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字数:1313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

  下午四点钟的时候,楚易正在浴室里和孟蕾一起泡澡,他紧紧搂着怀里的小美人,又亲又摸,四处揩油,那根20公分的大肉棒还是直直地挺立在孟蕾的股间,孟蕾任由楚易在她身上放肆的同时,小小的檀口中不断发出细微的呻吟,听得人如痴如醉。

  刚才楚易又和她做了一次之后,她已经处于半昏迷的状态,楚易也就没有继续玩弄她的身体,转去浴室拧开浴缸的龙头之后,先是靠着孟蕾爱抚了一会儿,然后才抱着她进了浴室,和她一起坐在浴缸里泡着,在温水中泡了几分钟,孟蕾才悠悠醒转。

  「蕾蕾,刚才在床上,你叫得挺欢实的啊,嘿嘿……真有那么舒服么?」楚易揉捏着孟蕾的两颗小蓓蕾,戏谑着调笑道。

  孟蕾一听,羞得连忙把脸缩在楚易胸前,轻轻捶打着他的胸口道:「你…你还说…都怪你…哥哥…真是坏心……」楚易刚才就和她明说了,以后两人独处时,都让她叫自己作哥哥,她问原因时,楚易毫不犹豫地说自己有个亲妹妹,就想像疼爱自己妹妹一样疼爱她,她听了更是欢喜得很,也就答应了下来。

  「怪我咯?明明是蕾蕾自己太闷骚了呐,平时看你文文静静地,我还真没发现,你……」楚易还没说完,孟蕾就气得粉脸涨红,伸手就要捂住他的嘴,被他灵巧地躲开,反手就夹住孟蕾的一双小手,凑到她耳边呵气道,「蕾蕾,老实告诉哥哥,你是不是经常自慰啊?哈哈……」

  「你…你…你下流!谁…谁会做…那…那……」孟蕾被楚易握住双手,想挣脱都挣不开,清丽的面庞上满是红晕,吞吞吐吐地一边骂楚易,一边辩驳着。
  楚易呵呵一笑,把她的两腿掰开,扶着鸡巴就在她的小穴口上磨来磨去,吓得她花容失色,连忙求饶道:「别…哥哥…真的不行…我…我那里…现在很疼…不能继续了……」

  「那不行,你不跟我说实话,我就再干你一次,快说快说。」楚易装模作样地威胁道,说着就伸出舌头在她光滑的小脸上舔来舔去,很是乐在其中。

  孟蕾又羞又气,娇喘着支吾道:「没…没有…我怎么会…那么下流…哎唷……」她话还没说完,楚易已经伸出两根手指在她那有些外翻的小穴里搅动起来。
  「啧啧啧,蕾蕾真不老实,谎话张口就来,我要不要惩罚你一下呢?」楚易一边暧昧地笑道,一边满心舒爽地扣摸着孟蕾小穴里滑溜溜的嫩肉,玩儿得不亦乐乎。

  「你…讨厌…太讨厌了…停…停下…别弄了…啊……」孟蕾实在挣脱不开楚易的怀抱,只能无力地谩骂嗔怪着,下体又酸又痛又麻痒,快感和难受的感觉交织起来,让她有些神思昏乱。

  「快说实话,不说的话我可真要插进去了呐……」楚易拔出手指,扶着龟头在孟蕾的阴唇上磨来磨去地调戏道。

  「不…不要…哥哥…不要插进来…我说…我说就是了……」孟蕾最终还是丢盔弃甲服了软,趴在楚易胸口,声若蚊呐地呢喃道:「我…我…一个月的话…大概…两三次吧……」

  「啧啧,这次数…还行吧,我家蕾蕾不算很放荡呐,哈哈哈……」楚易眼见这个很是羞涩的小姑娘被自己百般调弄,还说出了自己平时的自慰次数,忍不住得意地笑出声来,可还没笑两下,就感觉胸口的一小块肉被孟蕾给捻得紧紧地,疼得他龇牙咧嘴,连忙岔开话题道,「对了,蕾蕾,你今天…今天怎么没戴眼镜啊?」

  孟蕾愣了愣,手上的动作也停下了,有些不好意思地低着头道:「因为…别人说…不戴眼镜好看一些,我就戴了隐形眼镜…过来找你……」

  楚易不禁有些感动,凝视着她的双眼道:「以后你还是戴普通眼镜吧,隐形眼镜容易伤眼睛,也容易感染,而且你戴眼镜的样子也蛮可爱的,我…我很喜欢看……」

  孟蕾微微一颤,眼神一下子就柔软下来,慢慢地软倒在楚易肩上,满面甜笑地柔声道:「嗯,我知道了,哥哥…你对我真好……」

  楚易心头一动,这句话他曾经听楚灵说过很多次,此时再听见,竟觉得眼前的人儿越看越像自己妹妹,很自然地在她的一头长发上摩挲起来。

  「现在…现在我们已经…已经这样了,哥哥…你以后…不会…不会……」孟蕾忽然嗫嚅着道,软糯的声音里满是犹疑和不安。

  「不会?不会什么?」楚易疑惑道,低头看了看孟蕾的脸色,她此时的表情就像一只害怕被主人遗弃的小宠物,让人看得一阵心疼,却又支支吾吾说不出所以然,楚易稍微思索一下之后,猜测道:「不会…抛弃你?」

  孟蕾神色忽然一紧,咬着下唇,微微点了点头,低垂着眼帘倾诉道:「嗯…嗯…我知道的,哥哥以前…有不少追求者…我还认识…其中两个女生…她们…都比我漂亮…比我优秀…我…我怕……」

  「你怕我会抛弃你?所以才…一直任由我对你…对你放肆?」楚易大睁着眼睛,看着孟蕾细微至极地晃了一下下颌。

  「也…也不全是,我的确…的确想和哥哥在一起,只不过…有时候,我…我不太喜欢…你在学校…那么对我……」和楚易坦诚相见之后,孟蕾似乎有底气了一些,内心的想法也敢于表白出来了,「但是…我太…太害怕了,所以……」她往楚易胸前缩了缩,像是要找到多一点安全感。

  楚易突然觉得愧疚难当,自己一直利用她对自己的感情各种胡来,还以为是自己的魅力把她迷得任由自己摆布,到头来她不是什么逆来顺受的性格,她还是那个内向胆怯的小女生,只是因为害怕失去自己而始终顺从,他觉得眼睛鼻子在一阵阵发酸,仿佛随时都会流出泪来。

  急促地呼吸两下之后,他把孟蕾用力地搂进怀里,下巴轻轻抵住她的额头,前所未有地温柔道:「蕾蕾,对不起…我以后不会在学校里…对你动手动脚了……」

  「嗯?哥…哥哥?」孟蕾眼神欣喜地看向楚易,像是松了口气似的满面轻松。
  「你真是…真是太傻了,你也不想想,为什么我之前拒绝了那些人,但又偏偏看上你呢?」楚易怜爱地摸了摸她打湿成一绺一绺的乌发。

  孟蕾一下就被问住了,轻轻摇了摇头,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胡乱地打着转,满脸期待地看向楚易,仿佛这个问题她也百思不得其解,很想知道答案。

  「你也知道我拒绝她们了,就说明我不喜欢她们嘛,学校里那么多好看的女的,可是…我就觉得你最好看,合我眼缘,合我心意,其她人都比不了,我怎么可能抛弃你?你根本不用自卑,不用害怕的……」楚易为了讨好孟蕾,一脸温驯地伏身趴在了孟蕾的胸前,使劲嗅了两口那淡淡的幽香,贱兮兮地道,「而且…我的第一次都给了你了,以后你可是要对我负责的,现在我都有点小慌张了,真怕你哪天移情别恋,反倒把我抛弃了,唉……」

  孟蕾听了楚易那百般讨好的情话,心里的不安和愁绪仿佛都被一阵春风给吹得无影无踪,只剩下纯纯粹粹的甜意,一双小鹿眼水雾朦胧,微微泛红,细细地抽着鼻子,楚易一见她要流泪,莫名地有些心慌,连忙一口咬住了眼前的一块软肉,吮得她娇呼起来,然后就在浴缸里和她嬉戏,不给她一点儿流泪感伤的机会……

  两人玩闹了十多分钟才开始擦洗身体,洗完澡后,楚易在浴室门口帮孟蕾擦身体吹头发,像对待自己妹妹一样细心照料,这让孟蕾觉得很是幸福,之后楚易便抱着她回到自己房里,看着那散落一地的两人的衣物,还有床下那两本孟蕾的辅导书,嬉笑道:「哎呀,今天一下午都没碰过书呢,真是的,蕾蕾,改天咱俩再一起『学习』吧?」

  孟蕾看着楚易那不明意味的笑容,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小脸又变得红扑扑地,捶了楚易两下之后,就挣扎着从他怀里站了起来,开始自顾自地穿衣服。
  两人穿戴整齐之后,楚易像是想起了什么,连忙把衣服脱下,另外换了身衣服,然后把旧衣服扔进了盥洗池,放水倒洗衣液,稍微搓洗了一下,漂了一遍之后,就一一拧干,晾上阳台。

  孟蕾好奇地问他干嘛这么急着洗衣服,楚易就捏了捏她的脸蛋,装出一副委屈样道:「还不都怪你,你身上的香味沾在我的衣服上,要是让我妈闻见我就惨了。」

  孟蕾看着楚易那副有些苦恼的可怜样,实在忍俊不禁,最后直接捂着嘴轻笑起来,看得楚易有些不服气,把她按在墙边,捏起她尖尖的下巴冷哼道:「怎么?蕾蕾你好像很得意嘛,说起来我倒不怎么在意多洗一次衣服的,你要不要再和我『试一试』啊?」还不等孟蕾反对,楚易就又一口吻上了她的双唇……

  两人磨磨唧唧地打闹了一会儿,楚易虽然嘴上说不在乎再洗一次衣服,但还是很小心地没有让孟蕾触碰到自己的衣物,他倒不怎么怕妈妈发现,妈妈平时都是直接把一篮子的衣服扔进洗衣机,这并没有什么风险,他怕的是让楚灵闻见。
  快五点的时候,楚易给母亲发了个短信说是自己和同学出去吃晚饭,就带着孟蕾去了附近的一家必胜客,点了一份9寸的海鲜披萨,两份蟹肉奶油汤,两份意面外加一盘凤尾虾,他俩和普通情侣一样,一顿饭都吃得你侬我侬,很是愉快。说起来那瓶「落红玉露」的效果真是一点儿不骗人,才刚吃完饭,孟蕾已经从最初的一步一颤,变得行走自如,面色白里透红,完全看不出刚刚被破处。

  因为天快黑了,楚易也没有接着「活动」的心思,就打算送孟蕾回家,孟蕾虽然心里很愿意,但又舍不得让楚易来回奔波,和楚易一起拦了辆的士后,就依依不舍地和他挥手告别,让他直接回家,随后就上车离开了。

  看着那辆绿色的的士消失在视线里,楚易心中五味陈杂,原本只是抱着交配一番发泄欲望顺便获取变态力值的目的,他才去勾搭孟蕾的,但是一番交往下来,他无奈地发现,自己已经对她有了特殊的情愫,而且也许是她和楚灵有三分相似的缘故,听她叫自己哥哥的时候,楚易也已经有了那种和楚灵在一起时的心动感觉,这让他为之恍惚了很久很久。

  「如果…如果一直没法和灵灵…那么…就这样…和孟蕾在一起,过一辈子,似乎也不错……」一个小小的想法在楚易的心底骤然生出,让他既有些欣喜又有些失落,「可是…就算真的和孟蕾一直在一起,我会忘掉那些对灵灵的想法么……」

  楚易低头沉思了片刻,却没有想出结果,一回身,却看见楚灵正背着一个惊讶猫图案的小挎包,笑呵呵在自己身后看着自己。

  他一下就被吓得连退三尺,捂着心口道:「灵…灵灵?!你怎么在这儿?吓死我了……」

  楚灵一听就有些不乐意,忿忿地嘟起小嘴道:「哼,我和朋友玩儿了一下午,刚刚在外面吃了饭,回家的路上经过这里,不行么?哥哥真没礼貌,我哪有吓你?我的样子有多吓人啊?」说完就气呼呼地扭头就走。

  楚易连忙追赶上来,搭住楚灵的双肩,陪着笑脸道:「是是是,是哥哥的错,我家灵灵这么漂亮,怎么会吓到人?不过你想想看啊,身后冷不防地出现一个灵灵这种级别的美女,我难免会紧张,会害怕的嘛,对不对?」

  楚灵听着哥哥的甜言蜜语,面色缓和了不少,回头轻哼了一声,道:「少来,哥哥就爱哄我,我可看见了,刚刚哥哥送一个女孩子上车来着,你…你在和她约会么?」

  「当…当然没有,她是我们班的一个同学,今天下午来找我借笔记,然后我俩就在家里一起学习,刚刚又一起吃了个饭,这才送她回家。」楚易连忙解释道,好在他心理素质与演技齐飞,并没有露出什么马脚。

  「一起做这个,一起做那个,还留她在家里,你和她很要好嘛,哥哥…你是不是喜欢上人家了?」楚灵脸上写满了困扰,犹疑着问道。

  「没有。」楚易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装出以前那副冷漠不在乎的模样,随意地道。

  「为什么啊?那个姐姐…长得蛮好看的,哥哥你就一点儿没动心?」楚灵不依不饶地问道。

  楚易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叹了口气道:「一点儿都没,我以前不是和你说过么?除非碰到一个和你差不多好看的女生,不然我是没心思交女友的,你啊,真没记性……」

  楚灵这才卸下眼中的失落,笑呵呵地转过头来,对着楚易得意地笑道:「哥哥的要求也太高了点吧,真要找个像我这样的,你恐怕得孤独一生了,真是可怜呢。」

  楚易觉得心里像被什么东西刺中一样,眼神瞬间黯淡下来,暗自想道,如果是以前的自己,现在应该还是不会和其她女生恋爱,要是自己和楚灵之间始终没有大的转机,孤独一生并非不可能。

  但他还是勉强地笑道:「啧啧,自恋鬼,才夸你两句就得意忘形,还孤独一生?你当你是仙女呢?你咋不上天呢?真不害臊……」楚易毫不留情的反唇相讥,惹得楚灵的小脸又气成个皮球样,两人打打闹闹地走了十分钟左右就回到了家里。
  从见到楚灵的那一刻开始,楚易心里小小的疑虑没过几分钟就烟消云散了,一路上,他一边和楚灵说笑,一边欲哭无泪地在心里大喊道:「我的天啊!还是不行啊!这两个人…简直像侧室跟正房大太太一样,还是没得比啊!一见到灵灵…根本提不起一点放弃她的心思,怎么可能忘得掉她??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

  刚一到家,楚易就猛地想起一件要紧事,见爸妈还没回来,他连忙跑回自己房里,把房门一锁,看着床上的那几滴暗红色的血迹,和几片淡黄色的精斑,忽然觉得有些头疼。

  「这些东西怎么处理啊,自己没事洗一下床单未免也太奇怪了,可要是不洗,妈妈进来发现了我怎么解释啊…要是灵灵也看见……」正忧虑之际,他想起了阿宝,连忙向阿宝问计。

  「我已经为您推荐了合适的商品放在宝谭网首页。」

  楚易听了,心念一动,脑海中就涌现出那个橘黄配色的网站页面,点开推荐商品那一栏。

  「神速销迹液,可清除一切衣物、织品、纸制品上的油污、血迹、体液、染料,十秒见效,极速挥发,不留痕迹……」楚易一边感叹阿宝的尽职尽责,一边毫不犹豫地花了100变态力买了一瓶,倒了几滴在床上的那一滩处子血上,就看见那血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失,转眼间那片床单就变得干干净净,他这才长舒口气,把床上的污渍清除干净之后,他就一头倒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出神。
  刚才在路上遇见楚灵,他当时就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在外偷情被抓住现行的奸夫,只因从小时候开始,楚灵就对他这方面的事情非常敏感。

  他还记得自己12岁的时候,暑假里带着楚灵一起去一个培训学校学画画,他只是和前座的一个小女孩儿多说了几句话,楚灵喊他帮自己调水彩他都没回头,楚灵就对他发了天大的脾气,好几天不搭理他,随着他俩日渐长大,楚灵经常缠着问他有没有喜欢上哪个女孩儿,楚易问她原因,她说是害怕哥哥有了女友之后疏离自己,当时楚易看着她那副慌张不安的样子,真是心疼得要命,这也是他之前一直疏远其她女生的原因之一。

  他回想了一下自己和妹妹的那些童年趣事,不禁莞尔,随即又想起今天下午的荒唐事,缓缓抬起右手,神色惆怅地看着那空荡荡的手腕,丧气道:「阿宝…我真的…真的能完成……积攒一百万变态力值的测试目标么?明明…明明只是欺骗了蕾蕾,知道她一直默默忍受我的非礼,我就觉得好内疚,好难过…恨不得拿我的一切去补偿她,对她好,这样的我…为什么会被选来参加这样的测试呢?」
  「主人的选择是不会出错的,您的确是方圆五百里内变态潜质最强的人呢。」阿宝的声音依旧沉冷。

  「又来了……我哪有那种鬼潜质啊??我本来就不是变态!这种测试对我来说太艰难了,我…我还是做不来……」一想到自己要积攒变态力值,就要做出更多辜负伤害他人的事,他觉得自己恐怕会渐渐内疚至死的。

  「您对于自己的认识还是不够充分,但是对我而言,您心底的任何想法都是一览无余地……」

  楚易的嘴角不自觉地抽了抽,下意识地想道:「你该不会又想说…其实在我心底里,对于做这些事还是很乐意的吧?」

  「当然,您何止乐意,简直痛并快乐着,而且越痛越快乐。」阿宝完全不顾忌楚易的心情,信口说道,「不过您现在这种心理状态也属于正常,根据在我之前的甲乙丙丁戊等字号的宝谭镯反映,变态潜质越强的人,接受测试初期就越是纠结烦恼,测试者的良知和道德感会猛增,与测试者本人的变态欲望相对抗,过一段时间就会被击溃了,还请您不要担心。」

  「…………」楚易伸手捂住了脸,一副不想看见这个世界的样子,「这叫我怎么能不担心啊?!为什么道德和良知就会被击溃啊??这什么鬼测试?阿宝你真是太……」

  「请您不要责骂我,我会很伤心的……」

  「我……」楚易一下就被她这句话给噎住了,感觉骂到嘴边的恶言恶语都出不了口,唉声叹气了好一会儿之后,楚易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忙问道:「对了阿宝,今天下午你好像一直没有提醒我获取变态力值的事情,怎么了?你怕打扰到我?看来你终于知道……」

  「情侣之间的普通性爱并不能获取任何变态力,您今天并没有任何收入。」
  「……」楚易只觉眼前一黑,胸口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啊!!那…那我岂不是亏大了?」

  「您并没有向我问及这件事,而且您明明享受至极,却还觉得自己有亏损,获得变态力值100。」

  楚易把右手狠狠一甩,一脸惆怅,趴在床上翻来覆去,好半天之后,他回想起今天下午的销魂滋味,又觉得总算有些补偿,想着想着,忍不住在脑海中回味起孟蕾胴体的甘美,当然,回忆了没一会儿,他就又获得了200变态力……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