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字数:510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

  「宁宁,妈妈和爸爸有点事情要出去一趟,晚上有个饭局……钱放桌上了……你等会自己起来要吃早晨,少玩电脑,看会书……」

  「你就别操心了,儿子都这么大了……」高书记不愧是纪委一把手,说话做事都透着一股威严的气势。

  「怎么了……我就操心宁宁,那可是我的宝贝……」李局长难得奚落丈夫一次。

  「行行行……你有道理,你有道理……」看样子这个在外面威风八面的高书记,也是一个妻管严啊。

  「知道了……爸爸妈妈,拜拜……」还在睡觉的高贝宁被离开的父母吵醒了,昨晚闻着张怡的内裤手淫到半夜的高贝宁现在实在睁不开眼睛,迷迷瞪瞪的和父母打了一个招呼,又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高贝宁觉得自己好像睡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浑身的骨头都酸痒无比,感觉自己现在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了。

  晃晃荡荡的吃了老妈离开前留下的早晨,坐在书桌前的高贝宁一点学习的心思都没有。心绪一直围绕着昨晚那个一直出现在梦里的女人,那风情无限,魅惑众生的无双妖姬在梦里不停的勾引着高贝宁,不停的做出诱惑他的动作。

  她胸前的乳房是那么坚挺,她的腰肢是那么纤细,浑圆的肥臀将短裙绷起,那双笔直白皙的美腿是那么长,那大腿根部的私密部位若隐若现……

  说着,高贝宁又躺在了床上,将枕头底下的那条内裤翻了出来,再一次深吸了一口,那熟妇的骚气已经淡了很多,但是高贝宁还是能感觉到那股淫荡的气息。
  「不行,我一定要得到她,这个风骚的女人一定会是我的……我的……啊……」将裤子扒下,又一次将大肉棒显露出来,高贝宁一次一次用力的将自己的巨物来回的摩擦。

  「那丰硕的奶子,那巨大的翘臀,那淫荡的眼神……简直就是一个勾引男人的贱货,我要操死她……操死她……哦……来了……啊……啊……射了……」射精过后的高贝宁虚弱的摊在床上,犹如高潮过后的空虚,从云端跌入谷底的恐惧,让高贝宁对张怡的占有欲到了史无前例的顶点。

  「怎么办……该怎么做……」虽然高贝宁的家世很好,在整个华夏地区都是数得上的豪门,但是现在他毕竟只是一个初中生,这些原本属于成人世界的斗争根本不是他现在可以参与的。

  「现在能得到的消息就是她的老公被纪委的人关起来了,而她有求于高家……」这是高贝宁现在为止唯一知道的信息,也是他唯一可以利用的优势。

  这位只有十四岁却出生华贵的高家少爷第一次开始了高干子弟的生活,特权阶级的优势在这一刻也发挥得淋漓尽致。

  「张叔叔,我是高贝宁……别客气,我想问你一件事情,就是那个叫刘全志的……对对对……就是城建局的那个……」高贝宁打电话的这位叔叔也是纪委的一个官员,是自己父亲一手提拔起来的亲信,逢年过节都会到家里拜访,所有高贝宁对这位叔叔非常熟悉。

  「不是我父亲,就是我有点事情想问问……没必要告诉我父亲,他多忙啊……呵呵……行,那就麻烦张叔叔了,我的邮箱是……麻烦了……」挂了电话后,高贝宁里面打开自己的电脑,刷新自己的邮箱。

  没过多久就等来了邮件提醒,高贝宁急忙打开邮箱,观看起这位城建局领导的信息。

  本就不多的信息高贝宁不多会就看完了,对这位美艳人妻的背景有了大概的了解。也弄明白了这次事情的经过。

  刘全志,男,42岁,天河省新经济开发区城建局副局长,已婚,妻子张怡36岁,是城建局的一名普通科员。

  而这次的事情起因是刘全志作为二把手参与招标了一个政府公共建设,被一个黑心的开发商黑了一大笔的建设费用,本来2亿多的建筑费用,他花了3千多万就弄了一个花架子豆腐渣工程。

  原本这样的事情有很多,大多都心照不宣,该拿好处的拿好处,可谁知道这桥梁突然塌方,造成了20多人死亡,一时间各大网站和新闻媒体纷纷报道,新经济开发区的领导相瞒都瞒不住,现在死者家属都闹到了天河省省政府的门口了。
  硕大的横幅写着「城建贪官,祸国殃民,国家建设,养活蛀虫」,边上一堆披麻戴孝的家属,这样的报道让天河省省政府的官员们很被动,让新经济开发区的区领导们更加煎熬。

  省政府给了区政府巨大的压力,而区政府给城建局下了死命令,而城建局的局长则对这次的事故开了无数了的会,短短三天的时间大大小小的会就开了十几次。

  城建局这样的肥水部门,能进去的多多少少都有点关系,这样树倒猴孙散的局面,但凡有点政治眼光的人都开始活动了。可组织这次招标的刘全志却完完全全的被上面的人抛弃了。

  作为这次组织招标的二把手,城建局副局长,身后没有通天的关系,只是一个靠自己爬上来的农村人,这是一个很好的替罪羔羊,合适到各方势力都拍案叫绝,就这样刘全志的命运就这么被定了下来。

  看着这短短的一则消息,初次接触到这类政治斗争的高贝宁确实有点陌生,很多地方虽然有心但是不知道怎么下手。

  唯一知道的几点就是。第一,刘全志不是这件事情的主要负责人,只不过是被推出来顶罪的可怜人。第二,纪委现在还没有把刘全志的事情给出结论,作为这次博弈之外的纪委一方也在观看,是否需要把事情做成铁案。

  「张叔叔,还得请问你几件事情……就是刘全志是不是一定会定罪……」
  「也不能这么说,这个刘全志怎么说呢?现在只是请他过来询问,其他的人也在收集他的罪证,只不过现在都是一些可有可无的信息,要定罪也行,不定罪也行……到时候要看老大的意思……」这个叫张叔叔的纪委官员对高贝宁这个初中生异常的客气。

  他其实心里都明白。一方面,他现在的职位和以后的飞黄腾达全依高贝宁的父亲,现在他张硕的命运已经和高书记绑在了一起,在外人眼中他的身上已经带着明显的高家印章。另一方面,他知道高家的关系不单单是在天河省,那可是通了天的擎天巨攀,只要高家那位老祖宗活着,高建国是不可能出现大的波动。
  而这位高贝宁比之父亲更加恐怖,不单单是高家独苗,而且他的外公还是军方的土匪头子,那可是拔枪打死你都能让你没处说理的恐怖人物。

  「行,我知道了。麻烦张叔叔了……」挂了电话后的高贝宁一个人在家里那琢磨了很久。而接到高贝宁电话的张硕也一个人在办公室琢磨了很久。

  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家里溜达,来回踱步的高贝宁思不断的计算着这个计划的可行性。他没有把握,毕竟他还只是一个初中生。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就这么干了……」最终做了决定的高贝宁穿好衣服就出门了。

  来到一个高档小区的门口,下了出租车的高贝宁趁着其他人开门的时候跟着混了进去。

  「1505……1505……就是这家了……」看着紧闭的铁门,高贝宁不知道该怎么去按响门铃,这一按下去将会改变他的一生。那个普通的初中生高贝宁将会永远消失,随之而生的则是那个高干子弟,特权阶级的高贝宁。

  作为一个初哥的高贝宁,那个妖艳的少妇不断的在他的脑海盘旋,就像是恶魔的诅咒让他想要努力的靠近,靠近那婀娜多姿的少妇,尽可能的占有那个娇嫩多汁的人妻。可所有的法律道德又在约束他,这是不道德的行为。

  随着时间的推移,男人天性和本能开始占了上风,这只是一场公平的交易,女人将她的肉体贡献出来换取她老公的平安。

  「这只是一场交易,一场公平的交易……」高贝宁最后这样安慰自己。
  「叮咚……叮咚……」恶魔盛宴的钟声终于响起,代表着群魔狂舞的时刻即将来临。内心极度澎湃的高贝宁现在反而冷静了下来。

  「谁呀………………」是那妖娆的声音,是那无数次出现在高贝宁梦中的声音,是那让高贝宁夜不能寐的声音。

  张怡已经一夜没睡,昨晚在高家企图求得帮助,可是知道一开始就被那个男孩侮辱,连她宝贵的下体私处都被那个男孩巨大的肉棒插了进去,虽然只是进去了一个龟头,但是那也象征着她和那个男孩有了男女之间最亲密的接触。

  好不容易在千钧一发的时候,李局长突然回家拯救了她,可是李局长那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让她感到更加绝望,张怡无法想象这个价失去了她老公以后该如何生活下去。

  从小到大张怡就长得特别漂亮,大学的时候她拒绝了无数人的追求,就像是一个置于云端的公主,让凡尘的那些凡夫俗子无法触及。

  大学毕业之后,家里托关系好不容易进了城建局当了一个普通的文员。单位里无数适龄青年开始了疯狂的追求,直到遇见了当时春风得意的办公室主任刘全志。

  很快就在一堆男人羡慕的目光中,张怡嫁给了比她大4岁的刘全志。她相信自己的眼光,很快刘全志就在不到40岁的时候成为了城建局的副局长,这让她在一帮闺蜜面前挣足了面子。

  优越的生活条件,出色的老公,温暖幸福的家庭,看着那个刚刚出生的女人,张怡不止一次的炫耀自己挑人的眼光。

  可是这一切就在3天前的晚上分崩离析。那天,准时下班回家的张怡辛辛苦苦的做了一桌子菜,一边抱着1岁的女儿,一边等丈夫回家。

  可是等到7点多的时候,才收到一个同事的电话,「张怡,刘局长被纪委的人抓起来了……」张怡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挂的电话,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了那个夜晚。

  第二天的张怡发了疯似得到处打电话找人,可是那些平日里和刘全志称兄道弟的人,到了这一刻全都不见了人,要么是简单的寒暄两句就挂了电话,要么直接就挂了自己的电话。

  到了这个时候,张怡才发现自己一个妇道人家的力量是这么的可笑,面对这样的局面,自己的那些关系简直犹如蝼蚁,不可撼动这个多方博弈形成的局面。
  好不容易有一个明白人,最后给她指了一条明路,也是最后有希望保全刘全志的方法。这次有资格参与博弈却又缺席的大人物,纪委书记,高建国。

  张怡求爷爷告奶奶的才问到了高书记家的地址,可是最后的结果简直就是丢了夫人又折兵。不单单保全丈夫的要求没达到,还被高家的小屁孩子压在沙发上,强行脱掉了内裤,甚至自己的下体小穴都被那个男孩的肉棒插入了。

  张怡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光着屁股回家的,想到那些闺蜜私底下的嘲笑,对未来的恐惧,对男孩的侮辱,张怡感觉自己还不如从楼上纵身一跃,一了百了。
  想到自己家里的那个还在嗷嗷待哺的孩子,张怡又失去了勇气。

  回家之后,看着从农村赶过来的婆婆,看着正甜美熟睡的女儿,张怡假装镇定的安慰了几句就自己回卧室了。

  穿着刚刚从抽屉里翻出来的新内裤,张怡不安的心才有了一点点的安全感。一夜无话,张怡总是感觉自己处于半睡半醒之间,早上不到5点就醒了,就这么一直睁着眼睛躺在床上,没有一丝起床的动力。

  她在害怕,她怕突然接到电话,接到她老公被定罪的消息,她怕突然有人来查封他们家,她怕……现在任何的异响都能让这个快要崩溃的女人疯掉。

  「叮咚……叮咚……」腾的一声张怡就从床上蹦了起来,谁……到底是谁这个时候过来。

  这几天张怡见识了什么叫人情冷暖,本来天天都有人上门拜访,这几天冷清的好像全世界都忘记了他们。

  「小怡,怎么不去开门啊……」婆婆在隔壁屋照看着孩子,一边询问着张怡。
  「哦哦哦,刚刚睡着了,现在就去……」张怡穿上拖鞋,一步一步的挪动到门前。

  「你……你怎么过来了……你来干什么……」张怡无法形容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尴尬,害怕,绝望……所有的负面情绪在这一刻全部涌上心头。

  「我……我来看看你……」高贝宁隔着防盗门看着朝思暮想的美少妇,本来很多的话这一刻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小怡……谁啊……」里屋的婆婆看自己的儿媳妇半天没有声音,高声问道。
  「妈,没什么事,就是一个同事的小孩……」张怡被婆婆的声音吓了一跳,心里有鬼的她想要这个侮辱自己身子的男孩赶紧走,「你赶紧走……」张怡低声的催促高贝宁离开。

  「我可以帮你……如果你想要救刘全志的话,你来我家找我……」说完话高贝宁就转身离开了。这是他给张怡的一个机会,也是给他自己的一个机会。
  如果张怡有骨气不肯来,那么高贝宁只能偃旗息鼓继续做那个乖乖的初中生。可是如果张怡真的送上门,那高贝宁就会像是那个等待猎物上门的饿狼,一口将这个美味的少妇吞下去。

  「你……我……」看着高贝宁离开的身影,张怡顿时心慌如麻。这个还未成年的男孩真的有能力救自己的老公么?那可是纪委巡视组啊,虽然这个男孩是纪委书记的独生子。

  这样的情况她又怎么不明白,李局长已经明确的拒绝了给予她帮助,高贝宁是她唯一的希望了。

  作为一个成年女性,作为一个经历过社会的职场女性,作为一个昨天晚上几乎失身的女性,她明白高贝宁要她去他家的目的,也知道这很有可能是救她丈夫的代价。

  关上门站在门口一直呆立的张怡不知道站了多久,不知道她混乱的脑袋里经历了多少痛苦的抉择。

  「妈,我等会要出去一趟,找几个老朋友问问能不能帮忙……」张怡一边穿着衣服,一边走到婴儿房向婆婆说道。

  「那……那你注意安全,好好和那些人求求情,我们家全志就指望你了……」一边担心儿子的安危,一边哄着孙女的老人含着泪看向自己的儿媳。

  「妈,不要哭了,今天我一定好好款待他们……」假装镇定,泪水却往肚子里咽的张怡不敢在婆婆面前流泪,看着在婆婆怀里被逗乐的女儿,张怡坚定了自己的决心。只要能保下这个家,只要刘全志能出来,再大的委屈她都能承受。
  「妈,我先走了,我把钱放茶几上了。」换好高跟鞋的张怡回头看了看装修华丽的客厅,原来是那么的温馨和怀念。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