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作为一个女人来说,恪守妇道的确是天经地义,但是我做不到,我15岁的时候就勾引姨夫开了苞,之后又陆陆续续的跟各种男人上床,做爱,享受性爱带给我的欢愉,今天我就以小说的形式,来回忆我曾经的淫荡经历。 
 
  第一篇  姨夫给我开了苞    我出生在东北的小城市,在这个小城里,除了我爸妈,我姨妈和我姨夫是我唯一的亲人,我父母是开小吃部的,生意时好时坏,姨妈没有工作,在店里帮我爸妈打工,姨夫在国企上班,有着稳定的工作。父母一直又想去南方开东北菜馆的想法,只是想等我大一些再走,终于在我14岁那年,他们跟姨妈一起下定决心,去广东珠海投奔打拼多年的姐姐姐夫,姨夫有固定稳定的工作不能去,我呢,很自然就留在了姨夫的身边。)讲下姨夫这个人,姨夫呢,平时话不是很多,但是很有男人味,184的大个子,长得也很壮,我自从懂得男女之事后,姨夫就一直是我的意淫对象。 
 
  说实话,我起初并不是太想去姨夫那住的,毕竟我是个女孩子,平时跟姨夫话又不多,在一起觉得很尴尬,加上我从小就很自立,洗衣服做爱做家务样样都会,没必要让比人照顾我,但是父母担心我一个女孩子自己生活,一是容易学坏,二是怕挨欺负,跟姨夫一起生活,他们也能放心。 
 
  姨夫那年40出头,家里的姐姐念完高中就跟姐夫俩结婚去了珠海,可以说姨夫平日里也没有什么可操心的事,工作到单位点个卯,有时早早的就回家了,上上网,有时会出去跟朋友们钓钓鱼,打打麻将,我呢,平日里也不怎么跟姨夫说话,姨夫让我干啥我就干啥,家里的活我全包,转眼间大半年就过去了,到了7月份,天气热了起来,人也变得燥热骚动起来。 
 
  因为对性的开蒙比较早,从小我就对男人有着独特的好奇心,我好奇男人的下体长得什么样,男人的内裤是什么味道,跟男人一起做爱是什么感觉,男人的鸡巴好不好吃,这样的想法每天像小虫子一样在我心里痒痒的,我清晰的记得那个夏季,到处都是荷尔蒙的味道姨夫不在家的时候,我经常会偷偷的溜进他的卧室,翻一翻他的抽屉里的物品,想了解一下平日里一本正经的姨夫是不是也有另一番成人淫欲世界,当然,我的发现还真不少,我曾经在书柜的最底层翻到很多黄色小说,每天晚上我会偷来一本躲在被窝里看,心跳加速,下体的淫水泛滥,幻想着有朝一日,也能让一个强壮的男人跟我过着夫妻生活,我还在姨夫的床头柜里发现许多安全套,并且细心的我发现这些安全套的个数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减少,看来,姨夫也没闲着啊,平日里,我会主动帮姨夫洗衣服,尤其是内裤,当然目的就是为了偷闻姨夫的内裤,还记得我第一次闻到姨夫内裤的骚味,激动的那个感觉。 
 
  15岁那年,我身边的小姐妹,有的交了男朋友,有的在社会上认了大哥,我觉得与其把处女膜给了他们,倒不如找姨夫呢,于是我便整天盘算如何勾引姨夫上床,从那年起,我学会了打扮自己,爸妈每月给我邮的零花钱我基本都买衣服穿了,而且姨夫在家的时候,我也故意穿的很暴露,有时姨夫看不下去的时候,也会说我,我总是无动于衷,我行我素,毕竟是我的姨夫,而且我还是个女孩子,他也没办法深说深管我,点到为止,但是我感觉我和姨夫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了,从一开始的不怎么说话,到后来管我叫闺女,再到后来,我平时跟姨夫出门上街,我都直接挎着姨夫的胳膊。 
 
  一天下午姨夫去跟朋友喝酒,晚上天都快黑了,姨夫才回来,姨夫显然是喝多了,但是看得出喝的很高兴,我给姨夫冲了杯冰镇的蜂蜜水,切了两块儿冰镇的西瓜,姨夫问我后院大铁缸里的水晒热了没,他想去洗洗澡,我说晒得挺热了,我白天刚洗过,于是姨夫脱了短袖穿着大裤衩就往后院走,我说我帮你搓搓后背啊?姨夫还不好意思,但是毕竟喝多了说话有点语无伦次,我说你喝多了,万一摔倒了咋整,说着拽着他的胳膊就往后院走,到了地方姨夫还不好意思,一直不肯把裤衩脱下来,我小声的说,没事,姨夫,咱家四周都是围墙,这事你不说我也不说,关上门谁知道咱俩咋回事啊?姨夫红着脸,然后醉醺醺的把嘴凑到我耳边对我说道那我不委屈我姑娘了么?我说我喜欢姨夫,没事。然后姨夫摇摇头,我说着就把手放到了姨夫的下体,梆梆硬,好粗好大,我脱了姨夫的裤衩,一条吓人的肉棒已经高高的雄起,尿道口已经流出了水儿,我二话不说,一口就含住了姨夫的宝贝,姨夫哎呦哎呦的直叫,裹了能有10来分钟,姨夫进了铁缸里坐了下去,我也脱了衣服,跨坐在姨夫的大腿上,阴部在姨夫的鸡巴上来回的蹭着,姨夫抱着我,一会跟我接着吻,一会吮吸着我的奶头,伴着月色和星光,蛐蛐的叫声,我们俩在后院玩了能有一个小时,回到屋里,我在炕上铺好了凉席,准备好了卫生纸,姨夫尴尬的笑着,我觉得更加迷人了,我如饥似渴的吮吸着姨夫的阳具,然后准备坐下去,姨夫说这么大你行么?我说试试呗,一阵撕裂的疼痛过后,来的是前所未有的充实感和满足感,还有兴奋感,我终于体会到了做女人的性福,这快感比我想象的高出一千倍,我不顾下体的鲜红的血液,猛烈的在姨夫的大吊上来回扭动着,姨夫被我骚浪的样子惊呆了,显然他也被爽到了,我俩越做越兴奋,最后我疯狂过后,全身都是汗,炎热的夏天也让我虚脱了,但是下体还没有得到满足,趴在姨夫的身上淫荡的叫着我还要更猛烈的,姨夫麻利的把我压在了身下,整个身体全压在了我的身上,我感到一阵眩晕,小胳膊紧紧抱着姨夫的后背,两只小腿盘在姨夫的大粗腿上,姨夫的大屁股狠狠的向我一下又一下的砸了下去,没两下,我就高潮一波接着一波,淫水蔓延在整个凉席上,一边哭喊着太爽了,一边还再央求着再猛点,我还要。中年人,尤其像姨夫这种壮爷们的性爱技巧,真的是简单而又粗暴,但是带来的快感永远都是最强烈的,直到现在,我仍然觉得姨夫的床上功夫,是在我接触的众多男人当中,能排得上前十的,就这样一个姿势,姨夫足足干了我一个多小时,中间都没有休息,我嗓子都喊哑了,好在姨夫家住在郊区,周边都没有什么邻居,独门独院。那夜,我们玩的很疯狂,似乎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姨夫一宿干了我4,5次,射了休息一会接着干,一股股热烫的精液全射到我的屄里,嘴里,还有我的身上,我第一次品尝到了男人的精液,跟我想象的味道完全不一样,味道很刺激,最后在我强烈要求下,还品尝了姨夫的尿液,喝完啤酒尿出来的尿甜甜的,很好喝,从那以后我和姨夫每晚都会过性生活。    2. 社会纹身我张哥张哥比我大个10来岁吧,那时候在我们县城开个按摩房,养了一帮小姐,天天戴个大金链子,留着炮子头,一到夏天光着膀子,骑着大摩托满县城逛,后背,大腿一身刺青,大胳膊,大胸,壮的吓人。 
 
  因为县城小,我对张哥之前还是很了解的,我的一个小姐妹小洁之前跟他的一个小弟兄处朋友,然后就认识了张哥,说张哥平时愿意玩,但是不玩他家小姐,怕得病,只玩小姑娘或者小媳妇,而且张哥的家伙事儿超级粗大,小洁有次背着他男朋友跟张哥玩过一次,操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逼肿得跟大馒头一样,阴道也被操的松松垮垮的。 
 
  我听小姐妹这么一说,心里听的直痒痒,但是跟那种人玩,我内心还是有些犹豫,毕竟我除了姨夫,还没接触过第二个男人,而且这人还是混黑社会的,小地痞流氓肯定人品不咋滴啊,但是听小洁说张哥那床上功夫简直好的无法形容,我这内心的欲望又无法控制了。 
 
  终于有一天姨夫要去省城出差一周,让我自己一个人看家,姨夫一走,我心里便空荡荡的,我便去小洁家找小洁聊天,没聊几句小洁又把话题扯到张哥身上了:佳佳,我前天又去找张哥干了一炮,爽死了,真是猛男啊,我都被他草上瘾了,我家那个现在根本满足不了我,被张哥操死也值个啊。"小洁,你就得瑟吧,万一让你家那位知道了,他不杀了你?""操,他自己都出去打野食呢,还管的了我?哪天我跟他商量商量,找张哥一起玩3P""你可真行!一个满足不了你,还得找俩?""我说佳佳,要不我给你跟张哥说说,也让他草草你,正好你姨夫也不在家,伺候不了你了,这两天你跟张哥玩玩呗""哎呀,烦人呢""走吧,我带你去找他,怕啥啊,玩玩而已,他又不能吃了你,正好这会儿他还不能起床,要不一会儿去晚了,他又不在店里,不知道跑哪跟人家打麻将去了"说着,小姐拉起我就往张哥店里走。 
 
  "张哥在家不?" 
 
  "小洁啊。快来,你张哥还没起呢,你上楼去霍愣霍愣他,老张啊,快起来,你老妹儿来了"招呼我俩的是张哥的好姐妹儿李姐,以前也是做小姐的,后来岁数大了钱也赚够了,就跟张哥合伙开了这么一个按摩房。 
 
  小洁愣冲冲的跑到二楼,一把就把张哥的房门推开了,房间里一股浓重的男人特有的体味儿,混杂着香烟的味道扑面而来,张哥睡的鼾声四起,大字型躺在凉席上,上身赤裸,下身穿了一条黄色冰丝的四角内裤,全身黝黑混着刺青,性感极了。 
 
  我咽了咽口水,小洁一手捂着嘴巴,偷着乐着,一手捏着张哥的鼻子,不一会儿张哥就被憋醒了,"你怎么来了?死丫头""啊,我没啥事看看你,顺便给你介绍一个我的好朋友,佳佳。""张哥你好""哎,你好"说着张哥赶紧穿上衣服,准备起身给我拿饮料。"哦,不用客气,张哥,我不渴,来的时候刚在小洁那喝过茶""老妹儿,快坐,有啥事找张哥啊?张哥能办的一定给你办"小洁笑了笑趴在张哥耳朵边一边笑着一边窃窃私语着,不时还冲我挤挤眼睛,张哥笑了笑看着我说道:没问题,老妹儿,你也不用害臊,男欢女爱很正常,你啥时候想要,随时来找哥,哥肯定舒舒服服的伺候你,包你满意,有啥事尽管找哥。"嗯呢,哥,今晚我来找你行么?""行啊,佳佳,晚上你来陪哥"晚上7点来钟,天天刚刚黑,我打扮好,绕了好几条道才去的张哥店里,怕熟人看见我,到了店里,看到沙发上坐了很多客人,纷纷像我投来了色迷迷的目光,李姐赶紧出面把我领到二楼,然后把我引进张哥的屋里,佳佳,你先坐,你张哥出去跟朋友喝酒还没回来,他让你先等他一会儿,他8点多就会回来,我把电脑给你打开,你在他屋里上上网,我楼下还有客人,先不陪你了哦",给我洗了一盘水果放在电脑桌上,然后李姐就下楼了。我不安的在张哥的屋里来回走着,小逼已经淫水横流了,内裤都湿了,看见床头柜上扔着张哥早上换下来的那条黄色冰丝内裤,我连忙放在脸上闻了起来,嗯,好骚啊,太过瘾了,原来张哥内裤是这个味道,跟姨夫下体的味道不一样,味道更重一些,更也行一些床头柜的抽屉里也放着各种性药,什么高潮凝露,西班牙猛男喷雾,一板已经吃了几粒的蓝色药片,上面全是英文字母看不懂。还有好几个粗大的女用电动按摩棒。 
 
  我脸热的不行了,心里又盼着张哥赶紧回来,又害怕张哥回来,那种复杂激动的心情让我坐立南安。 
 
  不一会儿,张哥就醉醺醺的回来了,一进屋脱了衣服就往床上一趟,冲我招了招手,我害羞的躺在张哥的怀里。 
 
  张哥只穿了一条粉色内裤,是那种宽边的内裤,宽边是银色的,很性感,我躺着张哥的怀里,隔着内裤抚摸着张哥的下体,张哥半眯着眼睛,情不自禁的用嘴封住了我的嘴唇,舌头在我的嘴里侵袭着,我感到一阵窒息,全身无比的舒服畅快,紧接着张哥从抽屉里拿出了手铐,将我的双手铐在了床头的栏杆上,然后解开了我的胸罩,脱下了我的内裤,将我扒光,我的身体赤裸裸的显露在他的面前,我扭动着身体诱惑着张哥,张哥双手捏着我的奶子使劲儿的揉搓,说道:看我今晚不玩死你的,小骚货! 
 
  突然张哥像饿狼一样的扑向我,疯狂的吮吸着我的乳房,舔舐着我的脖子,耳垂,时不时的轻咬着我的乳头,我被刺激的大声叫了起来,张哥轻轻的给了我两个耳光,我的双手被铐在床上,不能反抗,这两个耳光打的我更加的放荡,张哥看我放的这么开,咬的更加的用力。 
 
  我体会着这种让人舒爽的疼痛,紧接着张哥身体一转,下体趴在我的面部来回的蹭着,我闻着张哥下体淡淡的骚味,紧接着,张哥将内裤脱掉,仍在了床头柜上,将已经勃起的巨根一口气插进了我的嘴里,粗大的阳具顺着我的喉咙就进了我的食道,硕大的睾丸贴在了我的眼睛上,壮硕的身材,饱满的肌肉,大腿上以及后背部的纹身伴随着昏暗的灯光显得格外的性感,我不禁扭动着下体,小逼早已经春水荡漾。 
 
  张哥用他的大嘴用力的吮吸着我骚逼上的淫水,用宽厚肥大的舌头搅动着我的阴道口,我爽的肆意摇摆着身体想去挣脱,可是双手被牢牢的被手铐铐着,喉咙也被粗大而又肥硕坚硬的肉棍牢牢的锁住,我上下的两个小嘴儿此刻都不再属于我,我只能去尽量享受,张哥越来越用力的去吸允,我爽的想去叫喊,可是喉咙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我的泪水混合着快感与屈辱刷刷的就流淌出来,身体爽的直发抖。 
 
  张哥用牙刺激我的阴蒂,我身体内的高潮一触即发,紧接着张哥拔出我嘴里的巨屌,然后起身把我拖拽到床边,手铐牵扯着我的手腕,格外的刺痛,我的双臂被迫拉直,紧接着,张哥一手用力的压着我的小腹,另一手的食指中指插进我的骚逼内,用力的扣着我的逼芯子。 
 
  我的高潮忽悠一下就到来了,身体一阵痉挛,可是张哥并没有停手,不一会儿,我便潮吹的一塌糊涂,浑身瘫软,张哥连续几个这个动作,我快感的泪水已经淌的满脸都是,我一边流着泪水,一边笑着,嘴里喊着爽死我了,受不了啦,张哥又重重的给了我两个耳光,跳上床上,双腿骑跨到我的身上,巨屌噗嗤一声就插进了我的身体内,双手按住我的肩膀,紧接着就是一顿暴风雨般的猛操。张哥的大老二太过粗大。 
 
  我感觉阳具是硬生生的顶撞着我的宫颈口,几下重击,就直挺挺的插进了我的子宫,我爽的没有一丝力气挪动身体,下体感觉到无比的充实,快感越来越强烈,不一会儿,第二波高潮又如约而至,持续了将近20多分钟,我身体显然吃不消了,叫喊着张哥受不了啦。 
 
  把我的手铐打开,张哥非但没有搭理我,直接在我嘴里吐了一口吐沫,然后又将自己刚刚脱下了混着尿液的骚内裤一口气全塞到了我的嘴里,然后从床头柜的抽屉里,又取出一捆黑胶带,将我的嘴牢牢的缠住,我一丝的声音都发不出来,此刻我彻彻底底的体验到了一把什么叫做强奸的感觉,那是一种绝望的无助,连续几波激烈的高潮,我的身体有一种似乎灵魂出窍的感觉,张哥加大马力趴在我的身上起起伏伏。 
 
  我渐渐的昏睡过去,一阵阵撕咬的疼痛又会将我叫醒,就这样我被折磨到凌晨2点多,张哥终于射出了精液,然后将我的手铐打开,拿出了我嘴里的内裤,我抱着张哥,感觉到无比的快乐,我的小骚逼早已经肿成了大馒头,张哥用手抠了抠,一大滩精液流在了凉鞋上,我简单的冲洗了一下,搂着张哥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都爬不起来。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