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返回首页


字数:1285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好久不见!」来迎接我们的图耶丝小阿姨一出门就紧紧抱住图雅雅小妈妈,两人淫荡的肉体仅隔着单薄的布料互相磨蹭着。

  「这里有想我吗?」图雅雅小妈妈的右手从图耶丝小阿姨背部镂空的衣物的开口滑进小阿姨的下体,然后故作惊讶地说:「哎呀!怎么已经湿成这样了?」
  「谁叫你已经快一年没来了,我好想念你的大肉棒。」小阿姨一边说还一边隔着高腰热裤轻轻抚摸小妈妈的肉棒,对小阿姨来说身为双胞胎姊妹的小妈妈似乎是无可取代的重要性爱对象,不过反过来说,对小妈妈来说小阿姨其实好像没那么重要,或许这和她们的伴侣有关,两个人身材几乎一样,但在各自的家庭却分别是小妈妈和大妈妈,这也许就是佐证吧。

  「我这哪叫大?你姊夫的肉棒才大吧。」小妈妈笑着说。

  「那不一样!姊姊的肉棒是其他人都比不上的!」小阿姨激动地说,似乎是想想觉得这样说不好,又转头对妲恩休大妈妈说:「不过姊夫的肉棒真的很大,是我看过最大的肉棒。」

  虽然小阿姨马上又转头回去跟小妈妈亲热,让人感到有点敷衍,但我大妈妈的肉棒的确是极品,长达47公分,周长粗达38公分,比一般2公升宝特瓶还要粗些,长度更是远胜,勃起时能够达到脸的高度,就算是现在这种没勃起的状态,也依然在牛仔裤上留下从阴部一路延伸到膝盖的粗大凸起。

  而大妈妈的身材也同样不是盖的,172公分的高?身材,三围由上到下分别是118、61、94,透过因为被汗水浸湿而呈现半透明的T恤,硕大无朋的乳房几乎要溢出特别订制的P罩杯胸罩,也因为这对乳球过於巨大,T恤的下摆被高高拉起,与胸部呈现强烈反差的纤细腰部若隐若现,而下方被牛仔裤包覆的则是同时具有熟女的丰腴和少女的挺翘的完美臀部。

  啊……看着大妈妈令身为女儿的我也感到自豪的身材,下腹也开始火热了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进去?

  小阿姨和小妈妈两人又交缠了一阵后,小阿姨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小妈妈,带着我们一家三人进去她家里。

                ——

  一进到屋内,大家就各自把外衣脱掉,露出各色的内衣和白皙的肌肤。
  「姊夫还是一样爱穿两件式内裤呢。」走进客厅后,小阿姨晃着金黄色的低马尾转头说,还一边用手势示意我们坐下。

  「因为这样才不用特别订制,光是胸罩要订制就花了我不少钱了。」大妈妈一面说还一面捧了捧被黑色蕾丝包覆的乳球,虽说是抱怨的语气,但其中明显包含了满满的自豪感。

  「那还真是辛苦啊,像我和姊姊就轻松多了。」小阿姨指了一下自己胸口的两个半球,印象中小妈妈是E罩杯,小阿姨应该也差不多。

  「是啊,不然三人份的订制费用真的太吃力了。」小妈妈说。

  「也是呢,小琪派的胸罩也需要订制。」小阿姨看了我胸口一眼后,又问:「小琪派的胸部现在多大?」

  「胸围有108公分,M罩杯。」我挺起巨大的乳球回答,光是这种程度的动作就让我胸前晃起一阵乳波,呵呵,全校包含教职员胸部第二大的也才不过K罩杯而已,而班上胸部第二大的更是只有H罩杯,跟我差了好几个罩杯,而且这还是两个月前的数据,我前几天量已经是109公分了。

  「真大,那肉棒呢?」小阿姨又问。

  「长39。3公分,周长33。5公分。」这两项和其他像是射精量、持久力等数据也都是打遍全校无敌手,所以说,我每学期最期待的就是测量身体的那天了,看着那些原本对自己身材充满自信的人被我轻松碾压时的表情真是让人爽到不行,有时候还会有些不知道是该说是不长眼还是太高估自己的人在测量后来挑战我,把那些人插倒在厕所或围墙死角等隐密处更是最棒的享受了。

  「这样应该很快就会超越姊夫了吧,唉,我家女儿有小琪派的一半就好了。」小阿姨叹了口气。

  「我胸围再小也有8字头好吗?什么叫有一半就好了?」将一头黑色长发绑成双马尾的萝波儿表姊一脸不满地从后头走了出来,虽说是表姊,但其实我们两人也才差一个月而已,而且表姊不论是长相、身材或是服装看起来都像是小孩一样,像她现在就穿着绣上许多小花的淡蓝色内裤。

  「81公分就81公分,说什么8字头?而且你腰还比人家粗,罩杯算起来才AA罩杯,你这样好意思说胸部有人家的一半?肉棒就更不用说了,7。4公分和5。8公分。」毕竟是自己女儿,小阿姨终究还是骂得很收敛,如果换成三个同样是M罩杯、E罩杯、AA罩杯的同班同学的话,更难听的髒话早就飙出来了。

  被骂了之后,表姊朝我这边瞪了一眼,这种夹杂着羨慕、嫉妒、恨的眼神我早就习惯了,只是总觉得这眼神中还混杂着其他成份,看得我浑身不舒服,看来晚点得让她好好瞭解什么肉体的差距。

  我们继续聊天,从大妈妈的工作聊到我家邻居有一个小妹妹很崇拜我,当话题变换到明天要去附近的海边游泳时,穿着朴素胸罩和前面有尿尿用开口的白色三角裤的咪卡姨妻也来到了客厅,不过却发现小阿姨旁边的座位已经被小妈妈佔去,只好带着自卑的神情坐在大妈妈身旁。

  虽然说大小妈妈和小阿姨也都是外表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的美人,但姨妻更是夸张,看起来几乎像是我的同班同学,一头乌黑亮丽的长直发更是加强了她清纯女学生的形象,而且姨妻长得和表姊非常相似,或许该反过来说,总之她们两人看起来就像是姊妹一般,可惜的是缺点也一样,都是幼儿身材,特别是坐在大妈妈身边时特别明显,一个是乳肉多到从P罩杯的胸罩满出来,一个是连A罩杯的胸罩都还会有足以看到黑色乳头的缝隙。

  又聊了一会,小阿姨终於按捺不住性欲,挺起目测约15公分左右的肉棒往小妈妈早已湿润的小穴插去,其他人见状也就起身去做其他的事情,是说我现在才发现姨妻明明坐着的时候和大妈妈差不多高,但站起来后却差了半个头以上,看来她的腿还满短的呢。

                ——

  吃过晚餐,又边看电视边聊天打发了些时间后,差不多也到了洗澡的时间了,小阿姨和小妈妈先一起去洗,其他人也就伴着两人的淫叫声继续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接着则是大妈妈和姨妻进去,同样也是淫叫声不断,叫声停止后,只看到大妈妈挺着巨木一般的肉棒在冰箱前喝啤酒,披挂在胸前的鲜红微卷长发随乳球不断摆动。

  嗯,大概知道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之前也有过不少次这样情况,所以我和表姊还是各自把内衣脱下,准备洗澡,啊……从狭窄的胸罩解放出来还真舒服……M罩杯的胸罩已经有点紧了,看来最近又要换更大的胸罩了。

  进入浴室后,我和表姊果然发现失神倒在浴缸中的姨妻,姨妻清纯的脸孔扭曲成难以想像的淫秽表情,几乎毫无优点的三流身体上满是浓稠的白浊精液,光闻这浓郁的气味我就能知道肯定是大妈妈的傑作,而姨妻被撑开到能直接塞入拳头的松穴虽然一颤一颤地抖动,但却没有精液从中流出,看来凭姨妻的肉穴还是没办法让大妈妈射精,应该是大妈妈自己打手枪射的,大妈妈打手枪的姿势可是非常豪迈呢,毕竟是粗到两手都无法合握的大肉棒,不那样根本没办法打出来,不然也有可能是自己乳交射的,大妈妈那乳交的滋味真的是会让人上瘾。

  啊,差点忘了正事,我和表姊合力将姨妻沖洗乾净,然后一左一右地将姨妻抬出去,呜哇!姨妻的腋毛摩擦着我的皮肤感觉好噁心啊,幸好我遗传的是大妈妈没腋毛和阴毛的体质,不然光想就觉得有够不舒服。

  将姨妻抬到客厅的沙发上后,我又看她的下体一眼,浓密的黑色森林下面是一根一样黝黑的瘫软肉棒,与下方垂着两片黑皱小阴唇的巨大肉穴一比更显得其娇小,形状也很可笑,几乎看不出龟头后面的冠状沟,包皮也紧紧缩在肉棒前端形成一个髒髒皱皱的小凸起,唉,真是可惜,明明长相是个美少女。

  再次进入浴室,表姊一言不发地直接开始洗澡,我趁机观察表姊这快一年来身材的变化,仔细看了一会,除了深咖啡色的乳头又变得更大更黑外,几乎没什么变化,已经好几次都是这样了呢,让我想想……嗯,如果记忆没错,表姊应该有三年左右都没发育了,我都从那时的I罩杯发育到现在的M罩杯了,不过这样也没差,羞辱身材远比自己差的人和与自己势均力敌的人做爱相较起来也别有一番趣味。

  「这次也来玩一样的游戏吧。」我用一对饱满的乳房将表姊压得不得不弯下腰,同时右手环抱住她仅有些微隆起的胸口,左手揉捏着她肉肉的小肚子,接着,双腿微蹲,让39公分的大肉棒从她两腿间的缝隙穿过,一路擦过小穴和肉棒,最后挺立在她的阴部前方,我笑着在表姊耳边说:「乍看之下就像自己的肉棒对吧?又长又粗又白,完全就是你梦寐以求的肉棒,不趁现在感受一下拥有大肉棒的幻觉吗?」

  「我才不稀罕你的肉棒勒,我很快就会有让你望尘莫及的肉棒了。」表姊嘴硬地说。

  「哈哈,这个好笑,看来真的是太久没来了,得让你好好回忆起你我之间的差距才行。」在说话的同时,我站起身子,用大肉棒将表姊抬离地面,让她两只小肥腿在空中晃呀晃的。

  接下来,我一边用右手调戏表姊的大乳头,一边用大肉棒磨蹭着她的下体,没几下,表姊就娇喘连连了。

  「哈……嗯……不、不过才这种程度……啊……刚才只是不小……等、等一下……咿咿咿……」表姊虽然极力逞强,但还是不到三分钟就射了,少少的精液无力地打在我的肉棒上,沾了一些起来看看,有够稀的,感觉跟洗米水差不多。
  「再来该来嚐嚐表姊小穴的滋味了。」我说,同时将肉棒对准小阴唇已经有些黑皱的小穴。

  「不要太过份了!我好歹也是你的表姊!」表姊生气地说。

  「谁叫你的身材一点表姊的样子都没有,说是我表妹还差不多,不过我11岁的表妹的身材也比你好多了就是了,好了,呦嘻。」我将大肉棒一口气捅入表姊的小穴当中,虽说将龟头插入后就差不多满了。

  「啊!」表姊惨叫一声,不过我不管她的反应就开始抽插了起来。

  「喔……啊……啊……好大……肉棒好大……喔……啊……」表姊忍不住淫叫了起来。

  「小表妹,舒服吗?想要更舒服的话,就夹紧点,毕竟你的肉穴不管是皱摺或吸力都是三流货色,要不是我肉棒够大,你甚至连紧这点都没有。」我一面抽插还一面羞辱表姊。

  不过表姊似乎没听到我说的,或是想做也做不到,一开始还算紧的淫穴越来越松,让我几乎没什么感觉,而且才不过一分多钟就自顾自地射在不远的地板上。
  又聊胜於无地插了几分钟,表姊也射了好几次,射到整个肉棒都已经站不起来,只能像是没栓紧的水龙头一般滴着稀薄的精液。

  这时,我在浴室另一头的架子上发现了好几个自慰套和自慰棒,将失神的表姊丢在地板上后,我移动过去拿起这些道具观察。

  自慰套有一个是市售的,看尺寸应该是小阿姨用的,另一个看起来则是满粗糙的自制品,长度仅比手掌宽度略长,基本上肯定是姨妻用的,不过这两个对我来说都太小了,没办法用。

  自慰棒有大、中、小三根,我毫不犹豫地拿起最大那根,看了一下尺寸,是长30公分、周长25公分那型号的,虽然还是比我自己的肉棒小上一截,不过已经算是一般少有的大小了,除了大妈妈的亲戚之外几乎很少看到比这大的。
  「啊……进来了……真舒服……」我蹲坐在用吸盘固定的自慰棒上面,同时双手随着臀部的律动开始上下摩擦我巨大的肉棒,一起刺激肉棒和小穴两个敏感地带。

  自慰了半个多小时后,我终於达到了高潮,浓浓的精液激射而出,打在浴室另一边的墙壁上,强劲的力道溅起了白浊的巨大花朵,花朵随着一波波不间断的精液时大时小,谢了之后便将表姊以及她刚才留下的少少精液痕迹完全掩盖住了。
  「咳……咳……这啥?」表姊被精液呛醒了。

  「小表妹起来了啊,那我们继续吧。」我站了起来,自慰棒也「啵」的一声脱离了我紧实的小穴。

  「不、不要……不要再来了……」

  我不管表姊的反对,蹲在她的双腿之间,三根手指捏着她那被阴毛掩盖的疲软包茎肉棒开始搓揉,过了一会,已经休息了半个多小时的小肉棒终於又勉强直立了起来。

  「小表妹的小包茎是真性还是假性呢?」我问。

  「啊……不要……不要再搓了……喔……喔……」表姊完全没打算回答我的问题。

  「不说的话,我就自己试了喔。」我拉着表姊的包皮用力往下一扯,小巧的褐色龟头立刻露了出来。

  「咿呀!」表姊尖叫。

  「恭喜,看来是假性呢,这样就没有一定要去手术了,不过还是要常翻开来洗乾净喔,毕竟小表妹不像我这样不用翻就能直接洗到龟头呢。」我刻意用叮咛的语气说。

  「没反应。」我蹲坐在表姊的阴部上方,扶着她半软不硬的小肉棒说:「那看来是同意我接下来要做的事呢。」

  「那里不行!再射下去我会死掉啊!」表姊赶紧大喊。

  「人没那么容易死的。」我说,并一口气坐了下去,胸前一对白兔也随之颤动不已。

  「喔……好紧……不要……啊……啊……这样不行……喔……喔……不要蠕动肉壁……喔……啊……」表姊哀号。

  过了不到一分钟,这时表姊的哀号已经没剩下任何有意义的词彙了。

  「咿……喔……啊……啊……喔……啊啊啊!」表姊的声音突然拔高,小肉棒无力地抖了几下,似乎是射精了。

  「哈……哈……放了我吧……」表姊哀求道。

  「我也想放啊,可是你的肉棒似乎不想离开啊。」我控制阴道的肌肉产生最大的吸力和夹力,同时腰部用力,将两人下半身一起抬起,看起来就像是表姊自己还意犹未尽地用肉棒追着我的小穴一样。

  「你、你这个贱货!」表姊有气无力地骂,不过没多久她就被我骑到晕倒了。
                ——

  到了接近睡觉时间,小阿姨和小妈妈当然早早就去房间亲热了,接着是大妈妈到客房去准备睡觉,而姨妻为了侍寝当然也跟着进入客房,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表姊也跟着进去,她要侍寝的对象应该是我才对吧。

  是说姨妻她们真的还满遵循传统的呢,像我认识的其他人家里早就没有侍寝的习俗了,不过就算有保留这习俗,我们家应该也没什么用到的机会,毕竟侍寝是要自己家中年纪与客人相近者提供客人性服务,而且前提是客人的性能力强於负责侍寝者。

  又看了一下电视,在谈话性节目中,一些以巨乳、巨根出名的艺人不断用言语嘲讽、羞辱那些身材逊於她们的艺人,让我看得相当兴奋,不只是因为将自己代入那些强势艺人,还因为就算是那些强势艺人也只不过是I罩杯、30公分左右的等级,一想到那些恃势凌人的艺人如果看到我的身材会有什么样的表情,我的性欲以及肉棒就忍不住高昂了起来。

  对了,赶快去客房找表姊吧,虽然没有那些自以为身材好的人可以凌辱,但凌辱身材超差的人也是有其趣味的地方。

  打开客房的房门,踏入客房,嗯……等等,这是什么鬼地方?我眼花了吗?不行不行,我先退出房门再说,呃……房门呢?

  现在是怎样?我在做梦吗?再怎么改建也不可能把一间客房改建成透着淒冷月光的古堡长廊吧?这长廊的一端还隐约传来阵阵淫叫声。

  嗯……实在是想不透发生什么事,总之先往淫叫声的反方向走吧,感觉现在碰到人不是什么好事,虽然这淫叫声有些耳熟。

  走了几分钟,越走越觉得身体怪怪的,但又说不出哪里怪,而且我明明是往反方向走,那淫叫声却是越来越靠近,吓得我不敢再走下去。

  但就在我停下脚步后没多久,我突然感到一股未知的力量抬起我的双腿向淫叫声的方向走去,让我终於忍不住哭喊了起来。

  最后,我还是被这股未知的力量带到一个类似礼堂的昏暗大房间,只有前方略高於地面的台子发出诡异的紫色光芒。

  「大妈妈!」我惊讶地大叫,双脚上诡异力量也同时消失,我奋力地冲到台前却被那紫光挡了下来。

  「大妈妈!」我继续大叫,但大妈妈不仅像是没听到我的叫声,而且整个人看起来都很不正常,一双长腿半蹲着,丰满的乳球紧紧夹着坚挺的肉棒,上半身不断摆动,好让乳肉来回吞噬肉棒,端正的容颜被性欲所淹没,完全不顾形象地翻着白眼、吐着舌头,口齿不清地大声淫叫,以往这种模样只会出现在大妈妈做爱的对象身上。

  等等!我发现大妈妈最不正常的地方在哪里了,同时一股寒意突然流过我的身体,让我整个人忍不住颤抖了起来,大妈妈的胸部和肉棒变小了!

  虽然因为大妈妈现在动作很大,所以不是很明显,但我不会看错的,平常大妈妈帮自己乳交的时候,不用特别弯腰,肉棒前端也能穿出乳肉的包围,但大妈妈现在上半身立起来的时候,肉棒却会被乳房完全吞没,这样推估起来肉棒大约只剩35公分到40公分之间,可能比我还略短些,而且胸部也小了一圈,看起来只剩下M罩杯、L罩杯左右。

  「大妈妈!」我一边大喊,一边用力捶着紫光所形成的障壁。

  「吵死了!你只会叫妈妈吗?」表姊的声音突然从左后方的阴暗处传来。
  「原来是你!你对我们做了什么?为什么大妈妈的胸部会变得比我还小?」我冲过去抓着表姊的肩膀。

  「不要动手动脚的。」表姊一派轻松地说。

  突然有股巨力将我拉离表姊一段距离。

  「有种不要用念力!」我大吼。

  「有念力能用的话,为什么不用呢?不过这可不是念力。」表姊弹了一下手指,我身上立刻浮现出数条深棕色的肉棒状触手。

  正当我噁心到要尖叫的时候,一根触手贯穿了我的嘴巴,直接深入我的喉咙。
  「这样就安静多了。」表姊顿了一顿后,又继续说:「在回答问题之前,我先纠正你一个错误,姑丈,至少目前还算是我姑丈,她的胸部和肉棒并没有变得比你小。」

  嗯……难道是我判断错了吗?不太可能啊,虽然说以我刚才判断的范围来看,大妈妈目前的胸部和肉棒也是有那么一丁点的可能性比我大,但机率很低啊,想到这,我忍不住看了露出丢脸模样的大妈妈一眼。

  「不用看了,我的意思不是你对姑丈的判断有错,是你对你自己的判断有错。」表姊笑着吐出让我整个人如同堕入冰窖的话语。

  猛力往下一看,胸罩还是好好地包覆着乳肉,并没有产生任何空隙,但大小似乎是真的变小了……

  「看胸罩没用喔,这个魔法空间会自动改变其他人事物的过去来配合主要的改变喔,像是姑丈的身材变差了,拥有她遗传的你自然也跟着变差了,而你胸部变小了,胸罩自然也会跟着变小。」稍微停了一下后,表姊刻意换成了安慰的语气说:「不过不用担心,虽然很多变化的逻辑和作用时间我现在还搞不清楚,不过有一点是确定的,这魔法空间绝对不会改变开启当下的时间点之前的人类生死,不然我也不敢使用,一不小心把自己的存在消除了怎么办?」

  「好了,我们现在来看看你的胸部剩下多少吧。」表姊拿着不知道从哪来的皮尺说道。

  表姊不太熟练地解下我的胸罩之后,便用皮尺测量了我的上下胸围。

  「上面是100。8公分,下面是67。7公分,差距是33。1公分,嗯……是J罩杯,啧,还是很大嘛。」表姊不满地说,但这结果已经给我相当大的冲击了,我全校最大奶的称号飞走了……

  「顺便量一下其他的好了。」说完,表姊先搓揉我的下体,让我的肉棒再次站立起来后,又拿着皮尺量了其他地方。

  「肉棒长度还剩下29。9公分,周长也还有25。5公分,腰围是60公分整,臀围是88。1公分,身高163。2公分,阴部高85。3公分。」我的天啊!几乎所有数据都往不好的方向下滑了。

  「反正现在才刚开始而已,在有新发展之前,先让触手陪你玩玩好了。」表姊说完后就坐在不知道何时冒出来的椅子上,专心看着台上。

  同一时间,触手缠上了我的肉棒,并开始前后套弄,虽说是触手,但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能力,产生的快感和我自己打手枪差不了多少,在进入最后阶段前应该都不难忍耐。

  愤恨地盯着表姊看了一会,发现她就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台上,无奈之下我也只好转头跟着看。

  台上,大妈妈依然不停地用夸张的姿势自慰,表情歪斜,口水、汗水、淫水全都混在一起从白皙的肌肤上流下,这姿态实在是难看到连我这个女儿都为她感到害臊了,但不知怎地总觉得大妈妈身上洋溢着一种堕落的变态快感,看着看着,让我的下腹不知不觉间升起一种酥软的热气,触手带来的快感也急速提昇.
  「呜……呜……」强烈的快感让我忍不住发出声音,但因为嘴巴被触手堵住的关系,只能发出呜呜声。

  在视觉和触觉的双重刺激下,我又撑了几分钟,但最终还是喷发出大量精液,在几公尺外留下一大滩白色的浓稠精液。

  「终於射精了呢,已经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了说,不过这个时间点刚好,台上也差不多要有变化了。」表姊一边说还一边用触手将我的头固定在往台上的方向。

  大妈妈的动作越来越剧烈,然后突然所有动作戛然而止,粗壮肉棒从乳球的拘束中释放出来,并指向半空一颤一颤地抖动着,尿道球腺液像是泉水一般从马眼不断涌出,将肉棒涂上一层淫靡黏腻的水光。

  「啊……啊……为什么……为什么没办法射……我想射啊……拜託让我射……我投降……我投降了啊!快点让我射吧!」大妈妈嘶哑地哭喊着。

  「呵呵呵。」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从左前方传来。

  模糊的黑影从黑暗中往发光的台子移动,首先被紫光照射到的是一双白皙但略显肥胖的短腿,再来是长满杂乱黑毛的阴部以及毫无曲线的腰臀,大概猜到是谁了,而接下来出现的那对有着又大又黑的乳头的小奶更是加深了我的确信,果然,姨妻那张有如美少女的脸孔马上出现在紫色光辉的照耀之下。

  「你确定吗?你还记得刚才发生的事吧,高潮的话,你的身材又会继续变糟喔。」姨妻笑吟吟地说。

  「没关系!怎样都好!快让我射精吧!」大妈妈毫无形象地大喊。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喔,之后可别怪我。」说完,姨妻便走到大妈妈身旁,用娇俏可爱的方式拍了大妈妈的肩膀一下。

  「呜喔!来了、来了……啊!射了!啊……好爽!喔喔喔!太爽了!啊……」那轻轻一拍就像是开启了大妈妈身上某个开关似的,浓浓的精液从马眼疯狂喷出,由高角度射向半空中再重重落下,溅起明显的水花。

  而在剧烈射精的同时,大妈妈的身上发出让人不快的红色光芒,乳房和肉棒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

  当红光随着射精停止而消失后,大妈妈的眼神从迷乱逐渐恢复正常,一言不发地瞪着姨妻。

  「干嘛这样瞪着我?是你自己要求的啊。」姨妻先是装作无辜的模样,然后又突然改变成轻佻的语气说:「先别管这个了,要不要再来几发啊?反正你现在只要被我碰触到就会以前所未有的快感高潮,而且也只有被我碰到才能高潮,赶快射一射,让身体精华被这个空间吸光,大家都早点回去睡觉不是很好吗?」
  「做梦!」大妈妈咬牙切齿地说。

  「谁在做梦还不知道呢?在这紫光范围中性欲是不会真正消散的,看你还可以忍耐多久?」姨妻说完后,就带着嗜虐的笑容离开台上。

  之后果真如同姨妻所说,大妈妈的眼神很快又再次迷离了起来,双腿也紧夹着不断互相磨蹭,然后没多久又升级成了自慰,一开始,大妈妈还想要和刚才一样用乳交的方式自慰,却发现现在的肉棒大小要自己乳交有点吃力,便改用双手圈起肉棒、臀部疯狂来回戳刺的方式打手枪。

  「看来下次变化又要等一段时间了。」表姊拿着皮尺向我走来,不怀好意地笑着说:「我们先来看看这次的成果吧。」

  快速地测量完毕后,表姊无情地宣佈结果:「上胸围是95。5公分,哈,不到三位数了呢,下胸围是70公分整,相差25。5公分,G罩杯,肉棒长20。8公分,周长17。7公分,腰围62。5公分,臀围87。9公分,身高159。8公分,阴部高81。9公分。」

  光是听到这些数据,我整个人就快晕过去了,连在一个班级当中都不能称霸,那我去学校还有什么意义……

  但表姊还不放过我,在我面前变出一面大镜子,说:「数字太冰冷了,我们来实际看看吧。」

  「有点暗呢,灯光。」表姊一说完,我头顶立刻浮现一盏灯。

  「逃避是不好的习惯呢。」表姊用触手把我撇开的头又转了回来,还分出更加细小的触手将我眼睛撑开。

  在表姊的强硬手段下,我也只好看着镜中既熟悉又陌生的身体,啊……胸部小了好多……这种等级的胸部在学生中就有二十、三十个人了……乳头也从粉红色变成肉色……肉棒上方竟然长出一些阴毛,竟然连这个也会影响……虽然说现在没勃起,但包皮竟然稍微盖到冠状沟了……呃啊……我要不行了,再看下去我会哭出来……

  在我眼泪即将落下之际,表姊终於收回了镜子,笑着说:「看得如何?接着让你继续跟触手玩吧。」

  语毕,触手再度开始帮我打手枪,快感还是跟刚才差不多,可是射精感却提昇得很快,尽管这次没有看着大妈妈的淫乱姿态提供额外刺激,但还是只撑了十几分钟就射了,白浊的液体在两、三公尺外积成一滩小水洼。

  「又射了呢。」表姊看着我射出的精液,又说:「哦,前一次射的精液竟然没有消失或变少,这魔法空间的运作逻辑真是让人猜不透呢,嘛,这样也好,对照起来也比较方便,你看,你这次射的距离和量都明显比上次少,明明才17岁,怎么性功能已经开始衰退了呢?」

  还不是你害的!我在内心中大吼。

  「啊,台上又有变化了,你射精的时机都不错嘛,这就是所谓的母女连心吗?」表姊用右手敲了一下左手掌心说。

  接下来就是重複刚才发生的事情,大妈妈哀求、姨妻让大妈妈高潮、高潮后身材被吸收、表姊测量我的身材、让我照镜子、继续用触手帮我打手枪、我射精、大妈妈哀求……

  大概重複了三轮之后,这次是大妈妈先向姨妻哀求,然后获准高潮的同时,我才射精的,射精的余韵过去后,往台上仔细一看,大妈妈似乎整个坏掉了似地僵在台上,毫无任何反应,连姨妻也只能跟着呆站在台上。

  「姑丈,不对,现在应该已经算是姑妻了,她好像怪怪的呢。」表姊停了一下后,又继续说:「不过我们先来做我们该做的事吧。」

  表姊量测了一下地板的精液痕迹,说:「这次的距离只有45公分左右呢,跟第一次的420公分左右相比还真是悽惨呢,精液的质与量也差很多,一开始那滩大到几乎可以让我整个人躺进去,而且因为又浓又稠,积得也比较厚,现在这滩就只有薄薄一层,面积也不过巴掌大,难道是这次因为只有三分钟就射了,精液累积不够?」

  不管我已经被嘲讽到滴下眼泪,表姊又继续开始接下来的测量。

  「上胸围89。6公分,下胸围74。3公分,差15。3公分,是C罩杯,肉棒长9。8公分,你现在也是肉棒长度个位数俱乐部的一员了呢,周长8。3公分,腰围70。5公分,哦,腰比我粗了,臀围86。4公分,身高152。6公分,也比我矮了呢,阴部高74。9公分。」

  「再来是镜子喔,哎呀,你怎么哭成这样,不哭不哭喔,这么漂亮的脸蛋因为哭而变难看的话,多浪费啊。」然后,表姊话锋一转,一边摸着我身体各部位,一边说:「难看的只要有你的身材就够了,看看这和胸部大小不成比例的深褐色大乳头、浓密的橘红色阴毛和腋毛、发皱的暗色小阴唇,不觉得这身材和脸蛋的反差很棒吗?」

  「虽然胸部还是有点……」表姊突然转头说:「啊,台上有变化了。」
  大妈妈突然跪在地板上,对着正要离开台上的姨妻哭求:「不要走!再来摸摸我。」

  「哦,这次不忍了吗?」姨妻问。

  「刚才是我不对,我不该妄想抵抗这伟大的力量。」大妈妈说。

  「呵呵,知道错了就好,那你希望我怎样对你?」姨妻又问。

  「摸我!」大妈妈有点急地说,口水都滴了下来。

  「这也不是不行啦,但你刚才浪费了我那么多时间……」姨妻语带保留地说。
  「对不起,我不该浪费你的时间。」大妈妈赶忙道歉。

  「诚意不太够呢。」姨妻淡淡地说。

  大妈妈整个人伏下,摆出土下座的姿势说:「非常抱歉,我不该浪费您宝贵的时间。」

  「方向不对。」姨妻面带可惜地说。

  大妈妈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立刻以双腿大开的方式蹲着,双手在胸部两侧屈起,然后用谄媚的表情说:「非常抱歉,卑贱的小母狗不该浪费主人宝贵的时间。」
  不知怎地,这画面让我整个身体都热了起来,内心中好像有种难以形容的悸动。

  「以一只母狗来说算是说得不错了,给你点奖励,说吧,想要我摸哪里?」姨妻高高在上地说。

  「肉棒!小母狗淫乱的小肉棒!」大妈妈像是狗一样吐着舌头说。

  「我现在的肉棒还比你小,你现在是在绕个弯骂我吗?」姨妻装作生气地说。
  「小母狗不敢,身为小母狗却有着那样不知羞耻的身材真是非常抱歉,幸好主人不嫌弃小母狗卑贱,还愿意帮小母狗改正,恳请伟大的主人好人做到底,赐予小母狗符合身份的肉体吧!」大妈妈完全放弃尊严地说,明明身为女儿的我应该感觉到羞耻,可是我的小肉棒却忍不住硬了起来,还一跳一跳地流出尿道球腺液,几乎已经达到射精边缘。

  「说得很好,这是你的奖励。」姨妻一把抓住了大妈妈的小肉棒。

  「啊啊啊!」大妈妈双手扶着露出癡迷表情的美艳脸蛋高声尖叫。

  「啊啊啊!」稍晚几秒,身体一麻,快感如潮水般袭来,我也同样达到了高潮。

                ——

  睁开眼睛,台上的大妈妈和紫色光芒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遍佈整个大房间的柔和光线。

  往四周看去,有不少平行排列的长椅,看起来有些类似电视中教堂内部的模样,只是少了窗户,姨妻和表姊离我一远一近地坐在长椅上,但还是没看到大妈妈在哪里。

  「哦,你起来了啊。」表姊向我走来,并退出了我口中的触手,然后说:「你现在应该有很多想说的吧。」

  「我大妈妈呢?你们把她怎么了?」我焦急地问。

  表姊竖起三根手指说:「首先,她已经不是你大妈妈了,现在是小妈妈,再来,因为目前已经用不到她了,所以我将她送出这个空间了,最后,我们对她做了什么你不是几乎都看见了吗?」

  「为什么要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一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我就觉得内心空荡荡的,有种无法言喻的痛苦,但最可怕的是这股痛苦竟然还夹带着等量的快美感。

  「损人不利己?那是你自己误会了,每个人的肉体能量不同,吸收后还要经过转换才能传到别人身上,我未来的大妈妈现在就是在等能量转换,不然她刚才就跟未来的姨妻一起离开了。」表姊解释,接着又说:「别管这个了,我们来玩玩吧。」

  话才说完,那面熟悉的镜子再次出现,表姊身上的衣物也全部消失,露出洗澡时已经看过的三流身材,只是这次我……

  「不要……」我鼓起最后一丝力量抗拒表姊……以及内心那股汹涌的黑暗快感。

  「你还是不要说话比较好。」触手再度塞进我的嘴内。

  「看看镜子里面,我们两个人站在一起一比,那些你以前老是瞧不起的胸部啦、乳头啦、阴毛啦、肉棒啦、腿长啦,还有其他很多零碎的项目,都是已经是现在的你完全比不上的了,虽然这样说有些对不起这即将舍弃的身体,但我还真没想过竟然有同年纪的人身材全面比我差的。」不要说了,这样我会……

  「哎呀,你的小鸡鸡一跳一跳的,是在反对我说的话吗?那不然来比比看啊。」表姊将她短小包茎的小肉棒贴上我那更加短小到已经被橘红阴毛掩盖的包茎小鸡鸡,看到我曾经的大肉棒现在竟然被这种货色轻松压倒,一股强烈无比的酥麻快感瞬间灌入我的脑海中,精液喷……不对,流了出来。

  「嗯?这么快就流出尿道球腺液了,真是没用的早泄小鸡鸡。」表姊嘲讽地说,我也希望真如她所说,可惜……

  「耶?小鸡鸡垂下去了,刚才那该不会是射精吧?哈哈,这已经不是早泄能形容的了,还有那精液量,哈哈,不行,这太好笑,糟糕,吐嘈点太多了,反而不知道要从哪吐嘈起,哈哈哈……」表姊疯狂大笑,笑得我浑身酥麻。

  就在表姊大笑的同时,她身后不远处突然发出强烈的黄光,姨妻也立刻站了起来,姨妻的身体一边发着黄光,一边飞快地变化,没几秒钟就从令人惋惜的身材变成令人称羨的身材。

  除了没有发光之外,我眼前的表姊也历经差不多的变化,变化完成后的表姊有着比我原先更加完美的肉体。

  「终於来了,我梦寐以求的身体,首先要做些什么呢?」表姊开心地扫视我的身体,最后视线停在我的阴部,说:「先来试试肉棒的威力好了。」

  话还没说完,一股像是要将阴道撕裂的痛楚直击脑门,我随即晕了过去。
                ——

  揉揉眼睛,这里是?

  啊!原来是小姑姑家的客房,耶?为什么我会在客房?总觉得记忆不太连贯。
  嗯……对了,我昨天洗澡时被表姊用大肉棒插到晕了,应该是表姊把晕倒我带来客房的,一丝不挂的身体和无法合拢的阴道更证实了我的猜测。

  仔细看了看阴部,哇,这可真是惨烈,不但阴道被整个插松,连原本就黑皱难看的小阴唇都被插到肿起来,变得更加难看了,看来表姊的肉棒又变得更加巨大了。

  不过看这样子,不到明天大概是好不了了,说到这,今天还要去海边呢,这样子可没办法下水,大概只能在岸边玩了,等等,还有泳装的问题,我那泳裤的布料面积那么小,这不就等於被迫要将这个丢脸的松穴露出来给所有人看?
  光想就让人兴奋不已,忍不住用右手两根手指夹着小肉棒打手枪,同时左手整只手掌也都挖入大开的阴道中,不到一分钟后,尾椎一麻,清淡如水的精液溢出包皮。

-----正文结束-----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