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字数:1027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凌老

  迦南学院内院,熏儿的房间。

  萧炎搂抱这一身黑白荷花花纹连衣裙的熏儿,手指抚摸着熏儿的纤细单薄白丝袜美腿,亲吻着熏儿的白嫩鹅蛋脸与娇滴滴的嘴唇。

  萧炎楼抱着着熏儿来到卧榻上,把压在身下。

  「别——,这样,还太早了——,你不是有纳兰嫣然吗。」熏儿扭动着娇躯挣扎拒绝着。

  「熏儿,你太迷人,我太想要你了。至于嫣然,我对她还是有隔阂——」萧炎热情地说着,用舌头堵住熏儿的嘴。

  「唔唔——,你再这样熏儿就生气了!」熏儿娇嫩饱满的脸蛋气鼓鼓地轻轻推开萧炎。

  房间外,一直守候着熏儿的凌老正要出声制止萧炎,却突兀地被身后撩起的一只纤细修长白丝袜美腿踹倒在地。

  躺在地上的凌老看见是纳兰嫣然,正要激发斗气制服她,却纳兰嫣然的高跟鞋玉足戳踩了双腿间,剧烈锥心的疼痛一下子让凌老瘫软无力。

  「嗯?身为奴仆,还敢正大光明地偷看主人与情郎私会?」纳兰嫣然的纯黑色高跟鞋在凌老的双腿间狠狠踩踏着,碾转了几下,拔出来,用沾满鲜血的黑色高跟鞋鞋底踩踏碾压住凌老的嘴脸,气势逼人地说。

  凌老看着一身黑白花裙的纳兰嫣然的窈窕身姿,白嫩而圆润的脸蛋,晶莹剔透的眼瞳,恍惚间心神一荡轻轻,觉得眼前的鲜艳少女就是他的主人,但是身为资深斗皇,顿时清醒过来。

  「不想吃吃么?这可是本宫高跟鞋底的泥配上你自己的精血哟。」纳兰嫣然踩踏着凌老巧笑嫣然戏谑妖艳地说着。

  凌老催动斗气,弹开纳兰嫣然,正要上前制服她,却被突然袭来的一道卷裹着灵魂攻击的铁链扇倒在地,打成重伤。

  「斗宗?」凌老惊疑地看着侍立在纳兰嫣然身后神色空洞的老人说着。
  「不错,哈哈——」纳兰嫣然娇笑着上前,撩起鞋跟又尖又长的高跟鞋,狠狠地在凌老身上、脸上戳刺了几脚,将凌老的身躯像鞋垫一样擦拭着高跟鞋底的泥沙,高贵不屑地说,「你们古族就派你一个小小斗皇保护古熏儿这个少主?是古族人才凋零,还是族人都不重视她?」

  「你是?」凌老惊慌失措地看着眼前这位妙龄少女,她知道古族又会灵魂攻击,想到一种可能,紧张地说,「魂族?」

  「倒是差不多,却不是。」纳兰嫣然娇笑着点点头。

  「偷看主人与情郎私会,本宫就替她惩罚一下你吧。」纳兰嫣然说着,甩开一只高跟鞋,露出一支沾满脚汗和脚屎的黑丝袜玉足,踩在凌老嘴上。

  一股诱惑的浓郁湿润熏臭袭来,凌老摇头挣扎着。

  「咯咯——,本宫的脚汗脚屎虽然臭,但是对你们这些贱男人来说,也算是美味,就给本宫好好地吃下去吧!」

  纳兰嫣然妖艳慵懒地说着,黑丝玉足捅进身受重伤的凌老嘴里,撑着他的嘴腔,然后催动斗气,将娇嫩玉足表面的杂质死皮脚垢与黑丝袜上的脚汗,一股脑全挤进凌老嘴里。

  「唔唔——」凌老无力地挣扎着。

  「嘻嘻——」纳兰嫣然看着抽出的像是套着白丝袜的玉足,扇了凌老几个脚耳光,然后踩在了凌老渐渐凸起一个包的双腿间。

  几道斗气从葱根白玉指尖划出,撕碎凌老的裤衩,戳在他嘴里褪尽浮华的黑丝玉足踩在滚圆可爱的小蛇上。

  「本宫学会了一中吸食他人能量的新方法,虽然效果弱于用本宫的蜜穴与娇嘴十倍,却聊胜于无。」纳兰嫣然娇艳妩媚地睥睨着凌老说着,纤滑细腻软绵绵的黑丝玉足抚摸踩踏着凌老的小蛇。

  凌老静静躺着,隐隐有些期待。

  踩踏玩弄了几脚,白嫩娇艳就像是凝固的牛奶一样的黑丝袜玉足,踩踏得再用力,那美好飘腻的触感,也是一种享受。

  「呵,这惩罚,对你倒是一种享受了。」纳兰嫣然说着,凌老哂哂一笑,纳兰嫣然的黑丝玉足就像是一条柔软无骨的滑腻水蛇缠上了凌老僵硬的长棒,挤压着。

  纳兰嫣然的脚汗脚屎在他嘴里回味,突然觉得滋味很不错,令人久久回味。一阵剧痛与快感袭来,凌老的长棒,就像是水龙头一样沵沵流淌出一股股粘稠乳白浆液。

  纳兰嫣然看着凌老享受的表情,戏谑一笑,「你以为本宫会让你享受吗?」
  她说着,撩起另一只还穿着高跟鞋的黑丝玉足,甩动着美腿狠狠戳刺在凌老的大腿根部。

  「啊!」凌老惨叫着,两颗球蛋快被纳兰嫣然戳碎了,但是长棒处却觉得有无数的粘稠白浆要汹涌而出,「噗噗噗」弹跳着激射在纳兰嫣然青春鲜艳的衣裙上。

                第六章

  熏儿走了,并且拒绝了萧炎,萧炎有种感觉,即使窗外没有凌老与纳兰嫣然,她也会拒绝他。

  看着萧炎颓废的表情,药尘从纳戒中跳出来说,「小子,为师说一句,这熏儿的家族背景强大到你不可想象,接近你估计也有所目的。而纳兰姑娘就很适合你,好好珍惜罢。」

  又是一日。萧炎与纳兰嫣然缠绵了一夜,萧炎早早地出去修炼去了,而小蛇美杜莎却从萧炎衣袖中掉了出来。

  小蛇美杜莎眨着晶莹剔透的三角眼,吐着鲜红色娇艳的蛇信,娇小滑腻的身躯缠着纳兰嫣然白嫩娇媚的小腿大腿,滑动着,舐舔着。

  小蛇顺着纳兰嫣然的白嫩美腿而长,不久就来到芳香四溢泥泞不堪的大腿根部,看着粘稠白浆密布的桃源花蕊,小脑袋顿时凑了上去,张嘴吮吸舔食着。
  不知不觉小蛇美杜莎就钻进了纳兰嫣然的娇嫩洞穴中,滑腻晶莹的鳞片颤动着纳兰嫣然娇艳粉嫩的皮肉,堵塞感让小蛇挣扎着乱动,一股甜蜜潮水汹涌袭来,小蛇张开嘴全部吞下,美滋滋地享受品味着。

  「咯咯——,痒——」纳兰嫣然娇嘀着慵懒妩媚地从睡梦中醒来。

  纳兰嫣然睁着熏红色迷醉的媚眼,媚眼如丝,白嫩葱根玉手伸到裙摆下的双腿间,纠出小蛇美杜莎,举在眼前看着,「你这样子真可爱呀,还为本宫舔下体,不知不久后你变成妖艳妩媚的大美人之后,还愿不愿意呢。」

  纳兰嫣然说着,把小蛇推进她的嘴里,「叭」含着亲了一口。

  「唔啊啊——」小蛇在纳兰嫣然在眼前欢欣地甩这蛇头蛇尾弹跳挣扎着。
  「咯咯——,这好玩,」纳兰嫣然欣慰地娇笑着说着,「你这小蛇比萧炎的小蛇好玩多了。唔嗯——,我还是继续睡会儿吧。」

  纳兰嫣然说着,把小蛇美杜莎塞进了她的一对饱满胸脯间,然后眯着眼绵绵地继续睡觉。

  小蛇吐出细长的蛇信亲吻舐舔着纳兰嫣然的白嫩饱满胸脯,然后扭动着滑腻腻晶莹剔透的身躯,顺着纳兰嫣然白嫩如凝脂般的肌肤而下。

  小蛇爬过纳兰嫣然纤细妖娆的腰肢,又来到双腿间粉嫩魅惑的三角神秘区域。
  一阵浓郁的芳香袭来,小蛇躲藏在纳兰嫣然黝黑清洁的毛发中,舔食吮吸着甜润的淡黄蜜汁。突然间感到一股吐吸,小蛇看向那个粉嫩娇艳的洞穴,似乎在诱惑它以将它吞噬。

  小蛇想到方才的经历,恐惧地颤抖了一下,然后就溜着纳兰嫣然的黑丝大腿向下滑去。

  小蛇钻进了纳兰嫣然的黑丝袜里面,来到她的黑丝玉足处,弥漫着浓郁喧杂的熏臭与糜糜浓腥的咸涩气味,一闻到就让它心生厌恶,然而仔细回味起来又别有一番风味,诱惑着它继续闻嗅下去。

  小蛇吐出蛇信,在纳兰嫣然足底的肮脏黑丝袜上舔刷了一口,然后开始舐舔纳兰嫣然软绵绵娇滴滴的脚底,脚底上弥漫着淋漓的脚汗与粘稠白斑。

  纳兰嫣然的脚汗与萧炎留下的白斑都是蕴含丰富斗气能量的补品,小蛇不断舔食消化吸收着,它体内的美杜莎蠢蠢欲动。

  不多时,纳兰嫣然睡醒,看着被困在她的黑丝袜里面翻滚玩闹的小蛇,一对黑丝玉足夹在一起拍了拍,「本宫踩踏萧炎他们的小蛇也厌倦了,嘻嘻,还没踩过真正的小蛇呢。」

  她说着,在床上站起身,小心翼翼地踩着小蛇,缓缓将身体重量压在滑溜的小蛇身上。

  纳兰嫣然的体重、白嫩的足底肌肤、疏松湿润的黑丝袜,只能让小蛇更加舒服,小蛇「喳喳」欢快的叫着。

  这时,纳兰嫣然的足底一阵颤动,小蛇变大,撑破了纳兰嫣然的黑丝袜,一股斗气能量汇集,纳兰嫣然的足底顿时变成了妖艳妩媚身材火爆的美杜莎女王。
  她的一对白嫩脚丫踩踏在美杜莎的凸挺傲人的胸脯上。

  「滚开,小女孩!」美杜莎冰冷地喝道。

  「哟——,还第一次有人以这种语气对本宫说话。」纳兰嫣然戏谑地笑着,玉足踩踏在美杜莎胸口上,狠狠地跺了一脚,让变身后还处在虚弱状态的美杜莎一阵娇喘。

  「本宫想得不错的话,你现在不仅身体虚弱,空有一身斗宗实力用不出来,而且人类形态也维持不了多久。」纳兰嫣然坐在美杜莎纤滑妖娆的腰肢上说着,用脚底在她妖艳熟媚的脸蛋上扇打了几下,「所以你最好乖乖听本宫的话,要不然等你变回小蛇状态,就把你养在本宫的圣水香便里面!」

  「咯咯——」纳兰嫣然青春俏丽的面容得意妖艳地娇笑着,将玉足伸进了美杜莎的娇艳红唇里,美杜莎妖艳魅惑的眼瞳里浸着倔强的泪水,含着纳兰嫣然的白嫩欲滴的脚趾头舔了起来。

               第七章紫妍

  却说萧炎,萧炎倒是对熏儿的离去并不太在意,有合就有分。他渐渐对纳兰嫣然产生了怀疑,纳兰嫣然在帝都时的突然转变本就十分可疑,而萧炎渐渐发现,除了她的黑丝袜玉足,其他地方都不能让他喷出来。

  「萧炎哥哥!」藏书阁前,小女孩形态的紫妍搂抱着萧炎的手臂,无意识地用一对饱满胸脯磨蹭着,撅着橙粉色的小嘴说,「你来这里干什么呀,又没什么好书,也没什么好药材。」

  紫妍一身素洁飘渺的纯白纱低胸仙女裙,暴露出大块雪白,脚下是纤滑朦胧的白丝袜套着白嫩纤细的美腿。

  一股清新而浓郁的诱人体香袭来,萧炎看着紫妍青春俏丽的玲珑娇躯,咽了口口水,压下心头的欲望,掏出一颗甜味丹药塞进了紫妍的娇艳小嘴中,「嘻嘻——」,紫妍含着萧炎的手指吮吸了一口。

  「我来是来找你的。」笑着说着,搂抱起小紫妍飞到了后山丛林中一隐蔽处。
  萧炎把紫妍摔在草地上,解开裤衩,掏出他的长枪对着紫妍白暂稚嫩饱满欲滴的脸蛋,「来,舔一下!」

  「额?」紫妍迟疑了一笑,水灵灵的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令人信任的大哥哥,伸出单薄水润的小娇舌,在火红炙热的舌头上舔了一口。

  一股心悸般的刺激快感袭来,萧炎的长蛇自主地欢欣地弹跳着,面目狰狞的长蛇「啪啪」扇打在紫妍饱满白嫩的脸蛋上。

  「啊啊!」紫妍一下被吓哭了,梨花带雨,温婉晶莹如玉的小拳头捶打在萧炎胸膛上,几下就萧炎打成重伤。

  「噗。」萧炎喷出一口血,后躺倒地。

  「萧炎哥哥?没事吧,不要吓紫妍嘛,紫妍照着你说的做就好了嘛。」紫妍叉开白嫩大腿坐在萧炎身上,用芊芊玉指把萧炎脸颊上的血迹往他嘴里扒。
  「咳,没事,我们继续试验吧,」萧炎说着,抱着紫妍的弱小娇躯在他身上转动一百八十度。

  紫妍坐在萧炎的胸膛上,「不要怕,含住它,咬一咬也没事。」

  紫妍趴在他身上,萧炎的脑袋被紫妍的滑腻饱满小球般的臀瓣夹着,完全掩盖在她的纯白蕾纱裙摆下。

  朦胧恍惚的既视感,萧炎沉醉在浓郁淳蕴的处子奶香味中。

  不多时,萧炎感到全身热血在汹涌不断地向双腿间汇集,他的长枪已经膨胀到了最大程度,紫妍的娇艳小嘴只能堪堪咬住枪头。

  紫妍的湿润温润的小嘴,滋润甜美的感觉,让萧炎感到特别舒服,暇想着要是能时时刻刻待着这容器里就好了。但是却不能带给萧炎进一步刺激。

  萧炎皱着眉,想着这紫妍到底是小女孩,舔都不舔一下。「来,站起来,踩在哥哥身上!」萧炎说着,抱起紫妍。

  紫妍没穿鞋,一双白纱及膝丝袜包裹着精致娇嫩的小脚丫,上面沾着点点的沙土,却散发着清新淡雅沁人肺脾的芳香,萧炎揪过紫妍的一只白丝玉足含着舔了舔。

  「嘻嘻——,很脏呢。」小紫妍踩踏在萧炎胸膛上,妗妗娇笑着,用白丝袜脚底在萧炎的脸蛋上拍打了两下。

  「不脏,我的紫妍怎么会脏呢。」萧炎说着,放开紫妍的白丝袜小脚,「还是那根长棒,用你的白丝袜小脚踩踏砸打玩弄它。」

  「好!」紫妍欢快地答应,白丝袜小脚站在萧炎的小腹大腿间肆意踩踏蹂躏着僵硬长蛇,「啐」出一口晶莹甜美的香津,以报复这条长蛇。

  紫妍踩踏在萧炎小腹上,跺踹着,情不自禁地扭动着白丝袜小脚翩翩起舞,朦胧的纱裙与紫妍曼妙的身躯交相映衬,精美的舞姿让萧炎流连不已。萧炎想着这紫妍估计永远就是这小女孩形态了,留在身边作一枚永远养不大的萝莉也是极好的。

  紫妍的娇嫩玉足、网孔状白丝袜给予萧炎一股股特别舒爽美妙的刺激快感,甚至于,紫妍用她晶莹剔透的脚趾甲隔着白丝袜去戳刺长蛇上的小眼。

  紫妍的脚趾甲戳进眼孔里,扭动着,戳伤着萧炎里面鲜红而敏感的皮肉神经。
  剧烈的疼痛伴随着汹涌的快感袭来,萧炎身躯一阵颤动,一股股生命白浆在萧炎小腹中汹涌冲锋。但是,就像是被堵死了一样,汹涌的白浆怎么也冲不破长枪枪头。

  「黑丝袜与白丝袜不会有区别,果然是纳兰嫣然这个贱人!」非常堵塞烦躁的感觉,萧炎有种他的长枪被硬生生撑大了一倍的错觉。

  「萧炎哥哥很难受吗?是我哪里做错了吗?」紫妍怯弱地娇滴滴地问道。
  「没有,你做的很好。」萧炎轻声说道,他短叹一口气,掏出纳兰嫣然换下的湿润黑丝袜,裹在长枪上撸动几下,枪眼吸收了黑丝袜溢出的臭脚汗,顿时,一股股粘稠白浆汹涌而出。

  萧炎无力地倒在地上,搂抱着小紫妍,身心疲倦地沉沉睡去。

  小紫妍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拿过沾满粘稠白浆的熏臭黑丝袜,吃了起来。
                第八章

  傍晚。萧炎走回庭院,隐隐听见房间里纳兰嫣然的娇艳诱惑呻吟声,萧炎霉头一皱,粗鲁地推开房门,只见内院强榜前十的林修崖与柳擎赫然浑身赤裸地在房内。

  粗壮健硕的柳擎平躺在卧榻上,被纳兰嫣然当作人皮肉垫倚躺坐着,而飘逸俊美的林修崖跪在纳兰嫣然脚下,亲吻舐舔着她的高贵精致的银色高跟鞋鞋底。
  「你回来了呀。」纳兰嫣然撩拨着没穿丝袜的高跟鞋玉足戳打着林修崖的脸蛋,一身银色的短裙摆亵衣,棕红色的秀发懒散地披肩,她嚼着晶莹的手指甲,瞄着如丝媚眼爱意绵绵地对萧炎说道。

  「你!」萧炎顿时恼怒,伸手抓住身后的巨尺,就要直接劈向纳兰嫣然,却扭头看见跪在纳兰嫣然脚下的林修崖一脸戏谑不屑地看着他笑。萧炎冷静下来。
  「你是偷了我的又脏又臭的黑丝袜?」纳兰嫣然慵懒娇弱地问道。

  「是的。」萧炎尽量保持平静地说。

  「哦——,」纳兰嫣然娇滴滴地媚音说着,「看来你已经发现了,那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像他一样老老实实地做本宫脚下的狗,」她说着,用银色高跟鞋底拍打着林修崖的脑袋,林修崖如小狗般爱昵地回应着,「要么,就滚吧!」
  萧炎一声不吭地转身摔门离去,纳兰嫣然远远地说,「提醒你一句,能解开堵塞的不是丝袜,而是本宫的脚汗,所以你要是想套着本宫的丝袜过一辈子的话,就不能洗呀。」

  小蛇美杜莎弹跳着缠上了萧炎的手臂。

  萧炎离去了,房间内依然春意盎然,一片绯红。

  强壮的小伙柳擎被纳兰嫣然坐在身下,他的双腿竖起一根巨大的长棒,矗立在纳兰嫣然短小的银色裙摆下,被她的弹性十足的娇媚大腿紧紧夹着。

  「好热呀——真舒服——」纳兰嫣然娇声叫着,她伸出白嫩玉手揉捏着柳擎的粗壮的长枪与炙热的枪头,扭动着娇躯向她浓密毛发下娇艳芳香的花蕊喂去。
  一阵触电般刺激的感觉袭来,柳擎的长枪戳进了纳兰嫣然体内,娇嫩柔腻的触感、滑腻甜美的汁水、洞穴紧密的压迫感带给他十足的舒爽,全身的热血都向双腿间汇集。

  耳畔萦绕着纳兰嫣然「嗯——,好大——好胀——」的娇声莺嘀声,她疏散芳香的秀发摩擦撩逗着他的脸颊,柳擎伸出手搂抱着纳兰嫣然傲人火爆的娇躯,抚摸着她纤滑的腰肢与挺立饱满的胸脯,活动着腰胯穿插着。

  片刻后,柳擎喷涌而出,一股股白浆被纳兰嫣然的娇艳洞穴吸收殆尽,他乏力地喘着粗气。

  躺在柳擎身上的纳兰嫣然眯着眼享受着温存回味了一会儿,然后翻过身趴在柳擎身上,芊芊玉手捏着柳擎的下巴说,「这就不行了吗?本宫还没有快乐呢,继续来吧。」

  「额——,主人,让我先歇一会儿吧。」柳擎怯弱地问道。

  「啪。」纳兰嫣然一耳光扇在柳擎脸上,「啐」出一口浑浊的香津玉液,「难道本宫是在与你这狗奴商量吗?」

  纳兰嫣然说着,扭动着她如蛇般水灵的腰肢、饱满娇嫩的玉乳爱意绵绵地在柳擎身上摩擦着,被圆润光滑的双腿腰胯紧紧夹着的松软的长枪顿时僵硬炙热起来。

  「不要啊——主人——」柳擎求饶着,他直感觉到纳兰嫣然的娇艳诱惑洞穴越夹越紧,给他巨大的快感与痛苦,他的全身的热血与斗气能量都聚集过去,然后「噗」就向爆炸一般,被纳兰嫣然吸食。

  柳擎顿时消瘦苍老十岁,昏睡过去。

  纳兰嫣然撩拨着银色高跟鞋美脚,踩戳着跪在脚下的林修崖的脸庞与胸膛,「羡慕他吗?他可是戳插了主人的娇嫩洞穴哟,虽然斗气与生命力废了一般。」她用脚尖勾起林修崖的下巴看着他说道。

  「不,」林修崖摇着头,「小的用舌头侍奉主人就满足了。」

  「咯咯——,那就来吧。」纳兰嫣然说着,把林修崖拉到她潮湿泥泞浑浊的双腿间,林修崖闻嗅着糜糜的魅惑芳香,不觉间小腹上就挺立起了一根长棒,长棒的火红头部上的小眼孔撑开,似乎在呼吸吐纳着房内淫糜甜润的香味。

  林修崖老实地把头埋在纳兰嫣然的单薄裙摆下,舐舔清理,服侍吞吃着。
  「咯咯——,好好舔哦,这可都是大补品哟。」纳兰嫣然娇笑着,手掌死死的压着林修崖的头,看着他双腿间的长棒,她撩起超细高跟的银质高跟鞋,踩踏下去,鞋跟直接戳进了林修崖的孔眼里,林修崖一阵痉挛乱颤,浓郁白浆汹涌喷出,纳兰嫣然拔出高跟鞋跟,用沾满砂石的鞋底狠狠地踩踏堵塞着林修崖娇嫩敏感的火红蛇头。

            第九章美杜莎女王的幻境

  萧炎进入炎塔的一个房间,冷静地想着,「那贱人。还是实力太弱了呀。」
  萧炎盘坐着,撅取一缕缕陨落心炎淬炼斗气,小蛇美杜莎缠着他的手臂蠕动着,三角小脑袋吐着妖冶的蛇信啾啾地看着萧炎,萧炎低头看着小蛇美杜莎,晶莹的蛇瞳散发着七彩的光芒,「还有你这小玩意陪着我呀。」

  萧炎回想着小蛇的由来,那位妖娆艳丽的蛇族女王,金灿灿的干燥沙漠,漫天的青莲地心火,都是那么的模糊不清,似乎从来没经历过。

  「咯咯——,想什么呢?」一声清脆悦耳魅惑的娇笑声打断了萧炎恍惚的思绪。

  「这——?」萧炎看着笼罩着整片潭底的淡青色的青莲地心火,洁白的莲台在他眼前散发着浓郁的斗气能量,视线再往前是慵懒倚坐在王座上的女王美杜莎,棕色的旗袍勾勒出成熟火爆的娇躯,翘起的黑丝美腿玉足摇晃撩拨着,「你,你进化成功了?」

  「不然呢,莫非你区区一个斗师还能阻止本王?」美杜莎颤动着娇躯妖艳地笑着,散发着成熟妩媚的女王气质。

  然而萧炎看着美杜莎纤滑的淡黄肌肤、淡粉色的嘴唇和黝黑深邃的眼眸,却有种伶家大姐姐般的亲切感。

  相比于该死的贱人纳兰嫣然和飘渺虚无的熏儿,似乎这位女王大姐姐更适合自己罢。萧炎想着。

  「跪过来给本王舔脚!看你这乖巧的样子,就勉强收你做面首吧,顺便可以赏你一缕青莲地心火让你的炎诀进化一番。」美杜莎女王撩起蕾纱雕纹黑丝长腿,娇艳慵懒地说着。

  「好!我的女王大人!」

  萧炎很自觉地跪在美杜莎身前,捧起美杜莎的高贵粗跟纯黑色高跟鞋,在洁净无尘的鞋底舔了一下,然后虔诚轻柔地褪下她的高跟鞋,捧着美杜莎的黑丝小脚含着吮吸舐舔起来。

  萧炎可以感受到美杜莎慵懒欣慰地看着他,耳畔萦绕着「咯咯——」的妖艳诱惑娇笑声,萧炎舔食着美杜莎的黑丝玉足,网孔装的黑丝就像一簇簇磨人的挑逗,滑腻娇嫩的肌肤有种柔软无骨般的触感。

  但是美杜莎女王的黑丝美脚却像刚出清水的芙蓉,没有一丁点咸涩的脚汗污秽,也没有纯净得一点点味道气味,萧炎莫名地有些怀念熏儿的沾满浓郁香汗的裸足小脚,或者,纳兰嫣然那娇嫩诱惑令人上瘾的黑丝臭脚。

  「我怎么记得纳兰嫣然的臭脚?不对,这是幻境!」

  萧炎心神一清,摇晃脑袋,抬头看向美杜莎女王妖娆丰硕的娇躯,棕色紧身的花纹旗袍不觉间几分破损,露出她纤滑雪白的肌肤。

  美杜莎纤细娇芊的腰肢,丰硕诱惑的胸脯,和晶莹七彩的眼瞳无一不让萧炎沉醉迷离,然而却让萧炎更觉得梦幻飘忽,她一位高高在上的斗宗强者,竟然还与自己一个小小斗师说话。

  「啪!」美杜莎一耳光打断了萧炎的胡思乱想,「在本女王面前,你还在想其他女人?」

  「没有——,女王饶命。」萧炎把头埋跪在美杜莎黑丝美脚间求饶,脸蛋上火辣辣地疼。

  「抬头。张嘴。」

  萧炎颤颤巍巍地抬起头,看着美杜莎妖艳威严又带着点冰冷清秀的脸蛋,诱惑鄙夷却带几分倔强的脸蛋,他一辈子都忘不了了。

  「啐!」

  一口浓郁浑浊的香津玉液从美杜莎的淡粉色娇唇中吐进萧炎嘴里,萧炎美滋滋地含着品味着。

  美杜莎撩起黑丝美腿,把萧炎撂倒在地,然后起身岔开珠润圆滑的丰腴大腿和短小的旗袍裙摆坐在萧炎脸上。

  「给本王好好地舔,你个贱奴!」

  一股浓郁诱人的潮湿芳香袭来,被美杜莎女王的弹性十足的凸翘大腿压着,浓密整洁的一簇毛发在他脸上磨蹭得他饥痒难耐。

  萧炎一口含住美杜莎双腿间的娇嫩敏感区域,舔食着美杜莎女王的诱人香汗与甜润蜜汁,嘴唇吸吮咀吸着,舌头伸进美杜莎的洞穴里,摩擦撩动着粉嫩敏感的肉壁。

  骑在萧炎脸上的美杜莎发出一声娇弱的诱人莺嘀,她掀开萧炎的裤衩,醉醺醺的妩媚成熟脸蛋娇羞地看着萧炎的火红长棒,伸出小娇舌在炙热的舌头上舔了一口,然后一口含住,咀嚼吐息起来。

  萧炎心神一荡,更加卖力地服侍着美杜莎女王,也享受着她的服侍。

  不多时,萧炎体内的血液与斗气疯狂运转,他只感到身体越来越热。

  「这是?纳兰嫣然那贱人的臭脚汗吗?本王就勉强吞了吧!」

  美杜莎发出一道声响,萧炎只感觉美杜莎女王的小娇舌在一瞬间变成了一条丝状的蛇信,一下戳穿了萧炎长棒中的孔道。

  「啊!」萧炎发出一声剧痛却舒爽的惨叫,一股股浓郁粘稠的白浆汹涌不断地喷射进美杜莎嘴里,美杜莎恶心地强迫自己咽下。

                第十章

  炎塔的房间,萧炎看着盘腿坐在他对面的成熟妩媚女人,正是人形化的美杜莎女王。

  「刚才,不是幻境吧?」萧炎胆怯地说着,然后他看到美杜莎的娇艳红唇上的白色斑浆他就后悔了。

  「你说呢,」美杜莎妖媚娇羞地白了他一眼,风情万种地就像情人间一般。
  「其实我和你一样,也受到了纳兰嫣然那贱人的欺辱,你还愿意让我做你的女王大人吗?」美杜莎小女人态得说着,她撩拔着黑丝美脚,踩在萧炎还暴露在外的小弟弟与白嫩大腿上,踩踏挑逗着。

  萧炎看着一身堪堪遮住大腿根部的粉红色蛇纹花裙的美杜莎,妖艳妩媚的脸蛋,凹凸曼妙的身材,一对新生的洁白如雪的大长腿撩搭着,脚踩着的粉红色高跟鞋犹如一对三角蛇嘴一样,却让萧炎总有种想去跪下呵护舐舔它的冲动。
  萧炎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褪下的长裤内裤,湿漉漉的小弟弟还耸立在外,他就知道刚才的幻境至少最后一段是真的。

  「我愿意呀,你是我的女王,你是我一个人的女王!」萧炎说着,就把美杜莎香喷喷软绵绵的美艳娇躯扑倒在地。

  「嗯嗯——」美杜莎爱意绵绵地挣扎着。

  这时,突然房间剧烈颤抖。

  「不好,被困在这的陨落心炎受到青莲地心火与冷骨灵火的吸引,要突破炎塔封印了!」药尘跳出来说道。

  「啊!老师,怎么办?」萧炎仍然搂抱着娇艳动人的美杜莎说道,还处于虚弱状态的美杜莎也是无能为力。

  「噗!」炎塔内侧的石壁一下子支离破碎,萧炎等人及其他学子与旺旺燃烧着的陨落心炎之间只剩下一层脆弱的屏障。

  美杜莎「唰」一下变回小蛇形态,药尘背对着萧炎看着无尽的虚空,一副冷静地准备牺牲自我的迟暮老人的背影,然而实际上他却在心里苦苦地含着「主人——,救我!」

  炎塔外,苏千等人正在仓促地做着力所能及的救援工作。

  而萧炎的宅元里,纳兰嫣然与林修崖柳擎还在恩爱,纳兰嫣然心神感应到,喃喃道,「陨落心炎突破封印了?萧炎估计还在炎塔里吧。」

  她说完,就飞走了。不断吸食众多生命精华的纳兰嫣然,现在已经是斗皇了。
  「主人——,还是最关心那个萧炎呀!」强壮的柳擎虚弱地说道。

  「是呀,」潇洒飘逸的林修崖眉眼一转,就想到一条计策,「我记得萧炎有个表姐萧玉,若是能这样这样。」

  炎塔内,萧炎和药尘沉默着看着朝他们汹涌咆哮的陨落心炎,毫无疑问,最吸引陨落心炎的就是他们身上的青莲地心火与冷骨灵火。

  药尘翻出了几颗药丸,「这是为你吞噬陨落心炎准备的,现在这情况,也不知道是谁吞噬谁了。」

  萧炎正准备接,药丸却被横空而来的一只白玉美手抓住,直接塞进了她粉嫩无暇的嘴里。

  纳兰嫣然不屑地说道,「切,你们两个,这几颗丹药,不是给它养分么。」
  药尘看着一袭黑纱镂空底的百花长裙的纳兰嫣然,散发着妩媚幽咽的芳香,纯黑色的雪球蕾丝裙摆拖在地上,宛如妖艳慵懒高贵魅惑的黑夜女王,药尘一阵激动,他差点当着萧炎的面跪到纳兰嫣然叫主人。

  「奴隶,等本宫回来服侍本宫的脚吧!」纳兰嫣然高贵地说了一声,伸出芊芊玉指点破屏障,然后飞到陨落心炎正中央。

  「哈哈,邙天尺苏千那几个老头莫非已经老死了?让你个小姑娘出头!」陨落心炎化成一个狰狞狂暴的火人嚣张地说道。

  「小姑娘?」纳兰嫣然的青春俏丽面容妖艳妩媚地笑道,「我看你是不见天日太久了,身为擅长灵魂的异火,连本宫的本质都看不出来。」

  远处的药尘与萧炎看着与陨落心炎对峙的纳兰嫣然,一阵感动,萧炎虽然知道纳兰嫣然还有其他目的,但是她身为一个女人,却冒着生命危险挡在他身前挺身而出,让这样的纳兰嫣然做主人,似乎也不错。

  药尘看着置身于一片血色火海中的纳兰嫣然的弱小身影,纯黑色的蕾丝百花长裙笼罩着火爆傲人的曼妙娇躯,青春灿烂的气息与慵懒高贵的气质同在,是那么诱人心扉。

  药尘现在真想化为一团精华能量,被纳兰嫣然的黑色长裙完全卷裹住,被她吸食殆尽。

  「啊!这是,」药尘发出一声近乎,他看着纳兰嫣然瘦小的娇躯身后升起一道偌大的虚无空洞的黑影,他能感觉到他体内排名第十一的冷骨灵火在恐惧地颤抖,就像卑贱的蝼蚁面对上位者一样,「虚无——?」

  炎塔内,陨落心炎看着纳兰嫣然身后的黑影,颤颤巍巍地一动不敢动,即使是他斗宗实力面对这个才刚到斗皇的少女,也只能麻木卑贱地看着自己的灼烧身躯被黑影一大片一大片地吞噬。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