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字数:74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2)遇见

  送走了妈妈,我计划着下午的安排,龚纯去他妈妈那了,一个电话打给张昌,这个悲剧正作为学渣这种反面教材在他爷爷奶奶家接受围观呢。我挠挠头,龚纯、张昌都不在,姨妈去外公外婆家了,滕老师现在应该也回去了,还剩一个刘娟瑛,她最近一直躲着我们,前几天刚参加一个两周的学习研讨班,跑外地去了,眼下也指望不上了。这些个女人不敢明着反抗,但各个有机会就躲得远远的,盘算了一圈,居然一个都没剩下。已经上手的都躲得远远的,想上的假期也找不到啊,我眨巴着眼睛,忽然不知道该干啥了,总不能跑出去随便找一个看得上的就强上啊,那等着分分钟进局子吧。

  在家无聊的转了几圈,我决定出门碰碰运气,其实也不完全碰运气,高一放假了,高三马上高考也放了,可高二还在那补课呢,学校还是有一些老师的,虽然没什么机会,但去找个美女老师闲聊几句,也比在家无聊的好。

  到了学校,和门卫大叔闲聊一会,这些保安对学校的八卦那可是知之甚多啊,我一向是乐于好学的。扯了一会,我告辞溜达进了学校,然后我发现我错了,确实有老师在,都在上课,没课的老师谁假期会来啊?我垂头丧气的走着,走到行政楼后面,后门的门洞里传来女人压低声音的怒吼,夹杂着伤心失望,「你当初不敢吭声,还拿了好处,现在来骂我是婊子,你又能好到哪去?」

  女人满脸愤怒伤心的挂了电话,走了出来,我很尴尬的站在这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硬着头皮打了个招呼,「李老师好。」我跟这位老师只是彼此知道,并不熟悉,谁叫不是一路人呢。这位三十出头的女老师看见我,也是满脸尴尬,赶紧擦了擦眼泪,强挤出一个笑容,「王安啊。」眼神复杂的深深看了我一眼,转身匆匆离去。嗯,这位老师是高二的,看来是还没到她的课。

  看着这位女老师的背影,我也是摇头,我知道她为什么这样看我,她变成这样,我也在里面插过一脚的,虽然她不知道,但她变成眼下这样,和我妈妈倒是有直接的关系。这就是那位和滕老师打擂台,结果被我横插一杠的女老师。这几天和妈妈闲聊,对她倒是有了几分了解。她也是个身不由己的可怜人罢了。她的能力不差,可惜碰到个能力更强的滕老师,于是乎她悲剧了,虽然那位副校长力挺她压了滕老师一头,但随之传出的风言风语让她在学校的风评很糟糕,其实大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她和那位副校长的关系。只是因为那位副校长多次帮忙,两人又没什么亲戚关系,更重要的是,她是从下面乡镇学校调上来的,而她那个同校的老公可还在下面,两人平时都是分居两处的。学校那些女老师其实也是很八卦的,无风还能三尺浪呢,于是乎这件事就这么传开了。这也导致了她和那些女老师关系挺不好的,谁叫她是个外来户,还压了别人一头。学校的女老师,尤其是互相有竞争攀比关系的女老师,那关系可是很微妙的。

  这位女老师确实有靠山,却不是那位副校长,而是刚刚被妈妈踩在脚下的那位副局长,这位副局长这次也没跑掉,一起进去做伴了。这也是为什么那位副校长这么卖力的缘故,自己的老大下令了,能不卖力么。副校长虽然和这位女老师没关系,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喜欢更鲜嫩可口的,包了个大学生。回过来继续说说这位女老师,前几天那位副局长栽了,她也被找去调查了,但她不过就是个玩物罢了,虽然那位副局长挺喜欢她,把她从下面调到重点高中,又吩咐人照应她,但也就到此为止,什么钱财好处她也没拿到什么,内幕啥的也不知道,所以调查一下,问个话,就把她放回来了。只是,没了靠山,她一个外来户想在学校立足那可就非常困难了,搞不好整个教育系统都待不下去了。

  刚刚那个电话,我也能猜到几分,毕竟这种重大新闻加桃色八卦,大家都很有兴趣啊,更何况妈妈就是实际的参与者,哦,还有个张昌,这个地理鬼对这种新闻搞得比我还清楚。这位女老师叫李莹,她和她老公都是下面一所乡镇中学的普通老师,结果被那个副局长看上了,这女人长了张勾人的狐媚脸,165 的身高,
身材不错,怎么说呢,看起来好像就是那种容易勾搭上的,其实不然,她为人还算正经,那位副局长几次暗示无果,后来索性在一次酒席上把她灌醉强上了,醒来之后回家跟老公哭诉。不得不说,她那个老公真是个极品,平日里整天盯着老婆,防张三防李四,连老婆和其他人说话都疑神疑鬼。眼下老婆真让人上了,一听是领导,反倒不敢吭声了,只敢骂老婆出气。那位副局长又找人暗示一下,把这男的升了个副校长,也就是个挂名的,啥权力没有,这男的却屁颠屁颠的去了,还反过来劝老婆不要报警。李莹气得索性借着这个机会调到了城里来,跟她那位老公只是名义上还保持婚姻关系。这次那位副局长倒了,他这个有名无实的副校长也没保住,又被一脚踢到一边,比以前还惨,学校里谁瞧得起他?刚才估计是又打电话到妻子这来发泄了,可他也只敢嘴上说说,李莹也是看在两人女儿的份上才没彻底撕破脸皮,不过眼下看来,只怕为时不远了。

  这女人天生长得一副风流祸水样,又摊上个倒霉丈夫,这就叫红颜薄命么?说起来她倒也没做什么坏事,只是这世上倒霉鬼千千万万,谁顾得过来啊。我忽然变的文学起来了,但转念又是一肚子坏心思。闲来无事,跟上去瞧瞧,这位女老师转回了办公楼,看样子是去她的办公室,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李莹坐在椅子上,直愣愣的看着前方。对这位我本来了解不多,但张昌熟悉啊,一进高中就打听各位漂亮的女教师,自然没放过她,这几天更是碰见我就大谈自己打探到的八卦,弄得我知道的恐怕比李莹自己都多了。更何况最终决定她去留的,还是妈妈啊,论起第一手情报,还得是我啊。

  她眼下的情况不过是墙倒众人推罢了,学校那些女老师看她不顺眼,肯定不会放过踩她几脚的机会。那些个男老师倒是看她顺眼,可惜只是看着眼热罢了,谁也不傻到真去出头。有能力的那些个领导么,倒不是说全是正人君子,有人还巴不得尝尝对手的情人是什么滋味,但毕竟局面初定,谁也不敢再惹出什么风浪。再说等过段时间,把这位女老师逼到了绝境,再下手可就容易了,毕竟这位女老师也不是什么人都能上的公交车。但最终的结果只怕所有人都要失望了。

  我想起中午和妈妈的几句闲聊,「妈,你们这次是大获全胜啊。」

  「不过是妥协和交换罢了,」妈妈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声音却是让人寒到心里,「眼下还没彻底稳定呢,有些人就坐不住了,说到底,这些个自己人也只是暂时的利益共同而已。别的我管不着,我这块,谁急着伸爪子,我就给他统统剁了。」

  我小心翼翼的赔笑,「妈妈真厉害,谁敢伸爪子。」

  妈妈冷笑道,「这才几天啊,居然就有人跟我说,郑兵提拔的人要通通一抹到底,当我不知道他们什么心思。郑兵那个情妇老师更是被好几个老不修的盯上了,哼,一个个满肚子龌龊心思,让人恶心。」说到这,妈妈忽然醒悟这个不太适合跟我讲的太多,停下了话头。

  我暗自叹气,妈妈是个女人,还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这些人虽然平日里一个个在妈妈面前装乖孙子,但是背地里的风言风语,妈妈如何会不知道,这次不狠狠折腾他们一番就怪了。「那妈妈你准备如何处理那位李老师呢?」

  「嗯?你认识她?」

  「都在一个学校,但是不熟悉。」我实话实说。

  妈妈朝我眨眨眼,得意的一笑,「我就把她放在那,谁来我就收拾谁。」接下来妈妈就不再提及这事,我也不便多问了。

  但就这几句对话我就明白,李莹还是会留在这,但日子肯定不好过,妈妈只是拿她做鱼饵,做靶子,她的死活可不会管。至于其他人,敢凑上来的多少有点分量,正好拿来立威。

  所以说啊,熟能生巧,坏事干多了,坏点子简直是一个接一个往外冒,我还得再仔细考虑一番,也许这位满腹怨气的女老师会是一个很好的工具啊。我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我在学校里随意寻了块草地躺在上面晒太阳,一面谋划着我的阴谋诡计,最好是等到这位女老师被逼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但这样有风险。不怕别人得手,就怕万一这位女老师撑不住了,直接一走了之,妈妈最多损失颗棋子,我的计划可就彻底落空了。可要怎么办呢?想了半天,也没什么太好的方法,总不能冒冒失失直接去找她吧,别弄出误会,适得其反。我站起身,准备溜达着回家去了。
  手机忽然响了,我看了一眼,不认识的号码,闲着无聊的我顺手接了,「喂,你好。」

  「喂,你好,请问是王安同学吗?」有点耳熟,是哪个熟人吗?

  「嗯,我是,请问你是?」

  「我是李莹,我们刚刚见过。」电话里传出一个轻柔的女声,浑然没有半点异样。

  「哦,是李老师啊?请问李老师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我心念急转,这女人突然找我干嘛?有我的号码很正常,但是打给我就不正常了。

  「我们能不能见一面,有点事情老师想当面和你聊聊。」

  「额,抱歉啊,李老师,我正有事往回走呢,今天暂时没空,下次吧,下次吧。」我警惕之心大起,婉言拒绝。

  「王安同学,就一点点时间,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的。」李莹的声音楚楚可怜,一般的小男生很容易就上钩啊。

  「抱歉,真的没时间,或者老师你直接在电话里说吧。」我不为所动。
  「这……」李莹迟疑了。

  「没关系,不方便说就下次见面再说吧。」我作势欲挂电话。

  「别,嗯……老师想见你妈妈一面,可以吗?」李莹的声音压得很低,带着几分犹豫,又似带着几分祈求。

  「李老师你想见我妈妈直接去找她啊,找我干嘛?」我装傻充愣。

  「老师见不到你妈妈,呜呜……老师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求你帮帮忙的。给我个电话也可以的。」那边传来李莹轻轻地啜泣声。

  「额,老师你别哭啊,有事慢慢想办法呗,要去哪里见你?」我嘴上宽慰着,心里更加警惕。

  「真的嘛,」李莹似乎一下激动起来,告诉我一个地址,那是一个茶馆。
  「换个地方吧,」我才不会冒冒失失的跑到不认识的地方去,「过一会我给你一个地址,我在那等你。」

  「好吧,」李莹犹豫了片刻,答应了。

  说实话,这个点她突然来找我,我其实不应该见她的,谁知道里面有什么猫腻,但我又有所企图,只好折中一下,让她到我这来,我去的地方自然不是自己家,而是龚纯家的另一套房子,上次问龚纯要了把钥匙,准备用来作为我们的活动基地,今天正好用一下。来到房子里,我把地址发给了李莹,大约半个小时后,门铃响了,我透过监控看去,只有李莹一个人,真小心啊,居然换了套衣服,戴了个口罩,果然现在是全民戴口罩,一点也不突兀。

  打开门,李莹很快进来了,长袖T 恤加长裤,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看来防范心理很重啊,也对,大家彼此都不信任啊。

  我起身拿了两小瓶果汁,「抱歉,这里不常来,只有几瓶果汁。」

  「没事,」李莹坐在沙发上,双手抓着随身携带的小包放在腿上。

  「李老师,你要见我妈妈到底为什么?」我一只手抓着手机,很随意的开口问道。

  「这个……」李莹吞吞吐吐。

  「李老师,不弄清楚事情,我没法答应你的要求。」

  李莹抬起头看着我,满是乞求的神色,「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见见你妈妈,有些事情我想求她帮帮我,我实在是没办法了。」说话间泫然欲泣。

  我面无表情的摇摇头,「李老师,有些事情你我都心知肚明,今天我答应见你一面,只是因为你毕竟也算是我的老师,如果你不愿意说实话,恕我爱莫能助。」
  听闻我的话,李莹似乎明白了什么,苦笑道,「你也知道啦,我知道你们都看不起老师,觉得我下贱,可我又有什么办法?到了眼下这种境地,我还能怎么办?」继而摇摇头,「和你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你的事情知道的人其实不多,大部分人只是捕风捉影罢了,等风声过去,谁还会在意你?关键就看你自己能不能撑得住了。」

  「我?我说不定过两天就会被调回乡下去了。」李莹满脸的无奈和不甘。
  「那李老师你为何要找我妈妈呢?或者说你凭什么找我妈妈呢?」我毫不客气。

  「凭什么?我还能有什么?只是赌一把罢了。」李莹满脸的凄苦,「如果其他人有用,我早就答应了,不就是这具身体么,可这里说了算的是柳局长啊,我要是敢去找别人,只怕会死的更快吧。」

  看来已经有人找过她了啊,啧啧,真是色欲熏心啊,当妈妈是摆设啊。李莹还不算笨,她说的也是实话,她能够上的,都不如妈妈,比妈妈厉害的,她又够不到。想来想去,只能到妈妈这搏一下,看看有没有机会。

  「没想过离开吗?」

  「离开?说得轻巧,可我能去哪?本地没我待的份,去外地,我去干什么?连个人都不认识。」李莹满腹怨气,「我做错了什么,凭什么让我来承受这一切?」
  很不甘心啊,这样才好啊,要是先承受不了崩溃了,那就没的玩了,「可你能有什么办法吗?你只能承受。」

  「你说的没错,我只能承受。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李莹可没把我当小孩看,她那副戒备的姿态就说明了一切。

  我呵呵一笑,「李老师,你可以走了。」说着我起身走向门口,似乎准备开门。

  李莹被我的起身吓了一跳,跟着站了起来,随即愣住了,明显没想到事情忽然变成这样,「你……你……」

  我站在门口,伸手做了个送客的姿势。李莹被我的反复无常弄得有点不知所措,「你究竟想干什么?」

  「我什么也不想干,李老师,请吧。」

  李莹呆呆的站在那,不知怎么会变成这样,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我皱起眉,不耐烦地说道,「李老师,麻烦你快点,我一会还有事呢。」
  李莹终于反应过来,惊慌失措的低声哀求道,「别,我什么要求都答应你。」
  我摇摇头,「请你离开。」

  李莹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看着一只手捂着脸,一只手仍紧紧拽着小包的女老师,我微微眯起眼睛,「李老师,能让我看看你的手机吗?」

  李莹抬起泪眼模糊的脸,先是一愣,接着紧张的双手捂住包,也不说话,只是摇头。

  我一声冷笑,走到李莹身旁,看来我猜对了,「李老师,我虽然不会主动招惹别人,可也不喜欢被人算计,拿来。或者你要走,可以,我不拦你。嗯,看来我要先和妈妈说一声了。」我拿起电话就要打。

  李莹一声惊叫,「不要,」下意识伸手向我抓来。我一把抓住她的手,一用力,把她推得靠坐在沙发上,「还想和我动手?」

  李莹将包抱在胸口,缩成一团,满脸绝望的看着我,「不要……,我……我没别的意思,只是……只是害怕」

  害怕什么?我自然知道,我也不说话,只是伸出一只手,李莹哆哆嗦嗦的拉开拉链,拿出手机,被我一把夺了过去。这些个老师啊,也喜欢拉帮结派,背后做小动作,只是这手段,实在称不上高明。眼前这位,估计不是别人派来的,要真有人指使她来,只怕都到不了我这,而且一般也不会想到我这。最大的可能是她下午见到我,临时起意,死马当作活马医。

  逼问来开机密码,我点开一看,果然正在录音,这是不把我当好人啊,不过也是,她自己这种处境,我又约她来这种两人独处的地方,她不想歪了就怪了。我删掉录音,把手机扔给她,「你走吧。」

  「啊?」李莹诧异的望着我,本来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谁知尽然可以走了。
  「哼,还用得着我动手吗?」我不屑的笑了笑。

  李莹顿时记起自己的处境,面如死灰,眼神中了无生机,慢慢的向门口挪去。我心中一动,「你话没说全?你究竟为了什么事,这么着急的求我妈?」

  李莹一愣,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说了出来,原来她同样在这里读小学的女儿,也受到了影响,以前虽然也偶尔被人欺负,但毕竟是少数情况。这几天确实被欺凌惨了,现在的校园欺凌可是厉害的很啊,当然了,这背后也少不得那些家长的功劳,谁叫这重点小学里,官员、老师、有钱人的小孩多呢。本来就内向的小姑娘,眼下更是彻底沉默寡言了。本就无助的李莹看到女儿变成这样,抱着女儿痛哭一场,决定拼一拼。「我无所谓啊,哪里不能去,可我女儿怎么办?难道给我老公那个混蛋,」说到这,李莹眼中露出一丝不屑,「我希望柳局长能帮我把女儿调到我父母那儿的小学去,让我父母来照顾。」

  「你以为有用吗?一个市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你女儿去了那,一样是个外来户,比这又能好到哪去?」我微微摇头。

  「不管怎样,总比在这好,难道留在这,柳局长愿意管?」李莹露出一丝希冀。

  我嗤笑道,「这种事,她怎么管,连老师都管不了。不过话说回来,还真有人能管。」

  「谁?」李莹的声音剧烈颤抖起来。

  「我,」我一指自己,拨通了手机,打开了外放,「张昌,你小子在干嘛呢?」
  「哈哈,我机智的逃了出来,正在外面晒太阳呢。你又找我干啥?」

  「跟你说件事,」我把李莹的情况简单一说。

  「这算啥,回头我找几个初中的和小学高年级的把那几个出头的教训一顿,让他们赔礼道歉去,剩下来那些从众的,一个比一个乖。都是些欺软怕硬的货色,只敢欺负弱小,我最喜欢收拾这样在学校里跳的家伙了。」

  「行,那就先这样,」我努努嘴,「看,就这么回事。现在这社会,凭家长、老师哪管得了这种事,但是到我们手上,那就不叫个事。」

  李莹呆呆的看着我,明显是观念受到了冲击,「你不怕他们家长找来?」
  「家长?对,这些个怂货欺负人神气得很,被欺负就喊家长,可有用吗?说实话,张昌找的人,要么没家长管,要么家长脾气更暴躁。喊家长,可以,喊一次打一次,打到不喊为止。你家长还能24小时跟着小孩?」

  李莹说不出话了,看我的眼神就跟看反派一样,鄙视加惊惧。「接下来就谈谈你要做什么了?」

  李莹下意识捂住胸口,「你要做什么?」

  我一翻白眼,「我什么都不做,你要做的就是回去继续当好你的老师,该干啥干啥,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李莹也不傻,「你这是拿我当靶子,当诱饵。」

  「是,可你还有更好的选择吗?」

  李莹摇摇头,「没有,但我还是要见柳局长一面。」

  「呵,这件事到我这为止,出了门没人会承认。这是你自救,也是救你女儿,你承受不了,于我们又有什么损失?少了一颗棋子而已。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的事情外界不会有证据,那点捕风捉影的事,过几天就没人关注了。现在这个社会吸引人眼球的事太多了,你这件事,除了几个有心人,太部分都还蒙在鼓里呢。」
  李莹沉默了片刻,「好,我答应你。」

  「这就对了,你可以走了,你女儿我们会好好『照应』的。」

  李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满怀心事的离去。

  我站在窗边,看着李莹离去的身影,过了一会,张昌的电话来了,果然是憋不住了。

  「卧槽,你是怎么和这个女人勾搭到一起的?」张昌压低声音,神秘兮兮的。
  我简单的讲了一下事情经过。

  「原来如此,找个工具啊。」张昌聪明着呢,「不过你就不动心,借这个机会总能尝尝的嘛。」

  「不急,现在这个点不适合,过段时间风平浪静,我要她自己上钩。」
  「怎么搞?」张昌来了兴趣。

  「这段时间,她虽然还能留在学校,但被排挤打压是必然的,没人会管,她的愤懑只会越积越深。我刚才就感受到了她的怨恨,到了那时,我们对那些个女老师下手,她会是个很好的帮手。」只要她在学校安安稳稳的一天,滕老师就不会安稳的。

  「听起来不错,需要的时候喊我一声啊。」张昌似乎依旧没心没肺。

  「那是自然。」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