良美在多重的快感的侵蚀下,终於高潮来临了,全身都崩溃了,彦田也快速地套弄了几十下,把浓浓的精液喷尽良美的喉咙里。爸爸在良美的肛门里被一阵阵的抽搐弄得差点射了,爸爸忍了一下,拔了出来。甘油从良美的肛门里狂喷出来。妈妈和舞衣见爸爸还没有射,就围了过来,一起含了起来。爸爸的手又摸到良美的乳房上,良美被摸的醒了过来,见到这样,也靠了过来,三个女人争着含肉棒。爸爸的肉棒被含的又温又爽,心神为之一振,开始抽动肉棒,速度越来越快,终於射了。

妈妈去了准备晚饭,良美试了这麽爽的性爱後,说:“原来做爱是这麽好玩的,不如明天舞衣你们全家来我家玩,正好我的两个姐姐都回来了,我爸爸和妈妈一定很欢迎的!”

这时妈妈过来叫吃饭了,大家不穿衣服来到饭厅,只见妈妈山峰般的乳房衬着素白的肉体,舞衣如馒头般的乳房衬着雪白的肉体,良美如竹笋般的乳房衬着略带着粉红的肉体,使爸爸和彦田食欲性欲同时大增。

大家正在吃着饭,突然,门铃响了,妈妈去开门一看,原来是爸爸的两个秘书。这两个秘书是孪生姊妹,是两个心意相通的妙人儿,原来,是有一份文件要送给爸爸。彦田见到,把两个秘书拉了进来,饭也不吃了,就在客厅开始了。

姐姐阿美和妹妹阿洁样貌一模一样,外人根本分辨不出来,阿洁把彦田的阴茎含在嘴里,而阿美就骑在彦田的头上,阴户已经湿淋淋了,原来姐姐看到彦田粗大的阴茎,已经忍不住了。

爸爸看到,对舞衣说:“你去帮哥哥一下。”舞衣走过去,一手抓着阿美的乳房,一手摸着阿洁的阴户,阿美一下坐在彦田的肉棒上,阿洁又坐到彦田的头上,彦田伸出舌头,舌尖转进阴唇,舞衣也把舌头伸进彦田的屁眼。妈妈这时也走了过来,把头伸到彦田的面上,一边和彦田亲吻着,一边舔着阿洁的阴唇。爸爸和良美见到,也忍不住走过来,爸爸把阿洁拉了下来,把阴茎插了进去,而良美则舔着妈妈肥大的阴户,阿洁嘴里闲着,也凑到阿洁的乳房上吸吮起来。

彦田抽插了半天,拔了出来,插进了妈妈的阴道,阿美没有了肉棒的滋润,就走到爸爸的屁股处,轻轻的舔着爸爸的屁眼,舞衣就去自己房间拿了皮鞭、蜡烛、手扣等出来。她先用手扣反扣着阿美的双手,然後用皮鞭轻轻的插进阿美的阴户。妈妈见到,点燃几支蜡烛,把蜡烛泪到处淋,被淋的人都不约而同地呻吟起来。

PS.作者记事∶前篇说到想要创做出有那种感觉的文章,但是越写就越发现困难,不论是在故事编写或是用词方面。

原本的构想是要尽量写的越不露骨(或说淫荡色情都好)越好,让读者充份的沉浸在这种题材的想像空间中,重要的如性交场面及乱伦所带来的特殊情欲就让读者自己去想像。但是肚子中的笔墨有限,实在达不成我想要的理想,这篇故事可以说已经算是失败之作了。不过不管怎样,我还是会尽量在整个大前题之下来完成这篇文章,对我有所期望的人,可能要让你们失望了。不过我真的一定会完成这篇文章的,相信我吧!

续貂前言:

这篇文章的故事架构很有与众不同的创意,那是一个把性爱视为理所当然而且是生活中一件必备的大事,在这个世界里没有所谓的道德规范,完全的以性爱为乐趣与荣耀,一个我们现实生活中所不敢也无法想像得到的「性世界」。

在续貂之际,除了稍微调整了一下文章中主要人称的矛盾问题,以便写作之外(主角改以剧中姐姐为主轴),其馀皆延续原文的「主旨」,敬请赐教!

大B续∶一个家庭的一天(三)中午时候,已经快过了吃饭时间仍没看到妈妈帮我和弟弟送便当来,於是到弟弟教室去看看。还没走到弟弟教室,我就听到此起彼落的淫叫声,我就知道妈妈早就送来便当了。妈妈就跟其他男同学的妈妈一样,正趴在弟弟的桌上,撩起迷你裙,将三角裤褪在大腿上,而弟弟的肉棒正从妈妈的後面插进妈妈的小穴,一边干着妈妈,一边吃着便当。

其他男同学的妈妈也一样,各自摆出各种姿势迎接自己儿子的肉棒,整个教室都挤满了人,每个窗户都被打开,每个窗子上都有一个个被自己儿子干得浪叫连天的母亲探出头来高声叫爽。

我才想起,这是每星期一都会有的母子浪叫比赛,这是个传统的比赛,评判标准在於服装、声音、表情、淫叫的内容和持久。最淫荡、最够刺激的可以得到周冠军,连续蝉联两周冠军的母亲,可以获得由国家认可的“模范母亲”奖牌一面,而裁判是由校长及家长会会长担任。妈妈上周是周冠军,看来今天是势在必得,只听到妈妈的声音盖过了其他人。

“啊┅┅儿子┅┅你好粗的肉棒┅┅妈妈的小穴┅┅被你塞满了┅┅啊┅┅啊┅┅妈妈好爽啊┅┅天啊┅┅亲儿子┅┅妈妈的小穴美不美┅┅紧不紧┅┅妈妈用小穴夹你的肉棒┅┅舒不舒服┅┅啊┅┅啊┅┅干死妈妈了┅┅妈妈泄了三次了┅┅你的肉棒一插进来┅┅妈妈就泄了┅┅你一抽动┅┅妈妈又泄了┅┅妈好幸福┅┅好喜欢被你干┅┅你是妈妈的骄傲┅┅妈生你出来┅┅啊┅┅就是为了让你干妈妈┅┅啊┅┅你是天生的干穴高手┅┅啊┅┅干吧┅┅啊┅┅快┅┅妈妈又要泄了┅┅啊┅┅来了┅┅泄给你了┅┅啊┅┅好棒┅┅妈泄了┅┅没关系┅┅你继续干妈妈┅┅不要停┅┅啊┅┅妈妈上天了┅┅啊┅┅好啊┅┅换个姿势┅┅”

妈妈翻转过身体,扯开上衣,露出肥挺的乳房坐在桌上,一手握住弟弟沾满淫水的肉棒,抬起一只大腿就往自己的小穴再度塞了进去,又开始扭动臀部。

“啊┅┅好┅┅再干妈妈┅┅啊┅┅好儿子┅┅你爸爸会以你为荣的┅┅你青出於蓝┅┅妈妈觉得好幸福┅┅妈妈被你干得小穴都翻出来了┅┅啊┅┅射精吧┅┅好儿子┅┅将你的精子射进妈妈的小穴吧┅┅妈妈这次一定会怀孕的┅┅妈妈知道┅┅因为妈妈今天被你┅┅干得最爽┅┅啊┅┅啊┅┅啊┅┅射吧┅┅只要妈妈怀孕┅┅妈妈要拿这笔奖金┅┅去把小穴缩得更紧┅┅更窄┅┅让你以後可以干得更舒服┅┅啊┅┅啊┅┅射吧┅┅啊┅┅”

政府在多年前已经立法通过,如果母亲因为和儿子性交而怀孕的话,经过证实以後,可以获得一笔可观的补助金,若是不想生下来的话,可以由“社区委员会”免费处理。政府投入大笔的金钱和人力在人工流产这方面的科技,有相当的进步,“人工流产”是一项学校基础教育的课程之一,所以人人都会做,自己也可以在家自己处理。

我看到校长看着妈妈频频点头,就知道妈妈卫冕是没问题了。我心里相当高兴,若是妈妈拿到了“模范母亲”,我也是与有荣焉。只是没想到弟弟的插穴技巧进步得这麽快,今天回去一定要让他好好干一干才行。

许多男同学都已经将精液各自射进自己母亲的穴里,纷纷鸣金收兵,有的母亲则是泄了一次之後就没有再干的力气了,弟弟和妈妈这一对则一直撑到所有人都结束以後,弟弟才将精液射入妈妈的子宫,而整个比赛也在妈妈最後一句高分贝的浪叫声之中划下了句点。

胜负已经相当明显,还没等校长公布优胜者,许多母亲就已经围过来向妈妈道贺,并不断向妈妈请教如何在泄身後仍然可以再干的秘诀。

妈妈在众人的祝贺声中,一脸幸福的领取了“模范母亲”的荣誉奖牌。并在众人的要求之下,再和弟弟当众示范了一遍冠军母子的性交。这一个中午就在一片欢欣的气氛中过去了。

下午是学校为庆祝校庆而举办了一场“全校师生性爱园游会”,不用上课。

我在园游会场胡乱的逛了一圈,莫名其妙分别被教务主任和隔壁班老师干了几次之後,大概是他们的肉棒太细太短小了。我突然想起了爸爸,只有爸爸的肉棒才能让我得到高潮和满足,於是我离开学校到爸爸的公司来找爸爸。

爸爸在公司是总经理,他能够有今天的职务,完全是凭着他的实力,一步一步升上来的,爸爸的性交技巧彻底的征服了公司的各级女主管,每年的年度考绩评定都是名列前,连董事长的夫人都不断的在董事长面前夸赞爸爸的插穴技术一流,直插得她欲仙欲死。就在一次年终的业务检讨会上,在董事长的要求下,当场和董事长夫人表演了一次长达两个小时的性交,赢得了所有员工的赞叹,并且荣升为总经理。

就在我进了爸爸公司时,看见爸爸正在帮公司新进的女职员做“面谈”,十几个应徵者,纷纷脱下内裤,靠墙站成一排,在一声口令下,每个人迅速弯腰抬高臀部,竭尽所能的露出毛绒绒的阴户,爸爸则一路一个个插了过去,半个小时之後,有一半以上的人已经泄得无力的坐在地上娇喘。剩下仍然屹立不倒,仍精神亢奋的不断浪叫的应徵者最後全部录取了。

爸爸不愧是总经理,在连干了十几个女人之後仍然没有射精的迹像,我没放过这个机会,趁着这个时候赶紧过去握住爸爸的肉棒。

“ㄚ头,你怎麽来了?”爸爸笑着对我说。

“人家想爸爸嘛!”我撒娇的搓着爸爸的肉棒。

“想爸爸干你是不是?那还等什麽?”

我马上坐上宽大的会议桌,掀起自己的裙子说∶“爸爸,你看,都湿成这样了,快帮女儿脱掉内裤吧!”

爸爸一手探进我那件透明的丝质黄色内裤里∶“哇,怎麽湿成这样?好吧,就让爸爸来插一插吧!”爸爸说着就拨开我那件湿透的内裤,“滋”一声,粗大的肉棒插进了我的小穴。

“你们好好看着,这是我的女儿,看我是怎麽插穴的。”爸爸对着会议室里的所有男女职员说。

“啊┅┅爸爸┅┅亲爸爸┅┅你真会干穴┅┅女儿的穴好爽喔┅┅啊┅┅啊啊┅┅爸爸┅┅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中午妈妈的浪叫比赛又得冠军了┅┅妈妈已经是“模范母亲了┅┅啊┅┅弟弟┅┅原来好会插穴┅┅干得妈妈一直┅┅叫爽┅┅爸爸┅┅啊┅┅女儿好舒服┅┅你好会干啊┅┅好粗的肉棒┅┅啊┅┅我今天回去┅┅也要叫弟弟好好干我┅┅我们真是幸福的家庭┅┅啊┅┅啊┅┅好棒┅┅好美┅┅”

“好,不愧是爸爸的女儿,叫得好!”旁边的男女职员纷纷露出慕的眼神看着我们父女的性交。

一个小时之後,我终於满足的泄了出来,父亲也怜惜的故意将精液射给我,射进我的小穴。

下午回到家时,门口挤满了一堆女人。原来附近的邻居都听说妈妈得到模范母亲的事,纷纷带着他们还未开苞的女儿来要求弟弟帮她们开苞,也有的带着儿子要求插一插妈妈这个模范母亲的小穴。

我进了客厅看见弟弟正在为一群十四、五岁的小女生开苞,妈妈也义不容辞的接受那些小男生的破瓜礼,只是这几个小男生的小阳具只在妈妈的穴里抽了几下就射精了,有的还没插进去就射了出来。

几个小时後,弟弟几乎替整个社区里面所有尚未开苞的女生开了苞,而妈妈被几个小男生的小阳具插得不太满意,最後还是再要求弟弟帮她插一插。所有人群都已经散去,只剩下弟弟在客厅干着妈妈。

“啊┅┅啊┅┅还是自己的儿子好┅┅啊┅┅啊┅┅好儿子┅┅妈妈真是幸福┅┅妈妈能得到模范母亲┅┅全靠你这根肉棒┅┅啊┅┅好┅┅滋┅┅滋┅┅好爽┅┅插得妈妈好爽┅┅干得妈妈好快乐┅┅啊┅┅啊┅┅你爸爸一定会忌妒死了┅┅啊┅┅用力┅┅快┅┅快┅┅干吧┅┅干坏妈妈的小穴┅┅插坏妈妈的阴户┅┅儿子┅┅亲儿子┅┅妈妈的穴好不好干┅┅啊┅┅好儿子┅┅看看你姐姐┅┅好像已经受不了了┅┅等一下┅┅你也干干她吧┅┅啊┅┅”

我早就淫水流得大腿又湿又黏,在一旁脱下了三角裤,自己手淫起来。就在妈妈泄了之後,弟弟马上一把将我抱起,插入我的小穴。

“啊┅┅好弟弟┅┅没想到你这麽会插穴┅┅平常┅┅都没这麽厉害┅┅”

“姐姐,平常是妈妈教我要隐藏实力,留着比赛时好好发挥,所以平常在插你的时候都故意保留,很快就射精给你。今天不同了,我会让姐姐爽个够的。”

“啊┅┅那太好了┅┅今後姐姐除了爸爸外┅┅还有一个会干穴的弟弟┅┅啊┅┅太幸福了┅┅妈┅┅我们母女俩真是太幸福了┅┅啊┅┅好┅┅啊┅┅姐姐好爽┅┅啊┅┅”

我泄了一次又一次,在爸爸下班回来以後,我们全家为了庆祝这个特别的一天,又在客厅狂欢了一夜,我和妈妈分别趴在地板上、沙发上,让爸爸和弟弟轮流的干我们。爸爸和弟弟不断的交换,我和妈妈泄得全身都快虚脱了,後来我接受了爸爸射进来的精液,妈妈也让弟弟射进她的小穴。

我们一家人互相拥抱着睡着了,结束了这美好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