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光,冰箱里有菜,你热下,我上班快迟到了,晚饭你自己解决”说完,母亲头也不回的出了门,我默不作声的回头瞥了一眼,只看见裙子包裹的大屁股闪出了房门。 

 
  听着“噔噔”的下楼声,我再也抑止不住内心的愤怒,“砰”我一拳敲在桌子上,“这婊子,为了自己下面的骚b,连儿子也不顾了”!骂完,我的心里一阵绞痛! 
 
  时间回到两周前的一天,在这一天之前,我还是无比爱着母亲。母亲还是母亲,可在这一天后,妈妈不再是妈妈了,我爱她,恨她,我想把她扒光游街示众,让所有人都鄙视她,我想抱紧妈妈,不让任何人伤害她,我内心无比矛盾,恍恍惚惚,不知所以。 
 
  我叫光,一名普通高中生,我家住在一座小镇上,家里三口人,我,母亲,父亲,父亲常年在外工作,妈妈在镇上一间药房上班,妈妈年轻漂亮,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年轻漂亮这个词了,或许应该用风骚淫荡。 
 
  两周前的一个晚上,天空下着毛毛细雨,我吃完晚饭下楼买垃圾带,在路过车棚的时候,我看见有两人抱在一块,一男一女,女的是我妈妈,男的从背影看是我们镇上的一个混混,大约25、6整天游手好闲,打架斗殴的一个货色。 
 
  当我看到这货搂着我妈的时候,我火冒三丈,心想:这家伙活得不耐烦了,竟敢非礼我妈,正想冲上去厮打,我听到了妈妈的笑声:呵呵,瞧你,喂不饱啊,行了,快松开,别让人看见了“。说完,母亲笑着推开了混混。 
 
  我听见这话立马就蒙了,脑袋好长时间才反应过来—妈妈偷人,偷的对象还是一个人渣!我当时无意听到这句话后,我紧绷的身体顿时软了下来,太阳穴剧烈跳动着,血液冲击大脑,冲得大脑生疼,我在他们发现我之前离开了车棚跑回家,一路上脑子里不断回想着母亲刚才的笑声,母亲的搭在混混肩上的玉手和那双搂着母亲腰的脏手。 
 
  ”妈妈自愿的?怎么会?那个人渣!“我只感觉心像被绞动一样疼,脚底发软,浑身上下每处关节都酸痛难忍,回到家,我坐在自己房间里,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不断问着: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脑子里不断夹杂着母亲的笑声,妈妈的裙子,混混那双脏手。门开了,是母亲,她回来了,我慌乱了!我愤怒的想质问她!我不敢!我害怕了!我默不作声,静得可怕!在沉默中爆发还是死亡? 
 
  ”光,吃了吗?我今晚加班了,哎,好累,诶,你怎么了,坐那不说话啊? 
 
  母亲一边换鞋一边问道。她今天穿的很漂亮,黑裙子白丝袜,上身衬衣里的红胸罩若隐若现。我心里一紧,那双搂着妈妈的脏手又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一双手变成了无数双,摸在了妈妈的大腿上,腰上,胸上,妈妈还在不断呵呵的笑。“为什么是他,那个人渣!”妈妈见我不作声,走过来拍了我脑袋一下“怎么,傻拉,不说话。”我脑袋里的思绪被打掉了,我“哦,吃了”。我躺上床不再说话,妈妈觉得奇怪,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一股清香扑面而来。“没发烧啊!”妈妈自语道。我背过身去,不让妈妈看见我流下两行眼泪。 
 
  “妈妈赤身裸体的躺在床上,两手不断揉搓着自己的乳房,下身的小嘴里已流出了大量淫液,顺着妈妈的屁股流到了床单上”嗯嗯,来啊“妈妈勾起一条腿,脚掌搭在了一个男人的鸡巴上并上下摩擦着,那男人的脸逐渐浮现,是那个混混,混混的鸡巴已经涨得又红又紫,他握住妈妈的一只脚,吻了上去,他用舌头舔着妈妈的脚趾,每个脚趾头、脚趾缝都舔了一遍,舔完脚尖再舔脚底继而是小腿,大腿,阴部,他细细的舔着,每一寸皮肤都留下了他口水的印记,他舔到了妈妈的胯下,用舌头梳理着妈妈的阴毛,妈妈”嗯嗯“的呻吟,两手按着混混的头使他的舌头能更深入她的阴道,在阴部舔弄了一会儿,此时妈妈胯下已江河泛滥了,混混离开妈妈裆部,转移到妈妈的胸上,张开嘴,把妈妈奶子含了进去,想吮吸柿子似的,妈妈似乎更舒服了,呻吟声逐渐增大,混混呵呵笑了声;还有更爽的呢?说完,他吻上了妈妈的唇,两条舌头交缠在一起,互相交换着唾液。 
 
  他的中指插进了妈妈的阴道,先是缓慢抽送,手指带出了大量淫液,妈妈也随着手指的抽送有节奏的挺着自己的下身,混混把食指也插了进去,而且速度也不断加快,他们的喘息声越来越重了,混混的手指在妈妈的下身快速抽动着,不一会,妈妈抱紧混混大声叫着”啊,再快点“随着妈妈的尖叫,妈妈下身不断喷射出大量阴精。混混把沾满黏液的手拿给妈妈看,有几滴黏液滴落到妈妈脸上,妈妈用手抹了下,抹在了自己嘴唇上,混混奸笑着,撸了撸自己的鸡巴”扑哧“一声插进了妈妈阴道。 
 
  双手握住妈妈的奶子,抽查了起来,妈妈大声叫着”啊,啊!妈妈的两腿夹着混混,随着抽插节奏摆动着,速度越来越快,满屋子只听见母亲的叫床声:操我,操我的b,嗯,啊“!慢慢的混混的脸逐渐模糊,骑在妈妈身上的人逐渐变成了我,妈妈抱紧我喊着:儿子,来吧!来吧!妈妈好舒服! 
 
  ”滴滴“一声尖儿汽笛声把我从睡梦中拉回了现实,身体各个器官开始苏醒,脑袋也清醒过来,原来是场梦,梦里我竟然做了那事,下身裤裆里黏糊糊,翻身起床,窗外一束阳光照在我的脸上,刺的我双眼生疼,昨天的一切又都跑进了我脑袋里,好像都是梦,屋里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人,妈妈早已出去了,她能去哪? 
 
  今天星期天,她是不用上班的,哼,我冷笑一声。 
 
  随之而来的是无限的孤独感与耻辱感,昨天那幕镜头又浮现了。 
 
  走进卫生间,把自己的内裤脱下扔进洗衣机,一抹红色映入我的眼睑—是母亲红色的内裤,上面还滴着水,看来刚洗过没多久。我盯着母亲的内裤发呆,那是件蕾丝花边的内裤,很薄,很细,我能想像这件内裤昨天的遭遇,混混隔着她抚摸着妈妈的下身,妈妈”咯咯“的笑,他把手伸进了内裤里面扣弄着,妈妈因刺激忍不住抱紧混混的头,让他的脸贴近自己的乳房???? 
 
  为什么是他,那个人渣!我的鼻子又一酸,口里顿感咸味。 
 
  ”嘀嗒“妈妈的内裤还在滴着水,我盯着看了会,伸出手,颤抖的拿下了那件内裤,下身已诚实的硬举了起来,闻了闻内裤,一股洗衣液的味道直冲脑鼻,用内裤包住了自己的鸡巴,缓慢的撸了起来,为什么是那人渣,为什么?我撸的速度越来越快,”啊,妈妈“我射了,精液愤怒的都射在了妈妈内裤上。射完,我打了盆水,清洗内裤,沾了精液的内裤显得十分滑,把内裤浸入水中,上面的部分精液也随水漂浮了起来,我搓着内裤,想把上面的一切都搓掉,可她要的不就是这个吗。一股罪恶感涌上心头,洗完内裤,我逃似的离开了”犯罪现场“我又躺在床上睡了一天,似睡非睡,脑子里满是那红色滴水的内裤,妈妈的笑声,混混那张奸笑的脸。我不断捶打着床板,只为驱除房间里死一般的寂静。 
 
  晚上,妈妈回来了,很开心的样子,脸上带着红晕,她”吧嗒“吧嗒”的高跟鞋敲着地板,很有节奏。她今天依然穿的很漂亮,肉丝加黑色条纶。“光,今天我做饭给你吃。”说完,她就跑进了厨房,不一会,屋里响起了锅碗声,炒菜声。我看着厨房冒出的油烟热气,想着怎样面对她,为什么是我受罪,她犯了错却???眼泪又流了下来。 
 
  “光,快来吃饭,你看我不在家,你连饭都不好好吃了,”我从床上爬起,躺了一天的脑袋晕晕乎乎,走到餐桌前坐了下来,妈妈两抹红晕依在,我扒了两口饭,味同嚼蜡,一点胃口也没有,又勉强吃了几口,实在难以下咽,索性扔下碗筷,转身回房,妈妈似乎还在说着什么,但我已听不下去了。 
 
  夏夜的夜晚很是安静,我侧卧着,下面的鸡巴肿胀起来,像根蘑菇,我摸着鸡巴撸了两下,耳朵紧贴着墙壁,隔壁是妈妈的房间,妈妈似乎在打电话,说话内容模糊不清,只能听见妈妈的笑声。我使劲捏了捏自己的鸡巴,蹑手蹑脚的下了床,打开房门,走到妈妈房门前,侧耳倾听:“哈哈,你说看就给你看啊,你的先给我看啊,你的大?谁说的,我可没说,好好,我给你,你可要睁大眼哦,接着是几声”窣窣“的衣服声,嗯,怎么样,想舔吗?呵呵,你这淫棍,快把你裤裆里的玩意掏出来啊,”嗯嗯,“来舔,”流了,“”嗯操“??????我双手撑着墙回到了自己房间,在她房门前留下了一滩温热的精液。 
 
  次日早上,”光,冰箱里有菜,自己解决,我先上班了“说完,一阵匆匆的下楼声,我苦笑了两声。 
 
  我没有吃饭,也跟着她下了楼,不知为什么,只是觉得如果我一个人在那死一般寂静的家里胡思乱想的话,我会疯掉,跟着她,我心里似乎好受点。一路上,我偷偷跟在妈妈后面,母亲还是那么漂亮,丝袜包裹着芊芊玉腿,大屁股一晃一晃,我很害怕,害怕她没去上班,而是突然走到某个巷子里扑进男人的怀里。 
 
  还好妈妈没有去别的地方,径直去了上班的地方,这让我稍稍心安,我心里默默念叨:不会了,不会了。在上班处蹲守了一天,除了上厕所,我都一直盯着妈妈,生怕一转眼,她就扑进男人的怀抱。 
 
  药房里人来人往,焦急的,悠闲的,那些焦急的人可能在担忧他们关心的人吧! 
 
  时间很快,一天转眼就到了下班的时间,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关键时刻来了,她下了班会不会去幽会男人?我看见母亲整理好东西走出药房,掏出了电话,我越发紧张,心也越来越凉,电话声彻底打破了我的幻想,”光,我今天要加班,晚饭你先吃,别等我了。“我喔了一声挂断电话自问道:她加班,加什么班,和男人床上加班!攥着手机的手渗出了汗。我死死盯着远处的妈妈,可我能怎样? 
 
  妈妈打完电话环顾四周似乎再找人,我见状忙隐身墙角,我恨我自己的懦弱,为什么要躲,做错事的又不是我!不一会儿,那混混就屁颠屁颠的过来接妈妈了,他们手掺着手,有说有笑的走向了附近的一间餐厅,我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红了眼,我眼前发晕,今天没正经吃顿饭,饿的浑身发软,我骂道:这骚货,你就去让人骑吧!你儿子快死了! 
 
  我坐在餐厅外的石阶上,像个无家可归的浪人。我等待着,等待什么呢?等着看他们亲密,等他们使自己受辱?乱想间,妈妈和那混混有说有笑的出来了。 
 
  他们一路上有说有笑走进了家电影院,我也买了张和他们相同的电影票进去了,电影是一部小成本滥俗的爱情片,可能电影里没什么明星,看这部电影的人很少,电影院内稀稀落落的坐着几个人,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故意选了个人少的地方。我在他们后面不远处坐了下来,电影很无聊,老套的剧情加上弱智的对白,”可他们依然看得津津有味,还不时小声私语着,似乎在讨论剧情。 
 
  他们看电影,而我在看他们,我始终是个局外人。混混终极是混混,没过多长时间就露出了自己的本性,他坐不住了,用手搂住了妈妈,妈妈用肘拱了下他,他见这样不成,拉住妈妈的手放在了他的大腿上,母亲嬉笑着想要抽出来,他却越发使劲,把手拉近自己的裆部。他们僵持了会又低声耳语了两句,双双离开座位往院门外走,我心里无比难过,母亲难道连这点时间都坐不住?我也鬼使神差的跟了出去。 
 
  他们路上没停留,快速的跑进了一家旅馆,我愣在外面,我清楚的知道他们进去干什么了,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进去,我脑袋里浮现他们两人赤身裸体抱在一起的画面,混混趴在妈妈身上,不断抽送着,各种姿势,他们互相爱抚,互相口交,妈妈大喊着“操我,操我‘ 我b好痒”而混混一脸淫笑着,他下体的鸡巴越来越大,不断膨胀,在我脑袋里爆炸,我努力不想,越不想越忍不住想!我骂着,用最恶毒的字眼咒骂着。我下体竟然硬了起来,我跑回家走进母亲的房间,我癫狂了,在她床下,衣柜里,被单下寻找着发泄的对象,我把妈妈所有的内裤和乳罩都拿来扔在床上,环视屋子四周,发现床边的废纸篓,我蹲下身去在废纸篓里寻找,在废纸篓里扒拉出一张已经干了的卫生纸,可以看出它上面沾满了淫液,我舔了舔一股浓浓的腥臊味传来,我躺在内裤堆里,脱下裤子撸着鸡巴,把浓浓精液射在了上面?????? 
 
  晚上,妈妈依然踏着轻快的步伐回来了,她进我的房间看了眼,见灯已关以为我睡了,她就哼着歌去洗澡了。我见妈妈出去了“迷幻药多少钱?快速的打下了这行字并发送了出去。”368,保证有效,“对方快速的回复了,我咬了咬牙,点了购买按钮。该惩罚的人是她,是母亲! 
 
  这天,母亲在屋子里打扮,我知道他又要去找那个奸夫了,我倒了杯水,放入购买的迷幻药,我端着水走进了母亲的房间,妈妈见我进来,吓了一跳,什么事?我把水放在了她面前说,夏天热,多补充水分,她愣了下,转而笑道:挺关心我吗,你也要照料好你自己,看你天天不好好吃饭。我听完心里一痛,刚想说点什么,妈妈已端起桌上的水一饮而尽。 
 
  见妈妈喝了下去,我起伏的心情平静下来,不动声色的出去了。 
 
  半个小时后,我打开母亲的房门走了进去,母亲呈大字型躺在了床上,下身敞开,红色内裤鲜艳无比,刺激着我的脑神经,这骚货,我走上前去,抱起妈妈的一条大腿,真漂亮,很难想像40岁的女人有这么漂亮的大腿,我抚摸着,用脸颊蹭着,耳鬓厮磨,妈妈现在只属于我一人了,她不会去偷人了,我握住妈妈的脚踝,把妈妈的脚趾连着丝袜吞进了嘴里,我用舌头细细品味着,和梦里一样,我下身已坚硬如铁,把裤子顶起了帐篷,我把自己衣服脱光,赤条条的捧着妈妈的脚吻了起来,把妈妈的脚掌贴着自己的鸡巴摩擦着,”啊,妈妈,!马眼里已分泌出大量的淫液,蹭在妈妈的丝袜上,我顺着妈妈的小腿吻上妈妈的阴部,隔着丝袜内裤舔着妈妈阴部,感受着妈妈阴部的形状,大小,妈妈下面已湿了一片,都是我的口水,把自己鸡巴放在妈妈阴部上摩擦着,摩擦了一会儿,我脱下妈妈的丝袜与内裤,母亲的阴部露了出来,浓密的阴毛,红红的阴唇,我把母亲内裤放进了嘴里,一支手扣弄着母亲的阴唇,妈妈睡得很安详,但当我看到妈妈的脸时我还是不安了下、她是我妈妈啊。 
 
  我吐出妈妈的内裤,转而套在了妈妈头上,我不想看见她的脸,我梳理着妈妈的阴毛,想着,这么美的身体怎么能给那人渣摸呢,我手下更使劲,揪下了妈妈的几根阴毛,大骂道:你这骚货,让别人操你,你想过你儿子没有,我朝妈妈吼着,手指插着妈妈的阴道,我觉得不过瘾,拿起床下妈妈脱下的高跟鞋,用鞋尖插进了妈妈下体,你下面不是痒吗,啊,让你爽,爽死你,我吻上妈妈,和妈妈隔着她的内裤接吻,嘴与嘴的位置正好就是内裤裆部的位置,我扔掉高跟鞋,妈妈下面已泥泞不堪了,把自己的鸡巴插了进去,一把扯掉妈妈的上衣与胸罩,对着妈妈的奶子咬了上去,我拼命吮吸着,啃咬着妈妈的奶头。 
 
  “啪”我一巴掌打在了妈妈奶子上,下身抽插的更紧,“啪”我拍打着妈妈的乳房,一下比一下使劲,打得越使劲,我下身越有快感,你这烂b,儿子都要操你,你不是想要吗,操死你!???妈妈对不起,我太爱你了,你竟把身体给了那人渣,我操死你,啊,我下身抽送的越来越越快,我感觉力气都使尽了,鸡巴带出大量淫水,耻骨也撞得啪啪响,大约又抽送了几十下,我大脑一阵眩晕,精门一松,大量精液射进了妈妈阴道,我浑身散了架似的躺在了床上,鸡巴从妈妈阴道里滑落,依然硬挺倔强着,精液从妈妈阴道里流了出来。过了会,我跨坐到妈妈脸上,用鸡巴打着妈妈的脸颊,用龟头挤压着妈妈的嘴唇,我手淫了起来。 
 
  嘴里不断喊着妈妈的名字“刘梅,我操你,我射给你,你这骚b,嗯,我撸着鸡巴,马眼里分泌的润滑液滴落到妈妈脸上的内裤上,我扇了几下妈妈的耳光,似乎这样才能发泄我心中的怒火,一下,两下,”啪啪“妈妈的脸已被扇得通红,我的鸡巴已经肿胀到了极限了,我知道我快射了,一手捏住妈妈得脸颊,使之嘴张开,一手握住自己鸡巴往她嘴里送,啊,射了,大量精液喷射而出,妈妈脸上,嘴唇边都是精液,还有精液从妈妈嘴唇里流出来,顺着脸颊流到了床上,我把近来得愤怒都发泄到了她的身上。 
 
  我的鸡巴渐渐疲软,我擦了擦妈妈嘴上的精液,把她的b里的精液也抠出来擦掉,但床上的是擦不掉的了,短时间也不会干,我索性不擦了,反正她都是会知道的,想到这里,我不再收拾,和妈妈并躺在一起,抚摸着妈妈漂亮的身体,这是我这几天来最开心的了,我释然了,虽然妈妈醒来会杀了我,无所谓了,我头枕着妈妈的胸脯沉沉睡去。 
 
  ”啪“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我睁开眼睛,妈妈两眼圆睁,”啪“又一声,脸颊又挨了一巴掌,头发被一把扯住:畜生,我是谁?是你妈,你脑袋有毛病啊! 
 
  ”说完,巴掌雨点般落在我的脸上,印象中妈妈没这么打过我,我愤怒的掰开抓住我头发的手转而拉住妈妈的手朝她吼道:我怎么了,你肯让混混操,让儿子操怎么了,我操了你一次,你让那些人渣操了几次?妈妈颤抖着,牙关上下打着颤。 
 
  她盯着我,我也毫不示弱,我俩互相盯着对方,随后,妈妈眼里噙出了泪花,我害怕了,眼神收敛转向别处,不敢再看妈妈,所听到的只有喘息声,心跳声。 
 
  “哈哈”母亲的一声冷笑把我吓了一跳,她躺了下去,两腿尽量岔开,朝我喊道: 
 
  来啊,你不是想操b吗,来啊!操你妈啊!我犹豫了,不知道怎么回事,母亲冷嘲道:怎么了,畜生你不是会操吗,啊,你更是人渣,来啊,人渣,看什么看! 
 
  我的鸡巴翘了起来,我没在犹豫,扑上了母亲,握住鸡巴插进了母亲阴道,妈妈抓住了我的肩膀,十指指尖深深嵌入我的皮肉,眼睛狠狠的盯住我,我不敢正视她,她用舌头舔着我的眼睛,不断喊叫着,“人渣,看着我,看着你被操的妈,你操的风骚的妈妈”,我赌气的看着母亲,咬住了母亲的舌头,她也咬住了我的嘴唇,我只感觉血腥味在我的口腔里弥漫开来,不知道是母亲的血还是我的,互相吸吮,互相咬噬,似乎想吞掉对方,我捏住妈妈的奶子,下身挺进着“妈妈,我操你,你这骚货,给儿子草,你爽吗,爽死你”! 
 
  我头发被一把抓住,我吃疼,头跟着手走,妈妈把我按进她的乳房,扯着我的头发,十指在我的脸上滑下了一道道血痕,我咬住母亲的奶头,用门牙啃咬着奶头,母亲见状咬上我的肩膀,我疼痛难忍,将她翻转过去,让母亲背对着我,我从后面插入,手拉着她的长发,使她与我结合的更紧密,“啪啪”我的巴掌打在妈妈的屁股上,激起层层肉浪,我感觉身体已经不属于我了,鸡巴深深的抽插,每一下都尽可能插到最深处,直到耻骨与屁股间发出啪的声响。“啊,草我,儿子,妈妈,草你,你的妈妈在被人渣操!” 
 
  男声,女声,抽插声,击打声,交错纠缠,两具肉体只有最原始的欲望????? 
 
  啊,精液喷薄而出,在我离开母亲身体的那瞬间,我清楚的看见一滴眼泪从妈妈眼角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