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字数:82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6)旅馆

  周六早上,妈妈起床比较迟,「咦,妈,你今天起这么迟啊?」我揉着睡眼看着洗漱完毕的妈妈走出卫生间。

  「哦,妈妈今天可以走迟一点,哎,等下,妈妈还要用下卫生间。」本来已经走出卫生间的妈妈见我急匆匆的冲向卫生间,忽然想起什么,赶忙拦住我,转身进入卫生间,把门关上。

  我在门口急的直转悠,「妈,快点啊,我要上厕所,我要受不了啦。」
  「好了好了,不要催嘛。」一分钟不到,妈妈就出来了,脸色有点红,瞪了我一眼,「看你毛毛躁躁,快点进去吧。」

  我急忙进去关上门,爽快的开始放水,渐渐放松下来的我生出了疑问,「妈妈刚才急忙进来干什么,不到一分钟,能干什么呢?」我四处打量着,一切正常,最后我的目光落在了洗衣机上,我走过去打开一看,是一条妈妈的大毛巾,「妈妈就是为了把这条毛巾放进洗衣机?」我忽然想到了什么,上周五到现在一个星期了啊,我伸手轻轻掀开毛巾,里面包裹着一条沾满妈妈淫液的内裤,我捡起来深深嗅了一口,都是妈妈的味道啊。我悄悄地将东西还原,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继续洗漱,然后出去。

  妈妈已经做好了早餐,招呼我吃饭,我坐下,看见妈妈走向卫生间,「妈,你不吃饭吗?」

  「哦,妈妈有条毛巾有点脏了,我先洗干净再来吃饭,」说完妈妈进入了卫生间,过了一会,妈妈提着一个衣架,上面挂着一条大毛巾,毛巾两边被两个夹子夹住,看不见里面,我暗自一笑,继续吃饭。

  妈妈去了阳台,过了一会才回来,这时我已经吃完了,妈妈很快吃完早饭,然后收拾一下离去了,我转悠到阳台,仔细寻找了一下,果然,妈妈的衣物里又多了一条刚洗的内裤,我忽然眼神一凝,好眼熟啊,咦,这不是妈妈上周两次穿着自慰的那条内裤吗?因为妈妈的习惯,她的许多衣服外形很相似,可具体的花纹各不相同,这条印象深刻的内裤,我可不会认错,这是巧合吗?如果不是巧合,那可就有意思了。

  大约八点半,我接到张昌的短消息,我开始行动了,「太太,昨晚的感觉如何?在厕所被人按在地上干爽不爽啊?」照片里的夏阿姨上身敞开,下身赤裸,阴道口还有白色的液体隐约可见。

  「你这个混蛋,你死定了,我有足够的证据把你送进监狱。」

  「不不不,太太,你随时可以把我送进监狱,只要你愿意让你被男人操干的淫荡姿态被你儿子、你老公、你朋友乃至全国人民欣赏。早上九点半,去这家旅馆,地址XXXX,另外你昨晚带的东西让我很惊讶啊,你这种美人怎么能带这些东西,伤到自己怎么办?我会心疼的。让我想想,那晚我在你的衣柜里看见了一件蓝色的无肩深V 连衣裙,我要你穿上这件衣服前来,另外除了手机什么也不准带。到时间看不到你,后果自负。」又是一张刺激夏阿姨的照片,夏阿姨趴在床上,裙子被撩起,正像条母狗一样被男人从后面插入。

  发完这条信息,夏阿姨再没回应,我也不管,急忙出门去了,旅馆离我们这不远,十五分钟后我就到了,周末的上午这条通往旅馆的巷子却很是安静,因为来这种旅馆的人要么晚上才来,要么白天在房里。

  这时张昌给我打来电话,「我妈出门了,我马上出门,电话联系。」

  张昌已经在这订了三间房,张昌刚刚打了电话给老板,我拿到其中两间房的钥匙,门口的服务员给了钥匙就把头埋到手机上去了,对外面的一切都漠不关心,这也是他们的处世之道。我上楼,张昌订的两间在一起,一间在另一层楼,白天这里空荡荡的,晚上可是非常热闹的。我打开一间房子,把书包放下,这里面装了不少从龚纯那淘来的好东西,没办法,这事不能假手外人,夏阿姨对我们又太熟悉了,稍微不注意,只怕就会被她发现,其实倒也不怕被她发现,那就直接搞定她呗,只是这个游戏就没得玩了。把另一个房间号大约九点多一点,张昌打来电话,「成了,我妈再有几分钟就会进旅馆了,接下来靠你了。我去折腾折腾那小子去。」这便是我和张昌商量的结果,从昨天我们就知道夏阿姨会提前出现来观察情况,那我们就给她观察,张昌跟在夏阿姨背后,见夏阿姨出门,就要求那个李姓的家教男生必须九点出现在这家旅馆,张昌要找他谈谈欠钱的事。昨天张昌中午折腾完,下午就指使几个人带着这个男生转悠了一圈,无非是欠钱不还的啊、有嫌隙的啊,反正净是些把人揍一顿,有的还打的头破血流的场景,这种事每天都有,这些个地头蛇清楚得很,把人带去在边上瞅一眼,吓唬一顿,都是他们惯常的招数,别说,对这种人还真管用,吓了个半死,最后还被逼着签了份五十万的借条作为精神损失费,今天张昌就是以这个名义把人找来的。

  这个倒霉的男生租住的房子就在附近,紧赶慢赶,九点出头赶来了,被躲在不远处观察的夏阿姨看了个正着,虽然这件事还有许多疑窦,但已经被误导先入为主的夏阿姨看见正主出现,再无疑虑,可又有什么办法,满脸无奈和屈辱的夏阿姨只好穿着那件连衣裙拿着手机进入旅馆,跟在后面的张昌随即进入。对这种一个个偷偷摸摸来的情形,服务员显然习以为常了,夏阿姨就像没看见一样,服务员给了钥匙就不再理会。

  夏阿姨慢慢走进我指定的房间,这种小旅馆的布置相当简单,一个柜子一台电视,哦,有一张大床。夏阿姨一眼就看到了我布置在柜子上的摄像头,我也没指望不被发现,我拨通了夏阿姨的手机,打开变声器,「太太,不要动那个摄像头哦。」

  夏阿姨停住脚步,「你要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你以为你藏得了吗?」明显是听出变声器的声音了。

  「先不要说话,按我的吩咐做,」我开始交代夏阿姨,「看见那个无线耳机了吗?戴上,和你手机蓝牙连上。」这个耳机是全封闭耳机,本来是用来隔绝外界噪声的,戴上基本就听不到外界的声音了,只能通过电话交流。没办法,我要是直接和夏阿姨说话,就是捏着嗓子只怕也很容易被发现的,这样一来,夏阿姨可就没法从声音判别人了。

  夏阿姨迟疑了一下,似乎觉得这点没什么危险,依言戴上耳机,调好蓝牙,这时夏阿姨也发现问题了,语带嘲讽,「都这个时候了,你以为不让我听到你的声音,你就可以像个老鼠一样得躲着么?」

  我不理会夏阿姨的嘲讽,「把床上的眼罩戴上。」夏阿姨这次不肯了,站在原地不动。

  「太太,你都来到这了,想必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吧,不要耽误时间,时间拖延太长,说不定你儿子就会出来找你了。」

  夏阿姨全身微微颤抖,满脸挣扎,最终颤抖着拿起眼罩,蒙上了自己的眼睛,语气冰冷,「你还要做什么龌龊事?」

  隔了半分钟,就在夏阿姨越来越紧张,等得不耐烦的时候,我开口了,「把双手背到背后,趴到床上去。」夏阿姨闻言慢慢把双手背到背后,俯身趴向床。听不见外界声音的夏阿姨并不知道我已经站在她背后,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夏阿姨一惊之下拼命挣扎,我一只手牢牢按住夏阿姨的头,把她的头捂在被子里,让她只能发出低低的呜呜声,翻身跨坐在夏阿姨身上,夏阿姨动弹不得,两只手被压得死死的,只有两条腿扑腾扑腾的挣扎着。我也怕把夏阿姨闷到,掏出刚刚浸满乙醚的毛巾,把夏阿姨的头拉起,夏阿姨大口喘着粗气,等她稍微缓过气想叫喊的时候,我干净利落的捂上去,顺利搞定,夏阿姨原本扑腾挣扎的双腿也落在床边不动了。这次的量比较小,估计十分钟就可以醒,不过时间足够了,这时候我才有心思打量夏阿姨,夏阿姨听话的穿了那件蓝色连衣裙,刚才一番挣扎,露出了小半个雪白的乳球,下身本来可以遮住大腿一半的裙子现在只堪堪遮住大腿根部,隐约可以看见神秘处的风光,当然,那里我已经很熟悉了。可能是因为裙子比较短,夏阿姨穿了黑丝连裤袜,里面是同样黑色的蕾丝内裤。我迅速扒下夏阿姨的连衣裙,拿出准备好的棉绳把夏阿姨的双脚绑在一起,双手反背在身后也绑了起来,把刚才挣扎时弄得歪掉的耳机和眼罩扶正,并调节了一下,夏阿姨戴的很松,明摆了想随时取下来,我则调节成了那种比较紧的戴在头上,这样小幅挣扎就不会掉了,然后我拿出一个深喉口枷给夏阿姨戴上,这样待会就可以放心的口交了,不然天知道夏阿姨会不会给我来一口狠的。我伸手隔着丝袜抚摸着夏阿姨的肥臀,手感细腻柔滑,,慢慢滑到裆部,在丰满的阴部用力揉捏了几下,接着一把撕开裤袜,在裆部开了个大洞,把内裤拨开,慢慢吐上了催情药膏。
  几分钟后,夏阿姨慢慢醒来,随即感受到我正在她下身作怪的手,她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又开始挣扎起来,可惜这么一番折腾下来,又受迷药影响,夏阿姨实在没有多少力气,我索性整个人压在她身上,感受着夏阿姨凹凸有致的身体,她越挣扎,我越兴奋,一只手按着夏阿姨的头既不让她乱动,也避免她闷到自己,另一只手则在她的下身继续活动,隔着丝袜摸起来别有一番风味啊,可惜我不擅长形容出来。等夏阿姨没了力气,彻底瘫在那不动了,我才把她扶正过来躺在床上,夏阿姨一动不动任我摆布,一直张大合不拢的嘴显然不舒服,已经有口水顺着嘴角流下,两行清泪挂在脸上,嘴里只能发出低低的呜呜声。

  我拿过夏阿姨的手机看了下,设置正常,同样带着无线耳机的我笑道,「太太,现在听话了嘛,那俱来为我服务吧。」说着我脱掉衣服,轻易压下夏阿姨最后的挣扎,跨蹲在夏阿姨的头部,将已经挺立的肉棒顺利塞入夏阿姨口中,刚开始比较浅,缓缓的进出,夏阿姨露出难受之色,嘴角的口水更多了,这么抽插了几十下,见夏阿姨开始适应,我慢慢深入,直到一次顶到了喉咙,而夏阿姨此时已是白眼直翻,脸色扭曲了,我见状知道夏阿姨还不能够适应,又退了出来,转而在夏阿姨口腔里抽插,面颊被顶的一鼓一鼓的,这么插了一会,我拔了出来,可不能这么快就射了,夏阿姨大口的喘着粗气,明显被噎的不轻。

  我又坐到夏阿姨身旁,伸手在已然湿润的小穴处抠弄起来,配合着药物,很快淫水直流,夏阿姨极力想并拢两条腿,被我挡住,小腿紧紧地靠在一起,无意识的摩擦着。我见时机成熟,拨开内裤,就从裤袜的破洞处挺入夏阿姨的小穴,夏阿姨呜呜的叫着,我按着夏阿姨的两条大腿,一下一下的抽插着,「太太,你的小穴真是百干不厌啊,又紧又嫩,稍微一弄全是水,你真是够淫荡啊。」并不知道被我下药的夏阿姨哭得更伤心了,也说不出话来,只能随着被我操干的节奏从鼻子里发出哼声。

  「太太,我敢保证,每个男人都想干你这种骚货的,你老公、你朋友、你同事、你儿子,肯定都想,只是现在你是我的了。」我继续调戏夏阿姨,我发现女人对语言的挑逗还是挺敏感的,这不,夏阿姨愈加缩紧的小穴让我舒爽不已。我伸手解开夏阿姨的胸罩,揉捏起这对大奶子,「太太,你的这对大奶子玩起来手感真好,话说你已经被我连着干了三天了吧,只怕你老公干你都没有这么频繁吧,哈哈哈哈。」夏阿姨发不出声音,也没力气出声,躺在床上随着我的抽插而晃动着身体,脸上满是无助和屈辱。肉棒进出夏阿姨蜜桃的速度越来越快,吧唧吧唧的带出浑浊的淫水,我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夏阿姨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挣扎着摇起头来,「呜呜呜呜」,我不为所动,忽然双手按住夏阿姨的乳房一动不动,下身拼命向下挤着,与夏阿姨的私处贴合的严丝合缝,浓稠的精液全注入了夏阿姨的子宫,虽然昨天就被我内射了一次,可毕竟是事后才知晓,眼下被当场内射,夏阿姨仍是一脸痛不欲生的表情,但身体在我的冲击下,却不由自主的痉挛起来,汩汩热流涌出。我喘息着趴在夏阿姨身上休息,头埋在夏阿姨双乳之间。

  过了片刻,我爬起身再战,在夏阿姨的双乳间抽插了几十下,看着活力满满的小弟弟,我把夏阿姨侧过来躺在床上,扶着夏阿姨的臀部和大腿,从侧面再度轻车熟路的插入夏阿姨身体,「太太,还说你不淫荡,都被陌生人干出高潮了,」夏阿姨无法开口反驳,甚至连不听都做不到,「说真的,我干过不少女人,你这种熟女人妻最迷人了,你老公实在是太有福气了,不过现在你就先乖乖的让我操个爽吧。」说完加速耸动,顶的夏阿姨身体一晃一晃的,双手在夏阿姨裹着丝袜的臀腿游走,「你内心其实还是很想被我干的,是吧,不然你怎么会穿这么性感的内裤和黑丝裤袜,这摆明就是诱惑男人的嘛。是不是?」我重重的连顶几下,夏阿姨发出几声闷哼,「承认了吧,你的身体可比你的嘴诚实多了,哦,或者说,其实你不是希望被我干,而是随便来的是哪个男人,你都会这么配合的被操到高潮,啧啧,真是比我想象的还淫荡啊。」话语的极度羞辱,肉棒的拼命抽插加上药物的催情作用,夏阿姨再次被送上了高潮,射了一次的我坚挺了许多,又插了几下,慢慢拔了出来,「不愧是如狼似虎的饥渴熟女啊,连着被我干几天,这么快就能恢复过来,真是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地。」

  我在夏阿姨的大屁股上连拍几下,将已有点酥麻感但仍然坚挺的肉棒再度塞入夏阿姨的口中,这次夏阿姨反应小了不少,但我还是没有深喉,而是半入的快速抽插着,感觉这样不好弄,我索性把夏阿姨扶坐起来,我站在她面前,双手抱着她的头不断抽送着,夏阿姨早就没了力气,除了脸色难受的翻着白眼,只能任我折腾,不压抑自己的我很快就爆发在夏阿姨的口中,「啊,太太,我射啦……」肉棒一跳一跳的拍打着夏阿姨的口腔内壁,夏阿姨无助的被动承受着我的喷射,大量的精液堆积在口腔里,我抽出肉棒,一部分精液随之滴落或是顺着嘴角混合口水一起滑落,还有一部分则顺着夏阿姨的咽喉慢慢滑入腹中。我松开夏阿姨,夏阿姨侧身趴在床上,努力伸着头干呕不止,我见夏阿姨实在辛苦,替她把口枷取了下来,嘴终于可以闭合的夏阿姨又干呕了几下,头无力的垂下,靠在床上喘息着。

  「太太,没关系,再来几次你就会适应了。」我抚摸着夏阿姨的被丝袜裹着的大屁股。

  夏阿姨一动不动,任我玩弄,有气无力的骂了句,「畜生……」

  我重重的拍打着夏阿姨的屁股,「我就是畜生,那太太你被畜生干得高潮迭起又算什么?发情的母狗?」

  夏阿姨「啊」的叫了一声,继而怒骂道,「你无耻。」

  我淫笑道,「太太,还是那句话,多为你儿子、老公考虑考虑,听话哦。」熟知夏阿姨秉性的我牢牢抓住她的死穴——张昌,夏阿姨最重视的就是她这个儿子了,果然,闻言夏阿姨沉默了。

  我看看时间不早,快要中午了,眼光扫过夏阿姨一片狼藉的下身,又想出了个主意,我拿出一把剪刀,咔咔剪断夏阿姨的内裤,一把抽出来,「太太,这个就留给我作纪念吧。」

  夏阿姨只觉得下身一凉,才发现内裤没了,急忙尖叫道,「还给我。」
  我哈哈一笑,拿出那条沾满精液的腥臭内裤扔到夏阿姨下体处,「穿这条吧。」
  夏阿姨又开始挣扎扭动起来,我拿出毛巾,倒上乙醚,按着夏阿姨的头一捂,夏阿姨很快就不省人事了,我确认夏阿姨昏迷后,开始收拾东西,耳机、眼罩取走,摄像头暂时留下,不过换了个隐蔽点的位置,夏阿姨肯定没空来慢慢找摄像头了,另外在桌上扔了个口罩。很快收拾干净,接着我眨眨眼,把那条肮脏的内裤套在连裤袜外面给夏阿姨穿上,顺手揉捏了几下阴部,然后迅速撤离。药物的剂量很轻,我躲到隔壁,两三分钟后夏阿姨就醒了,她有点茫然的起身,捂着头,随即想起自己的处境,抬起头急速打量四周,神情紧张,这时电话铃响了,夏阿姨吓了一跳,拿过电话,皱着眉头,一脸厌恶的接通,「你还想做什么?」
  「没什么,太太,我只是告诉你,我通知服务员退房了,并让他们赶快来收拾,最多五分钟他们就会上来了,」我欺骗夏阿姨说道,随即挂断电话。

  「什么?喂……喂……」夏阿姨急促的叫了几声,接着满脸慌乱的迅速穿好连衣裙,冲到卫生间把脸上、手上的痕迹简单清洗下,看看身上没什么明显的痕迹了,就要出门,前后不过花了两三分钟。这时夏阿姨看见桌上的口罩,眼前一亮,赶紧带上,就要离开。之前没在意,现在走到门口,刚打开门,夏阿姨难受的停住了脚步,手伸进裙子下面,身子一颤,满脸的恶心,四处打量一下,似乎想找东西把这内裤脱下来再包起来。但这时走廊上远远的传来脚步声,夏阿姨大惊失色,什么也顾不上了,急忙出门,快步走向楼梯口,中途与一个服务员擦肩而过,服务员手里拿着一瓶水,明显皱了皱眉。夏阿姨一路急走下楼,可裆部整个被撕开的连裤袜并不能保护夏阿姨娇嫩的阴部,内裤上已经凝结成一块一块的斑迹,摩擦的很是难受,再一想到这是那个凌辱蹂躏自己的男人遗留的精液,夏阿姨皱着眉,强忍着恶心,只求赶快离开这里。

  夏阿姨知道自己身上有精液的腥臭味,下了楼离柜台远远的溜出门,捡着人少的地方溜回家去了,而张昌已经先一步回去了。另一边,我打开门,接过服务员递给我的水,服务员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样,把水给我就离开了,当然,这瓶外面一块钱的矿泉水,这里要了我五十,包括这里比外面高档宾馆还贵的房费,自然花钱就有回报,在这里无论你做什么,都没人管,大家只当没看见。我悠哉悠哉的回到隔壁房间,拿走我的东西,确认没有遗漏后,也慢悠悠的回家了。刚到家,张昌的电话就打来了,「卧槽,你对我妈干嘛了?她一回来就冲进房间,然后去了卫生间,到现在还待在里面没出来,而且从我身边过的时候隐约有一股怪味。你把那条内裤还给我妈了啊,我在她房间看见了。哦,我明白了,是那条内裤的臭味。」

  「对,就是那条内裤,我让你妈穿着回来的,」一想到夏阿姨每走一步,赤裸的阴部都被迫和这条肮脏的内裤亲密接触的时候,我就一阵兴奋。

  听了我的解释,张昌也兴奋起来,「我说怎么她走路姿势那么怪,你可真会玩啊,我喜欢,草,今天又见到那小子,绝对是个人渣,我找人打听清楚了,这小子今年大三,马上大四,半年一个女朋友,上床玩腻了就把人甩了,而且都找的是其他学校的,知道的人不多,选的都是些刚入学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一骗一个准,而且都挑那种家庭背景普通的,性格柔弱的,这些小姑娘哪能经得起哄骗,玩腻了,甩了也只能自认倒霉,不过这小子倒是真长了一副好皮囊啊。」张昌感慨道。

  「你准备怎么收拾他?」

  「上午就是以要钱的名义去敲打敲打他,可这小子要维持自己这种体面的生活,哪有钱,钱都是问家里要的,他自己也弄些兼职赚了些,但几十万,打死他也拿不出来。我就威胁要剁手跺脚,这小子也知道欠钱都是假的,关键是要让我出了这口恶气,你猜他怎么着,大概上次已经不要脸一次了,这次继续跟我讲愿意用她老妈或者女朋友作为补偿,这小子一幅好皮囊,他妈功不可没啊,挺漂亮的,风韵十足。上次我说对老女人没兴趣,又嫌他女朋友不够漂亮,这小子竟然……竟然跟我说啊,他有个姨妈,比他妈小八岁,在人民医院当护士,年轻漂亮,可以给我爽爽来出这口气,说真的,对这小子,我真的是无话可说了。我把他打发走了,说再考虑考虑,晾他几天,这几天继续派人明里暗里敲打敲打,这种人,疑神疑鬼,这么折腾下去,你看吧,搞不好自己吓死自己。」张昌一口气说了一大堆。

  「行,这件事你看着办,别出问题就行。」我无所谓的点点头。

  「这你放心,下午按说好了的办,对了,你还行不行啊?连着在我妈身上爽了三天了?」张昌一脸贱笑。

  「哼,你以为我是你这个快枪手,走着瞧吧,」我一翻白眼。

  「你妹的快枪手,你行那就好,我先挂了啊。」开玩笑,我要是跟普通男人一样,那夏阿姨这一个饥渴的中年熟女就能把我榨干了,我还当个毛线的主角啊,这本书直接game over 算了。

  挂了电话,我赶紧洗澡换衣服,把一书包的东西重新收拾好,看着夏阿姨那条被我剪成布条的内裤,我想了想还是收了起来,摸摸空荡荡的肚子,去楼下吃了个饭,回来又接到了张昌的电话,「你现在打给我,是有什么事吗?」

  「跟你讲讲我妈中午的情况,你下午好有所准备,我妈上午趁我在房间,说是出去办点事就走了,明显是不想让我知道。中午回来我就在客厅等着,她说是上午和朋友逛街去了,出了一身汗要赶紧洗澡,装的可真像,我要不知道内情说不定也给她骗了,这会吃完饭,她正在收拾锅碗,真不容易看出什么异样啊。之前没细问,上午玩的爽不爽?」张昌忽然就歪楼了。

  可这个话题我也乐意啊,「爽,真爽啊,你妈明显性生活不多,这两个月更是完全没有,那小穴又紧又嫩,操起来真痛快,你不是也爽过了吗?说正紧的,你妈现在状态如何?」

  「表面上看不出来,但我知道昨晚她一个人躲在房间偷偷的哭,今天来看,情绪是强自压抑,不是很稳定,她现在只是没缓过神来,总想着不能报警,怕传出去,那都是弱小者的顾虑,等她缓过神来,自然能想起,对付这么个男生,有的是办法。」

  「所以就需要我出场了,我的身份,我父母家族的地位和我们两家的关系可以让你妈即使清醒过来,也投鼠忌器,不敢声张出去。」我接过来说道。

  「所以下午就拜托你了,可我怎么办?我用什么理由出门?」

  「很简单,你就假装接到龚纯的电话,说我和龚纯找你一起,三人聚聚,晚饭前就回去,夏阿姨这种时候绝不会有太多心思干涉你,你就可以出门了。回头你就说到了地方只有龚纯,我临时有事没能去,龚纯那我和他说一声就行了。接下来,就随你发挥了。」

  「好,我出门就通知你。」

  「嗯。」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